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乔王/第十三天】喂你一颗水果糖

顶风作案,我走图链。

兴欣队长乔一帆/退役读了大学的王杰希。

有纹身私设。


挺不好吃的……


确定要看的话……→图链

就是一个脑洞。想写。

想看小莫穿成一个吉普赛男孩的样子。

金色的头发,上身斜挂着一件披风,露出一小段腰,穿着肥腿裤,七分长,裤腿收紧,一边手腕和脚踝上戴着铃铛串的链子,赤着脚。

当他放声歌唱的时候,会忍不住跳舞,铃铛跟着响起来,连空气都变得更活泼了。

他还会占卜,双手在塔罗牌、水晶球、星图或随便什么其他的占卜道具上移动,手指纤巧。他会尽量减小动作,但铃铛还是会响,像个调皮的孩子。

他是来自异教的魔鬼,德鲁伊世界的精灵,可萨列里,这位神父还是爱上了他,并为此而背叛了他的神祇。

负罪感折磨着伟大的主教,整齐的黑袍下覆盖着自我惩罚的伤痕。

可是每到傍晚,他将归由异教的神统治。这位神祇的名讳是莫扎特。

【无差】Je fais de toi mon essentiel 你成为我的挚爱

美女与野兽AU
挺ooc的,小甜饼。

莫扎特闯进城堡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庭院正中的玫瑰花。
那朵玫瑰活在一个精致的琉璃罩下,并不依附土壤,而是植根于爱奥尼亚式的装饰石柱上。罩子下面,一片花瓣悠然飘落,在触及石柱顶端的刹那便腐朽为赭色。
月光是冷的,白日里落下的雪也是冷的。层层叠叠的银白围拢了罩子底端的宝石蓝鸢尾花纹路,倒是半点没有融化的迹象。透明的罩子就这样将玫瑰与外界隔绝成了两个世界。
真可怜。
莫扎特这样想着,就要去触碰那朵玫瑰。
他是附近镇上音乐教师利奥波德·莫扎特的儿子,为了逃避成为下一个庸常的音乐教师的命运,闯进了这座森林。据说,森林中央的古老城堡里,每个夜晚都会传来音...

【莫萨】囚之以心

扫黄打非小警车【并不是
监狱play,制服play
小心晕车。
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参考哪个国家的制服,反正我也查不到x
地址暂时见评论?手机并不能加图链,sad。

【莫萨】【车】永恒加冕

手机端不会加图链,先扔个链接。
万字长车,NC-17,bdsm涉及。
希望不被屏蔽。

https://m.weibo.cn/5262552087/4149422763479059

【乔王】【诗太生贺】你的胡子扎到我了

BOOM!诗太生日快乐!!!

短小的生贺,希望诗太不要介意的说~~


当这个周六的清晨,王杰希想去亲吻乔一帆的时候,嘴唇贴上面颊的那一刻,产生了轻微的刺痛感。王杰希愣了一秒,手臂撑起侧转的身体,低头端详乔一帆的面相,发现了一个事实。

乔一帆的胡茬挺扎人的。

虽然在一起已经很久了,王杰希一直对乔一帆的胡子没什么概念。这倒不是说乔一帆的雄性激素水平分泌过低,而是因为乔一帆每天早早起床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刮胡子,然后才排到给王杰希一个早安吻。当洁面沫的清爽气息入侵王杰希面部的每一处毛孔,已经退役的微草队长大概就可以确定,该到自己起床吃早餐的时间了。

但是今天不同。由于队里成员的角色要修改...

【杂谈】谈谈抄袭这件事

林朵:

 抄袭是文创行业绕不过去的一个坎。


无论写作、绘画、音乐还是游戏,总有原创者辛辛苦苦创作出一部作品,汗都还没来得及擦,就看见自己呕心沥血的作品被偷了去,或简单或繁复地包装打扮一番,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聚宝盘。


对于创作者而言,这绝对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而这场噩梦的名字叫做抄袭。


但在被抄袭者深感痛心的同时,许多看客却不以为然。他们也会觉得在商店里偷东西不对,但对偷创意、偷文字、偷画面这种行为,态度却很漠然,既不同情被抄袭者,也不反感抄袭者,有的立场甚至会偏到“抄袭之作的比原...

【千神】以后,有我呢。

后来,李由答应的那个很多很多个夏天的承诺并没有兑现。

他被家里带去了国外,去读了很有名的大学,还成为了大学里一支乐队的鼓手。敲的还是大唐鼓。可他的专业,却不再需要他握紧鼓槌。

可是,他没能回来,没能在每一个萤火虫漫天飞舞的夏夜里,陪着陈惊看星星。

陪着陈惊的人变成了千指,或者说,王如瞳。

高考之后,王如瞳鬼使神差地报考了陈惊就读的那所大学,只不过分去了不同的系。陈惊还是拿着琴竹敲敲打打,王如瞳仍然爱着千指大人的筝。从王如瞳报道那天的相遇开始,她对于陈惊而言,便不再只是502宿舍里的四个朋友之一。

她们开始一起吃饭,一起练琴,经常合奏几首古风的曲子。b站上的小伙伴们开始发现,千指大人身...

【莫萨无差】【帝都slo11无料】我是您的优乐美吗?

当您的恋人个头突然缩水成一个迷你人偶的大小的时候,该怎么办?

莫扎特完全没有这种经验,显然18世纪后半期的奥地利也没办法让他上论坛提个问题,再附加一句“在线等,急”。于是,莫扎特顺理成章把亲爱的宫廷乐师长萨列里大师往兜里一揣,带回家了。

顺便一说,他们其实还不能算是完全的恋人,至少对于莫扎特而言,萨列里还是他“暗恋的那个人”。

至于萨列里的态度,莫扎特还不知道。但是,没准可以趁着萨列里大师还很小的时候培养一下?

年轻的音乐家愉悦地舔了舔嘴唇,把兜里的大师掏了出来,放在钢琴合起的琴盖上,自己则坐在琴凳上,趴下去围观。

在马车里颠簸了一路,加上莫扎特走路又蹦蹦跳跳的,萨列里其实已经很头晕...

【ME】【帝都slo11无料】Mark,该睡啦~

又名:三次花朵要求马克睡觉,一次他没有


【1】

“Mark,你多久没睡了?”Eduardo有些担心地按住Mark的肩膀晃了晃,褐色的眼里涌动着明显的不安。

几天不见,Mark还是老样子,脚边堆满了功能饮料的空罐子,里面曾盛装的液体加在一起,说不定能填满Eduardo自家的泳池。但Eduardo又没法24小时看着他,毕竟他自己也还是个学生,经济学的课程又多,此时抱在他手里厚重的参考书就是明证。

叹了口气,顺带附送旁边的Dustin一记毫无威慑力的白眼,Eduardo认命地坐上那个差不多成了他专属位置的飘窗,把书本放在身边,伸手拍了拍Mark的肩膀。

“你得去睡觉,Mark,我不想知...

1 /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