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殁

用爱发电。佛系武僧。混乱邪恶。
一个到现在都读不对自己ID的人。
一个一事无成的闹剧写手。
以上。

【miflo】why are you here?

总体来说,是一个flo跟踪了米老师,于是米老师上了他的故事。


特别短。纯粹是为了爽一下。pwp,要什么脑子。


上车走你xx

2018-09-06 /  标签 : miflo米flo 106 21

【法扎】【莫萨】巨鹿与鲸骨 · 18

正文警告:含有一堆bdsm以及各种乱七八糟情节。都是假的。

ooc。三观扭曲。不好吃。


前文请翻AO3。

感谢阅读。


18

【2018miflo con无料】今天我们结婚啦

【miflo无差】


这是一场意外。


演出本应在19:30准时开始,但指针已经越过表盘上的罗马数字“9”,台上还是一片漆黑。前排的人抻长了脖子往后台张望,也觑不见半分响动。最前方的两排空置着,工作人员解释说是早有预留。

舞台不是很高,大约只到人大腿的一半。这一次,他们选择了稍大的场地,两个话筒架已经摆好,架子鼓也在后侧方就位。黑暗中,另有大型道具阴影绰绰地勾出同样深晦的边沿,却还远不足以使人看个清楚。

台下的观众已经等待得太久,彼此交头接耳起来。嘈嘈切切的低语接连冒出来,像是挤作一团的气泡,不安地骚动着,随着啤酒的摇晃而溢出瓶口。

这时,灯光骤然亮起。追光灯在靠...

【2018 miflo con无料】星星船

【无cp向无料。】

【他们俩真好QAQ 】


01


Mikele撑着桨,划行在漫无边际的海上。

天空黯淡,水面黯淡,涟漪顺着木桨拨动的方向荡漾开去,在平静的暗色水波间生出更深的暗色,在黑暗中生成更深沉的黑暗。

船体似乎只刷了一层清漆,裸露着木质的本来颜色,又显得湿润。水汽凝结在船板上,又被涟漪轻轻舔去。Mikele坐在船尾,面向船去往的方向。他的脊背随船桨磕着边沿所作的圆周运动而前后摇晃,像周而复始的一段和弦。

船头放着一颗星星,像一场摘星神话散去后的的颓迹。已经苍老的外壳略有些裂痕,随着滚动时轻微的撞击又再次生出微小的缝隙。星体的尺寸正适合两只手掌捧起,与天空和...

【法扎】【莫萨】巨鹿与鲸骨 · 17

正文警告:含有一堆bdsm以及各种乱七八糟情节。都是假的。

ooc。三观扭曲。不好吃。


前文请翻AO3。

感谢阅读。


17。狗血预警,ooc预警。

【电影动物世界】【卡司】la vie en rose

预警:很短。我胡写的。ooc归我。


意大利小哥哥真苏啊www 意大利语真好!!【xxxx



郑开司的梦是大团大团的玫瑰花。小丑把身体里臃肿的棉垫抽了出来,衣服还坠在身上,但已精干多了。他没有拿刀。习惯背在身后的两把武士刀插在怪物的尸体里,而他面前是最后一个怪物。


它,或者说,他很高,颈子纤长,拥有尖锐的爪子,指甲间轻轻夹着一张绿底金纹的纸牌,双髻鲨一般分开的双眼滴溜溜地转着,看向郑开司。


他咧开嘴笑了,向郑开司露出锋利的牙齿,表情骄傲,却没有任何攻击性。


郑开司应该拔刀,使出所向无敌的刀法,割开这怪物的喉咙。但是他没有。他向这怪物走过去,脑子里隐约翻腾着玫瑰...

【法扎】【萨莫无差】星之星和她的访客

是邻居梗。一个稍微有点《彼得兔》,以及稍微有点病的故事。

小莫有点心理障碍吧大概。

慎入。


萨列里第一次看见莫扎特,以为他的邻居是个自闭症的大孩子。

他们的房子隔了木质的栅栏,不到腰部的栏杆漆成白色,大约可以阻止野兔或是其他小型动物大摇大摆闯进院子。

尽管萨列里并不介意这些小动物偶尔拜访。

他是新搬到乡下的租客,计划在这里度过一年的时间,好好写几首曲子。但他并不算是正经的独立音乐人,只是辞去了公益组织的职务,暂时给自己放个长假。

就在这样的时候,萨列里遇见了莫扎特。

他搬过来的时候,房东曾简单地提过莫扎特,说对方同样是来疗养的。但善良的女士语焉不详,不巧给萨列里留下...

【路人/Flo】末班车

是给太太的生贺!太太生日快乐!!!【不好意思艾特⁄(⁄ ⁄ ⁄ω⁄ ⁄ ⁄)⁄


丧心病狂和变态都是我的错。

三观不正,科学喂狗,ooc已经不能形容我的丧病了。

屁股变成水龙头这事,怪我。

为爽而爽。


认真阅读AO3里的警告。我之所以不放在LOF里,是因为会被屏蔽。

警告很重要。文很雷。


小孩子不要看,家长陪同就更不行了。看了也不要信,都是骗人的。


是垃圾车。


AO3


谢谢阅读。

【miflo】电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08

一个看起来很热的车。

没有脑子。我瞎写的。

NC-17。

非常短。轮胎过热,半路抛锚那种。

谢谢阅读。


AO3走着www

2018-06-10 /  标签 : miflo米flo 100 18
上一页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