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乔王】【诗太生贺】你的胡子扎到我了

BOOM!诗太生日快乐!!!

短小的生贺,希望诗太不要介意的说~~


当这个周六的清晨,王杰希想去亲吻乔一帆的时候,嘴唇贴上面颊的那一刻,产生了轻微的刺痛感。王杰希愣了一秒,手臂撑起侧转的身体,低头端详乔一帆的面相,发现了一个事实。

乔一帆的胡茬挺扎人的。

虽然在一起已经很久了,王杰希一直对乔一帆的胡子没什么概念。这倒不是说乔一帆的雄性激素水平分泌过低,而是因为乔一帆每天早早起床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刮胡子,然后才排到给王杰希一个早安吻。当洁面沫的清爽气息入侵王杰希面部的每一处毛孔,已经退役的微草队长大概就可以确定,该到自己起床吃早餐的时间了。

但是今天不同。由于队里成员的角色要修改...

【杂谈】谈谈抄袭这件事

林朵:

 抄袭是文创行业绕不过去的一个坎。


无论写作、绘画、音乐还是游戏,总有原创者辛辛苦苦创作出一部作品,汗都还没来得及擦,就看见自己呕心沥血的作品被偷了去,或简单或繁复地包装打扮一番,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聚宝盘。


对于创作者而言,这绝对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而这场噩梦的名字叫做抄袭。


但在被抄袭者深感痛心的同时,许多看客却不以为然。他们也会觉得在商店里偷东西不对,但对偷创意、偷文字、偷画面这种行为,态度却很漠然,既不同情被抄袭者,也不反感抄袭者,有的立场甚至会偏到“抄袭之作的比原...

【千神】以后,有我呢。

后来,李由答应的那个很多很多个夏天的承诺并没有兑现。

他被家里带去了国外,去读了很有名的大学,还成为了大学里一支乐队的鼓手。敲的还是大唐鼓。可他的专业,却不再需要他握紧鼓槌。

可是,他没能回来,没能在每一个萤火虫漫天飞舞的夏夜里,陪着陈惊看星星。

陪着陈惊的人变成了千指,或者说,王如瞳。

高考之后,王如瞳鬼使神差地报考了陈惊就读的那所大学,只不过分去了不同的系。陈惊还是拿着琴竹敲敲打打,王如瞳仍然爱着千指大人的筝。从王如瞳报道那天的相遇开始,她对于陈惊而言,便不再只是502宿舍里的四个朋友之一。

她们开始一起吃饭,一起练琴,经常合奏几首古风的曲子。b站上的小伙伴们开始发现,千指大人身...

【莫萨无差】【帝都slo11无料】我是您的优乐美吗?

当您的恋人个头突然缩水成一个迷你人偶的大小的时候,该怎么办?

莫扎特完全没有这种经验,显然18世纪后半期的奥地利也没办法让他上论坛提个问题,再附加一句“在线等,急”。于是,莫扎特顺理成章把亲爱的宫廷乐师长萨列里大师往兜里一揣,带回家了。

顺便一说,他们其实还不能算是完全的恋人,至少对于莫扎特而言,萨列里还是他“暗恋的那个人”。

至于萨列里的态度,莫扎特还不知道。但是,没准可以趁着萨列里大师还很小的时候培养一下?

年轻的音乐家愉悦地舔了舔嘴唇,把兜里的大师掏了出来,放在钢琴合起的琴盖上,自己则坐在琴凳上,趴下去围观。

在马车里颠簸了一路,加上莫扎特走路又蹦蹦跳跳的,萨列里其实已经很头晕...

【ME】【帝都slo11无料】Mark,该睡啦~

又名:三次花朵要求马克睡觉,一次他没有


【1】

“Mark,你多久没睡了?”Eduardo有些担心地按住Mark的肩膀晃了晃,褐色的眼里涌动着明显的不安。

几天不见,Mark还是老样子,脚边堆满了功能饮料的空罐子,里面曾盛装的液体加在一起,说不定能填满Eduardo自家的泳池。但Eduardo又没法24小时看着他,毕竟他自己也还是个学生,经济学的课程又多,此时抱在他手里厚重的参考书就是明证。

叹了口气,顺带附送旁边的Dustin一记毫无威慑力的白眼,Eduardo认命地坐上那个差不多成了他专属位置的飘窗,把书本放在身边,伸手拍了拍Mark的肩膀。

“你得去睡觉,Mark,我不想知...

【冬叉】【帝都slo11无料】死是嗨爪的死鬼

1.

叉骨死了。

他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从爆炸的时候就知道了。

有什么力量,把他从他的身体里拔了出去。

跟拔萝卜似的。

妈的,真疼。


冬兵也知道这件事。

当时他正窝在沙发上看那种gay里gay气的电视剧,

一对兄弟和一个天使,

怼鬼怪怼恶魔怼吸血鬼怼天使怼全世界的故事。

然后紧急插播了一条广告新闻。


叉骨炸了。


2.

叉骨变成了鬼。

这事叉骨也知道。

毕竟他发现自己能到处飞,还能穿墙。

不,他不是崂山道士,他是鬼。

请尊重一个鬼的职业修养。


真好,以后出任务还能省下机票钱。...


【亚梅】【帝都slo11无料放出】我选择死亡!

【1】

深呼吸……睁眼……睁眼……

在心底给自己打着气,梅林两眼睁开一条微小的缝隙,天花板却还是和昨天一模一样。不,准确来说,是和上一个今天、上上个今天一模一样。他叹了口气,两眼大睁着,身体松懈地瘫在床上,像是已经流失了所有力气。

他已经过了五个今天了。待会盖乌斯会来叫自己吃早餐,再晚一点,亚瑟会带自己去打猎。而自己会尽量暗中搞点破坏,保护一下无辜的鹿和兔子什么的,晚上他会和亚瑟一起去酒馆喝酒,然后醉醺醺睡倒在各自的床上。

真糟糕。

修长的双手捂住面颊与眼睛,梅林内心的沮丧几乎超越了一切语言的表达能力。显然,他们中了某种法术,有人计划着暗害亚瑟,或者至少是让这个金发菜头永远走不出这一...

携带了一堆明信片和无料文本,求别让我带回去糊墙。

P1-P4是明信片,各种电影电视剧及演员相关,具体内容请戳图,这个只要戳对了人就会掉落。

P5是基友交托的福华无料,求交换!因为材料没有准备太好,所以浅蓝色看起来像是隐形了……
零食除外,用什么交换都可以!【因为零食只会进我肚子里啦,z

P6是小料本,尽量原创无料交换。

当天请戳一个害羞的不杀人的少女。看到我的时候,你就会认出我的x【其实就是一件不杀人的半袖而已。

【读书笔记】《罗生门》

《罗生门》芥川龙之介。


推荐指数:8分。(喜欢,即使它让我感受到深入骨髓的绝望,但还是想再去读一次)


忘了记时间,大概就是这一周吧。


读的是网易云阅读的版本。受惠于北京地铁的读书公众号,得以在通勤的时间里,将这部作品读完。也就没什么图可上了,反正,应该也无须我废话。


《竹林中》

不过我用刀杀人,你们用刀手里的权力、金钱,甚至阳奉阴违的几句话,就能杀人,不一定要见血,人虽活着,可这也是杀人呀。


《鼻子》

镜里的内供对着镜外的内供满意地笑了。

内供尽管无法得知其中奥妙,他的不快,只是因为从池尾众僧人的态度中,感觉出旁观者的利己主义而已。


《山药粥》

在盛...

【乔王】失落的岛

屠龙宝刀,点击就送

【不,这里没有任何链接。就是想说:吃我一刀x】


1. 

乔一帆走了。

就像一切正该发生的那样,他伸手拦下一辆出租,把行李箱放在后备箱里,跟司机师傅报了南站的地名,手里悄然攥紧了提前取出来的高铁票。

他没有回头,一次都没有。他不敢去看微草的队徽,不敢去看俱乐部门口的保安,不敢去看门口进出的每一个人。他怕看到队长…… 不,已经是前队长了。他怕看见王杰希的眼睛。无论其中蕴藏着怎样的表情,失望、遗憾、还是漠不关心,他都无力去承受。

出租车司机是个中年人,不玩荣耀,也对微草知之甚少。他看了一眼乔一帆,开了腔:“怎么了,小伙子失恋了?”

乔一帆楞了...

1 /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