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乔王】我的杰希不可能是个工口画手!

写手乔一帆/画手王杰希

总之其实是个清水逗逼脑洞

但是写出来一点都不逗比

反而很中二。

注意避雷。



今天是乔一帆和他的插画画师见面的日子。虽然他们的合作从半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但他们今天才有机会面基。虽然两人身处同城,但是对于“从朝阳出发走了一个小时还是朝阳”的B市来说,也差不多算是异地了。乔一帆当然是有时间的。他从兴欣退役之后,就变成了一个自由又有钱的小宅男,以及一个同人文写手。

是的,连高考都没参加的电竞选手乔一帆同学,退役之后,开始写起了完全不能用语言来描绘的荣耀paro的同性爱情。莫凡听说这件事情之后,可是破天荒地露出了日狗的表情,连游戏角色都顾不上操作了。

而高英杰知道了这个消息,不由得感叹:“兴欣都对你做了什么!一帆!你变了!”

但是,朋友和队友的惊讶反应没有阻拦住乔一帆的创作意愿,一直用来练习荣耀的机械键盘,如今每一次敲击,都会流泻出令人耳红心跳的词汇。对于写同人、甚至是小黄文这么羞耻的事,乔一帆当然是犹豫过的。可是当他看到笔下人物逐渐鲜活起来,看到那些故事里寄存的不可言说的愿望,他便无法再决心放弃了。即使是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文字却能全部在另一个世界达成。这是多么美好的魔力。

而今天要见到的这位画师,则是在他决定出本时认识的。据说这位画师也是业余爱好,但乔一帆却能从每一幅插图中看出,这位画师对待委托非常用心,而且对荣耀有着异乎寻常的了解。无论是装备外表的设定,还是一些角色战斗的姿态,都画得分毫不差。

或许也是一个荣耀爱好者?可是没听说过他还为其他写手画过图。

抱着这样的好奇心,乔一帆早早来到约定好的咖啡店,选了紧邻落地窗的座位。他点了一杯红茶,便把约定好作为暗号的书册放在了桌子上。

那是一本微草战队王牌角色王不留行的设定集。

这又是乔一帆和这位画手的另一处共同点了。他们都很喜爱王不留行这个角色和他曾经的操作者——曾经的微草队长王杰希,两个人聊起来不仅对角色数据如数家珍,甚至连王不留行经历过的战斗细节也能倒背如流。

准备好了一切,乔一帆掏出手机,打开社交软件,给画手发了一条消息。

“Jessica太太,我已经到了。”

“我也很快,稍等。”

这位画手的语气总是能让乔一帆想起王杰希。王杰希不算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犯了错误也会得到毫不留情的批评,但是乔一帆总能从不留情面的话语中听出些许温柔来。还没等确认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就已经离队去兴欣打挑战赛了。

他们的相处实在太短了。

有些遗憾地笑了笑,乔一帆收起手机,东张西望起来。这位画手说他会穿一件纪念版的微草队服。这套衣服乔一帆也有,是高英杰送给他的。

收敛了情绪,乔一帆一只手撑着下巴,无聊数着对面招牌上的小灯泡,却被敲击桌子的声音惊醒。他满心期待地看过去,却来了意外的人。

“前辈?!”

来人赫然是王杰希。他垂眼从桌子上扫了一圈,径自将那本设定集拿了过来。他随意翻开一页,边缘处已经有些磨损,但页面却光洁如新,仿佛从不曾经历过时间的拜访。

“约了人?”王杰希并不打算解释自己出现的原因。他拉开了椅子,坐在了乔一帆对面:“好久不见,一帆。”

乔一帆几乎克制不住自己低下头的冲动了,但即使强梗着脖子,淡淡的胭红还是从颈子上逐渐蔓延,晕染了清秀的面颊,和小巧的耳朵。

“前辈……”

“都多久前的事了?叫我杰希吧,否则也太显老了。”

王杰希摸了摸下颌上新长出来的胡茬,对着乔一帆道。他却是和乔一帆的年龄差距并不大。即使乔一帆已经是退役的28岁高龄选手,王杰希又早他几年退役,可现在也不过三十出头。若非是荣耀赛场上,这两人该算是一代人的。

“杰希……”

乔一帆险些一口气没传上来。这个称谓对他而言有些过于刺激了。接连几个赛季,兴欣都和微草有过交集,战斗互有胜负,激烈精彩,可他和王杰希却似是全然陌路了,只是客气的点头之交。即使是全明星这样的轻松场合,也往往是高英杰拉着他聊天,而王杰希还是会和一些前辈聊聊房地产涨幅,互相推荐靠得住的私募基金。

乔一帆实在不懂理财,插不上话。

“一年又一年,时间好像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两个人都退役了,彼此在赛场时关系尚不算太亲密,何况是离开了竞技圈?除了高英杰偶尔会提起,乔一帆再也没听到过王杰希的消息。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他身在何处。

但是像前辈那么温柔的人,一定会幸福生活的啊。

王杰希终于把乔一帆的设定集放回了原处。他解锁了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便又拿在手里把玩。乔一帆眼尖,觑着王杰希的手机还是他曾经见过的那个牌子。不算最顶级,但听微草的前辈们说,王杰希用战队薪水买的第一部手机就是这个牌子。所以从此就一直没再换过品牌。

”最近在做什么?“

王杰希的问题让乔一帆更加窘迫了。

“没……没什么,写点东西而已。”

乔一帆此前威胁了所有知道他在写小黄文的人,不许把这件事说出去。因此,他猜想着王杰希大概还不知道,他培养过的小刺客,现在俨然成了一个黄暴大手。

“是什么呢,荣耀竞技圈的评论文章吗?最近几期好像没看到你的文章。”

王杰希却偏偏就这个话题问了下去,乔一帆好像看见他左边稍大一点的那只眼睛里,闪过了诡异的光。

“没有,只是随便玩玩,放松心情。”

王杰希的笑容愈发温和起来。他没有再和乔一帆搭话,只是抬手招来了服务生。然而,在服务生开口询问之前,两个声音便同步响起。

“一听可乐。”

王杰希不由得讶异地看了一眼乔一帆。他竟然还记得这个。

和微草队里一些选手不同,王杰希从来不会把乔一帆当成移动饮水机,让他帮忙去买可乐的次数也极少。可是乔一帆竟然记得这个。

乔一帆注意到王杰希的目光,不由得羞赧地笑了笑。他的眼珠四下打转,胡乱扫视着桌面,试图解释些什么。毕竟,过度关注他人的生活细节这种事,听上去有点奇怪。

但王杰希并没有真的给他解释的机会。他从去而复返的服务生手里接过了冰凉的可乐罐,拉开拉环的声音吓了乔一帆一跳。青年下意识挺直了上身,无辜地看向王杰希。

王杰希不由得被这个反应逗乐了。他的笑声温和极了,声音自唇边流露,便刹那间填满了店内所有空间。乔一帆是喜欢这声音的。因而他下意识低下了头,试图掩藏面上复起的红晕,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神情,又趋于紧绷。

“说起来,最近我拿到一本挺有意思的读物。”

王杰希说着,从随身背着的双肩包里,掏出一本封面精美的书册。乔一帆瞥见书封,瞬间想掀开咖啡店的地板,飞快挖个坑,好把自己藏进去。这是他和画手大大一起出的本子。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私心,他对文中角色的情感描述略有些微妙。

简直就像是写诽谤信被正主抓了个现形。

乔一帆无从了解王杰希已经知道了多少:知不知道他是作者,知不知道文中指涉的对象,知不知道他对王杰希怀有的不可言说的情感。

他想故作无事,挣扎着把脸从手掌里拔出来,可是他做不到。他没办法面对着喜欢的人,还若无其事地对他撒谎。他可以在荣耀赛场上战胜王杰希,但没法在只有两个人的私密场合里,还把对方当作对手来防备。

于是,乔一帆叹了口气,终于决定面对惨淡的人生。王杰希从来不会浪费时间做无谓的事。他此刻掏出了这个本子,就意味着,这位微草前队长仍如曾经那般明察秋毫,并且发现了什么。

“杰希……你知道多少了?”

乔一帆没有使用更疏离的称谓,而接受了王杰希的建议。他不知今日之后,是否还有机会,能再次当着对方的面,这样称呼王杰希。这样亲近、这样温存地语词,简直像是一朵白色的玫瑰在唇间绽放出来的滋味,无比清甜。

“不太多,不过大概也足够了。比如,知道这里的文字出自你手。其实,你还挺有写作天赋的。”

王杰希眼里露出些许狡黠。他没有透露太多信息,也没有表露任何态度,无论冷嘲热讽,或有所期待。他的语气平和得像是杯温度正好的热水,散发着浅淡的雾气。

这在乔一帆看来,显然不是最坏的情况。无论如何,王杰希还坐在他对面,心平气和地微笑着。这比他此前所设想的情况要好得多:毕竟,这位微草前队长完有资格、有立场把一杯咖啡泼在他脸上,对着他大加讽刺,或者干脆再也不去见他。

这未必不是某种提示,至少是一个机会。

乔一帆藏在桌子底下的双手紧攥成拳。他捏起桌上的咖啡杯喝了一大口,险些被微热的棕黑色液体烫了口。

“前辈……不,杰希,我喜欢你。”

乔一帆的后背挺得更加笔直。尽管他的眉峰仍然是舒缓而笃定的,然而右手的指甲此时已经陷进了左臂,留下小小的凹陷。他伸手接过王杰希带来的本子,翻到最后一页的free talk,指着自己写下的文字。

“正如我写下的,‘这是一部情书’,杰希,是我对你感情的叙述。只是……我不知道该怎样用更加含蓄的语言表述,而又不暴露一切……我知道这一切可能给你造成了很大困扰,但是请你认真考虑一下。我没有过男朋友,也没有女朋友,可能相处方面无论如何没办法像杰希前辈这样周到,甚至连描写都这么过分……但是我的感情是认真的。”

王杰希没有说话。他就那么定定看着乔一帆,直到青年裸露出的手臂都似乎开始泛红起来,却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该去看一下扉页的,一帆。“

从王杰希说出第一个字开始,乔一帆便陡然放松下来,说不出是破罐子破摔或自暴自弃,还是终于将隐藏已久的秘密说出了口的快慰。他听从了王杰希的建议,翻开了本子。

”Love you, too.

                         ——Jessica/王杰希“



番外


在自家床上,搂着王杰希看完了他们出的本子,乔一帆百思不得其解:“等等,杰希你为什么会变成一个画小黄图的可爱画手啊……我当时还以为你是个妹子!”

王杰希:我就笑笑不说话。

评论(12)
热度(83)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