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乔王/08:00】waiting for you

乔一帆没法忘记那个夏天。烦人的知了在恹恹的树枝上没完没了地聒噪,队员们已经放了假,他一个人站在微草俱乐部的门前,顶着灼人的日光,最后一次,以热爱且崇敬的目光注视队徽。金属徽章在日光下有些失色,反射的光斑消散在静止的风里。

他已经买好了去h市的车票。反正也无处可去,不如去兴欣看看。且不论叶神在阵鬼的操作技巧与策略上给了他很多指点,兴欣也是唯一一处愿意收留他的地方了。

“还没走?”

身后熟悉的声音响起,乔一帆几乎不用回头,也能从声音听出,背后来人正是微草的队长,他的前队长——王杰希。他转过身去,两手提着简单的行李袋,稍微鞠躬。

“队长……哦不,杰希前辈。”

即使只是一次简单的改口,却仍然激起乔一帆内心莫名的慨叹。他终究没有机会再出现于微草战队的序列中,没有机会操纵着他的角色,帮助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赢得胜利了。

“随便叫吧,不用这么拘束。”

王杰希倒是难得地笑了。他的外表并不能算太好看,两边眼睛的天生差异,让他的面部结构多少有些奇特。在平时的训练中,虽然谈不上有多严厉,但严肃认真的表情,也让人无端对他产生敬畏。

而这个微笑……乔一帆几乎要忘记了,王杰希也是对他笑过的。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从训练营中被选拔出来,正式加入了微草战队。当时,王杰希站在微草训练室的门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着鼓励的话。王杰希笑起来的时候,面部会柔和很多,眼尾叠出近似的弧度,产生奇异的协调感与差异美。

那天夜里,乔一帆做了一个有王杰希的梦。从此,他确认了自己对于这位微草队长的异样心思。

渐渐地,他习惯了在队里做一个永远无法上场的小透明,习惯了坐在饮水机旁边,帮其他队员倒水。当然也会有不甘,也会羡慕高英杰,能够得到微草的全力培养。可他所渴望的,并不是战队未来核心的地位,而只是能够与王不留行并肩作战的荣耀。

可惜,直到离开,都没能实现这个愿望呢。

乔一帆回头再次看了一眼微草的队徽,抿着唇,沉默地看着王杰希。平素见惯风浪的微草战队,竟因这复杂的目光而产生几分不忍。

他叹了口气:“我和叶秋聊了聊,他是真心看好你的潜力。或许他说得对,你更适合阵鬼。”

这话是他打好的腹稿,却没把最后一句说出来:别太灰心,大概你只是不太适合微草。王杰希已经全然无法理解自己的思考方式了。他固然不是心脏的战术大师,可平时也不至于理不清自己的思路。微草作为一支战队,终究有人来去,而存在感低微如乔一帆的类型,几乎从不会引起他的关注。

而这一次却不一样。他给叶秋敲了QQ消息,确认了乔一帆的去向,又特意来送他。

B市的夏天已经足够难熬,黏腻的热气几乎要把思维搅成一团浆糊。听说南方的H市更加湿热,也不知他能不能适应得来。

“谢谢前辈。”

乔一帆礼貌地道谢,低下头去,嗫喏着嘴唇,欲言又止。他从来不是个善于掩藏心思的人,在王杰希面前,更是容易脸红紧张。王杰希摸了摸鼻尖,正要说些什么来缓和僵硬的气氛,乔一帆却已经重新抬起头来,认真盯着王杰希的眉心,露出前所未有的郑重神色。这样的表情,王杰希只见过一次,那还是乔一帆刚刚加入微草,接过了前辈给的刺客账号卡的时候。

“想说什么?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队长了,别太紧张。”

王杰希说完之后立刻便后悔了。乔一帆此时只能勉强维持着惨淡的笑容,可翘起的嘴角间,温度却逐渐褪色。他从来没注意过,在乔一帆礼貌温和的微笑中,能品味出这样多的心事。

“杰希前辈,我喜欢你。”

乔一帆还是说出来了。他当然知道,现在并不是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连告白的言语本身都无比苍白。可他必须要说出来,否则,以后可能就不再有机会了。如果兴欣无法通过挑战赛、如果他最终被叶神否定了能力,他可能真的要离开赛场、离开职业圈,而成为街边随处可见的碌碌行人了。

或许,他最终会连荣耀都忘记,再次抬头仰望微草体育馆的队徽,却再也想不起王杰希的模样。

眼下,大概已经算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他不会再和王杰希站得这么近,以队友之外的身份。若他侥幸以兴欣一员的身份重回荣耀联盟,他也将是王杰希和微草的对手。

所以,他终究是说了。告白的四个字吐出嘴边,他几乎不敢再去看王杰希的脸。队长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厌恶?惊讶?嗤笑?

无论是哪一种,乔一帆都是有心理准备的。同性的情感本就令人难以接受,这些他都懂。

可王杰希只是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顶,叹了口气。面对媒体的成熟经验已经帮助判断出自己该说什么,无非就是感谢对方的情感,但他还小,这件事情应该从长计议。

但是他说不出口。他无法拒绝少年真挚的眼睛,就像他无法拒绝叶秋的劝说。战队名单,他也是有决定权的。在了解到叶秋对乔一帆的欣赏后,他当然可以与乔一帆续约,让这个小刺客转型阵鬼,重新培养。

但叶秋有一句话说得很对。

——只要你们还在一个队里,你们两个就没有任何可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俩那点心思,小乔就别提了,什么都写在脸上。至于你,你可从来不会为一个板凳选手给我发消息。别装了,王大眼。

是啊,别再伪装下去了。微草已经有了高英杰,缺少一个乔一帆,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知道。”

这个答案显然不在乔一帆意料之中。他讶异地扬起眉梢,澄澈的黑色眸子映出王杰希的影子。少年一时间竟讷讷起来,连手脚都没了安放的地方。

“叶秋告诉我的。那家伙,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他。”

听到叶神的名字,乔一帆的脸更红了,像是秋天熟到正好的苹果,又想早上从地平线上跳起来的太阳。王杰希忍不住又抬手揉了揉少年柔软的发丝,突然有些欣羡起少年的活力。乔一帆还能打很久,可他呢。

眼下却不是琢磨这个的时机。少年眼里重新迸发出希望的光与火,却压抑着自己的激动,也不说话,只是定定看着王杰希。

“但你终究还是个孩子,现在就决定这个,对你而言,为时尚早。”

乔一帆的理智与感性无比确定,王杰希所说的每一个字都真诚且正确。但连在一起,便多少像是在推脱。他当然了解,同性之间的感情是如何于世不容,如何艰难。即便如此,这个素来沉稳冷静的少年,却只想任性一次,沉沦在爱情的诱惑里。于是,乔一帆索性豁出去了,只想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是也罢,非也罢,都不及王杰希的一个字重要。

“所以,前辈的意思呢?如果您拒绝,我不会再来打扰您。”

“这么急躁?这可不像你了,一帆。”王杰希后退几步,退回道旁树的阴影里。此时,树上的蝉仍在没完没了地叫着,两人的呼吸却都那样轻,仿佛他们的世界里寂静无声。

“去了兴欣,我就不能再这样亲密地和您站在一起了。”

乔一帆低下头,紧紧扯住了衣角。他身上不再穿着微草的队服,也更加像是邻居家读书的少年,将满心的懵懂情感全部奉上。

“兴欣的前景也是很不错的,叶秋“荣耀教科书”的外号可不是浪得虚名,他比我能教给你更多。”

“你明白我的意思……”乔一帆咬咬牙,“我们会成为对手,我会成为阻碍杰希前辈夺冠的对手。”

“那我等着你站上冠军领奖台的那一天,一帆。到时候,我会告诉你,我的答案。”

乔一帆没再说话。他向王杰希深深鞠了一躬,提着行李袋离开了。王杰希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苦笑一声,突然想学叶修抽根烟了。他很久以前就戒掉了烟瘾,如今却想用烟草的气味来代替另一种戒断反应。

年轻,真好。


后来,乔一帆加入了兴欣战队,从挑战赛的嘉世开始,战胜了一个又一个队伍。雷霆、呼啸、烟雨、百花、蓝雨、霸图、甚至轮回,都成为了兴欣神话的注解,微草也不例外。


再后来,乔一帆拿着第十赛季的冠军戒指,向王杰希求交往。王杰希其实是被高英杰骗出来的。但他眉眼间看不出半分愠意,笑着接过了那枚戒指,并以微草第七赛季的冠军戒指作为交换。

微草和兴欣的其他成员冲出来放烟火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意外。


这孩子就是这样啊,王杰希想着,抱住了这个微草出身的冠军队兴欣成员。

评论(2)
热度(50)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