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读书笔记】《沉默的大多数》


《沉默的大多数》王小波

推荐指数:7分。(值得一读,get到了很多有趣的观点和以前想不通透的事)


其实后面有一堆拉拉杂杂的感想,也就不多废话了。拟古的线装本超有趣,纸张手感也很好。王小波确实是个极有趣的人。

美中不足,在于书中一些桥段、典故或观点,在一些文章中重复了。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这毕竟是一个后来集结的册子,而不是最初就有成书的构想。但遇得多了,还是多少有些妨碍阅读体验。


20170629

纯净。


《沉默的大多数》

话语即权力/权力即话语。

从那些话里我还知道了一亩地可以产三十万斤粮,然后我们就饿得要死。

总而言之,我从小对讲出来的话就不太相信,越是声色俱厉,嗓门高亢,我越是不信。

当年我就这么想,现在我也这么想:话语教给我们很多,但善恶还是可以自明。话语想要教给我们,人与人生来就不平等。在人间,尊卑有序是永恒的真理,但你也可以不听。

好的人不光是在书本上学习,还会在沉默中学习。

集体性的癔症。

话语的贫乏。

但是照我的标准,那不叫说话,而是上着一种话语的捐税。(指在会上“表态”,说违心的话)

做过了这些研究之后,我忽然猛省到:所谓弱势群体,就是有些话没有说出来的人。


《思维的乐趣》

我相信这本书最后是被人看没了的,现在我还忘不了那本书的惨状。

我相信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经历:傍晚时分,你坐在屋檐下,看着天慢慢地黑下去,心里寂寞而凄凉,感到自己的生命被剥夺了。当时我是个年轻人,但我害怕这样生活下去,衰老下去。在我看来,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

在生活得其他方面,某些程度的单调、机械是必须忍受的,但思想决不能包括在内。胡思乱想并不有趣,有趣是有道理而且新奇。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不幸就是有些人完全拒绝新奇。

假如说,思想是人类生活的主要方面,那么,出于功利的动机去改变人的思想,正如为了某个人的幸福把他杀掉一样,言之不能成理。

因为高尚的思想和低下的思想的总和就是我自己;倘若去掉一部分,我是谁就成了问题。

所以,以愚蠢教人,那是善良的人所能犯下的最严重的罪孽。

幸存者。

在一切价值判断之中,最坏的一种是:想得太多、太深奥、超过了某些人的理解程度是一种罪恶。


《知识分子的不幸》

我也有一个问题,是这样的:什么是知识分子最害怕的事?而且我也有答案,自以为经得起全球知识分子的质疑,那就是:“知识分子最怕活在不理智的年代。”

狂信会导致偏执和不理智。

时隔十年,再来考虑信仰问题,我忽然发现,任何一种信仰,包括我的信仰在内,如果被滥用,都可以成为打人的棍子、迫害别人的工具。


20170703


《花剌子模信使问题》

从某种意义上说,学者的形象和花剌子模信使有相像处,但这不是说他有被吃掉的危险。

君王总是对的,臣民总是不对。君王的品性不可更改,臣民就得适应这种现实。


《积极的结论》

有一些时期,每一天都是愚人节。

这当然也是个很特别的时期。消极地回顾自己的经历是不对的,悲观、颓废、怀疑都是不对的。

最主要的是:信教的人不并不缺少理性,有好多大科学家都信教,而且坚信自己的灵魂能得救;人家的虔诚在理性的轨道之内,我们的虔诚则带有不少黑色幽默的成分。

我的积极结论是这样的:真理直率无比,坚硬无比,但凡有一点儿柔顺,也算不了真理。


《跳出手掌心》

沉默地思索,是人类生活的另外一面。

思索是一道大门,通向现世上没有的东西,通到现在人类想不到的地方。


《文化之争》

儒学的魔力就是统治神话的魔力。

此种怪诞的情形提示了儒学的精神:让儒士成为圣人的精神复制品。


20170707


随笔:最近感冒,没什么时间读书,sad。王小波和鲁迅其实有着微妙的相似,又有着很大的不同。两人都针对中国社会与国民中的一些痼疾有所论述,且都看透了这些痼疾并非由所谓时代或阶级局限于一处,而是根植于民族性之中。然而两人之间又有所不同。鲁迅先生是个斗士,以笔为剑,向一切劣根性进攻。而王小波则是表露出了微妙且多少更加乐观些的自省态度。即使他总认为自己并不是个积极向上的人,且捍卫自己悲观的权利,但他的目光要比鲁迅柔和得多。我想这大概也和两人的经历有所关联。民国时期,即使到了针对文人搞暗杀的地步,但哪里像某事件那样,将文人的风骨生生折断呢?

想到一个勉强算是有趣的比方。如果鲁迅先生是“众人皆醉我独醒”,那么王小波大概是众人皆醉,我亦微醺,但还分得清自己究竟想去哪。


僧侣的权力比赤裸裸的暴虐要好得多。


《极端体验》

真正有这种瘾的人,何妨像李赤先生那样,自己一头扎向屎坑。


《洋鬼子与辜鸿铭》

而那个虐待狂洋鬼子,他的理想是到处都是受虐狂,,这种理想肯定不能叫做正常。很不幸的是,在中国他实现了理想。

总而言之,当时中国的政治制度在他看来,都是妙不可言的性游戏和性仪式,只可惜他是个洋鬼子,只能看,不能玩……

这似乎说明,我们这里整个是一座密室。

辜鸿铭老先生说:华夏文化的精神,在于一种良民宗教……


《我看国学》

(孔子的“礼”)对于幼稚的人也许必不可少,但对有文化的成年人就是一种负担。

他(孟子)基本的方法是推己及人,有时候及不了人,就说人家是禽兽、小人;这股凶巴巴恶狠狠的劲头实在不讨人喜欢。


20170710


《理想国与哲人王》

在乌托邦里,很难找到感觉自己不幸福的人,大伙只是傻愣愣的,感觉不大自在。

特别是,假如学养的目的是要打量人的话,我对这种学养的性质是很有看法的。

主张信仰哲人王的人会说:只有藐视人类的人才能给人类带来更大的利益。我又要说:只有这种人才能给人类带来最大的祸害。


《救世情结与白日梦》

还有一种假解放,主要是想满足自己的情绪,硬要去解救一些人。


《人性的逆转》

无价值的牺牲是不崇高的。


《弗洛伊德和受虐狂》

弗洛伊德对受虐狂的成因有这样一种解释:人若落入一种无法摆脱的痛苦之中,到了难以承受的地步,就会把这种痛苦看作幸福,用这种方式来寻求解脱——这样一来,他的价值观就被逆转过来了。


《有关天圆地方》

人自己把它画出来了,又把自己陷在里面了。


《东西方快乐观区别之我见》

自激现象。


《关于崇高》

人有权拒绝一种虚伪的崇高,正如他有权拒绝下水去捞一根稻草。

评论
热度(2)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