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读书笔记】《罗生门》

《罗生门》芥川龙之介。


推荐指数:8分。(喜欢,即使它让我感受到深入骨髓的绝望,但还是想再去读一次)


忘了记时间,大概就是这一周吧。


读的是网易云阅读的版本。受惠于北京地铁的读书公众号,得以在通勤的时间里,将这部作品读完。也就没什么图可上了,反正,应该也无须我废话。


《竹林中》

不过我用刀杀人,你们用刀手里的权力、金钱,甚至阳奉阴违的几句话,就能杀人,不一定要见血,人虽活着,可这也是杀人呀。


《鼻子》

镜里的内供对着镜外的内供满意地笑了。

内供尽管无法得知其中奥妙,他的不快,只是因为从池尾众僧人的态度中,感觉出旁观者的利己主义而已。


《山药粥》

在盛放橙黄、橘红的盘子和台子上,众多的软硬纱帽都齐声哄笑,笑声如同破浪般向远方传去。


《侏儒的话》

道德给予的恩赐是时间和劳动的节约。道德给予的损害是整个良心的麻痹。

盲目反对道德的人,缺乏经济观念。盲目屈从于道德的人,不是胆小鬼就是懒蛋。

强者践踏蹂躏道德。弱者或是在被道德爱抚。遭受道德迫害的人通常是强弱之间的人。

我们——或者各位之所以幸福,是因为他们都已经死了。

人生就像疯子举办的奥林匹克大会一样。我们必须一边同人生搏斗,一边去学习如何同人生搏斗。

梦想已经从大地上消失,我们为了寻求安慰,对着几万亿英里的天空——向与宇宙之夜相关的第二个地球,转移光辉灿烂的梦想。

总之,所有的狂热都比死亡更加强大吧。


随想:芥川龙之介的文章,让我想起了太宰治。但他们是全然不同的。太宰治的绝望是来自于对自我的无限放弃与怀疑,更多是关照个体,即使提炼出了某种人类的共性,但这种共性仍然是以殊性为表现形式而存在的。而芥川龙之介则全然对世界都不抱有希望。读他的书,只让我觉得冷,觉得无论是世界还是人类,都真是无可救药。


其实他的文章里,给我很大触动的是《河童》。之所以没有写下任何摘抄,只是觉得,若把喜欢的句子都要留下,怕至少三分之二的文章都得让我放到笔记里来。颠倒荒唐的河童的国度,吃着劳工的肉的有产者,许多景象,或许在芥川龙之介而言,是讲述着他的时代。但这些人类所创造的悲哀,直到今天,余声犹在。


这让我不禁想起了《大护法》。很多人说,这部电影在一些拍摄手法上,未免过于稚嫩,只是凭借着一些喻义才得到了那样的票房。然而我实在是想说,敢说真话的作品终究是少数,这份勇敢值得一张电影票作为喝彩。说真话是有代价的。而在魔幻现实主义的赵家天下,最近发生的太多事,都像这部电影的注解了。


且河童这一篇章也让我想起了王小波。不太记得那一刹那的想法了。我大概是那种走在路上会想很多,但是到了能记下来的时候就全部忘掉了的类型。


PS.

想起来了。是因为他们对道德——尤其是披着破旧外衣的道德——的鄙夷。日式的传统道德与中国多少有些相似,其实都是对自由与生活的束缚。日式对于耻的极大重视,使得他们并不在意是非曲直,而只在意是否给别人添麻烦,以及竭力避免受辱。这在曾看过的一本书里有提到。那是一个日本学者对于日本国民性的分析。书名不记得了,躺在家里的书柜里。


中国的道德也是一样。强调尊卑礼数,不谈正确与否。

评论
热度(2)
  1. 👀风殁 转载了此文字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