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殁_九千八百分之一

用爱发电。佛系武僧。混乱邪恶。
一个到现在都读不对自己ID的人。
一个一事无成的闹剧写手。
以上。

【ME】【帝都slo11无料】Mark,该睡啦~

又名:三次花朵要求马克睡觉,一次他没有


【1】

“Mark,你多久没睡了?”Eduardo有些担心地按住Mark的肩膀晃了晃,褐色的眼里涌动着明显的不安。

几天不见,Mark还是老样子,脚边堆满了功能饮料的空罐子,里面曾盛装的液体加在一起,说不定能填满Eduardo自家的泳池。但Eduardo又没法24小时看着他,毕竟他自己也还是个学生,经济学的课程又多,此时抱在他手里厚重的参考书就是明证。

叹了口气,顺带附送旁边的Dustin一记毫无威慑力的白眼,Eduardo认命地坐上那个差不多成了他专属位置的飘窗,把书本放在身边,伸手拍了拍Mark的肩膀。

“你得去睡觉,Mark,我不想知道你已经熬了多久,更不想知道你什么时候举办葬礼。但是你现在的状态明显不适合再工作下去了。”

Eduardo的声音很好听,柔软又坚定,像是一面盾牌,守护着许多珍贵的存在。虽然从来没说出口,但Mark其实很喜欢听他说话,喜欢听他说的每一句话。即使在Eduardo催她去睡觉的时候也是一样,表面会露出不耐烦的表情,但又会偷偷把声音录下来,在Eduardo不在的时候,替他督促自己管理睡眠时间。这些音频文件甚至有一个专属的文件夹,还经过了重重加密。

Mark上大学之后,获得了如此自由的作息时间,却还没把自己的名字刻到石碑上,大概是要归功于这个文件夹的。

有一次,Dustin在借用Mark的电脑时,发现了这个文件夹,却无论如何都破解不开。于是Mark的秘密文件夹里放了什么,成为了柯克兰某宿舍里的一大世纪谜题。

Dustin和Chris打赌,一个认为是奇怪的小电影,一个认为是入侵某些官方网站留下的战利品。当这俩人为此而争执的时候,Mark会勾着嘴角,冷淡地继续编程,将背后的声音当作白噪声。

反正,谁都猜不中答案。文件夹还是他一个人的。

抬头对上Eduardo温柔的视线,Mark撇了撇嘴,试图用表情传达自己对于睡觉这一行为的不屑,以及类似于“本王要开恩去睡觉了, 尔等赶快感谢我吧”之类的情绪。至于他究竟是不是这么想的,那倒是另一回事了。

保存了一切文档与代码,按下关机键,盯着屏幕确认电脑关闭,拔掉电源线,踢掉鞋子,脱掉外套,钻进被子里,Mark的眼睛直勾勾盯着Eduardo,像是某种无声的催促。

Eduardo像是早就料到了Mark的反应,他无奈地笑了笑,把厚重的书本放在膝间,摊开,翻动书页找到教授布置下来的章节,开始慢声诵读。

Mark其实对经济学没什么爱好,真的,那些略显生僻的专有名词挤入他的耳道,在大脑中反应成一曲慢悠悠的催眠小调。真是无趣极了。但他喜欢听Eduardo的声音,所以终于还是让这家伙钻了空子,找到了劝他去睡觉的办法。

真不甘心啊……

确认Mark在几分钟之内就迅速睡着,Eduardo松了口气。他没有再继续读下去,而是用指尖抵着细密分行的末尾,快速阅览起来。他其实也不太喜欢读出声,这对他而言太慢了。但是Mark喜欢,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向还在敲键盘的Dustin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Eduardo开始完成教授布置的任务。他不时看一眼熟睡中的Mark,勾了勾嘴角。

 

【2】

随着电话铃声的响起,Eduardo揉了揉额头,从地上爬了起来。

真狼狈啊。他苦笑了一下,只记得自己躲在这个没人认识自己的城市里,买了些酒,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然后好像给谁打了个电话?

但是这个问题目前并不在Eduardo的考虑范围之内,他得先接了这个电话,然后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吃顿早餐,将旧衣服送去干洗,把现在这个混乱又脆弱的自己扔进垃圾桶。

毕竟,这太不Saverin了。

这么琢磨着,Eduardo拿起了电话,没去看来电显示的姓名,下意识接通,放在耳边,礼貌地打了招呼。如果不是此刻无可救药的酒气还在刺激着鼻腔,简直和刚才揉着一头乱毛爬起来的人判若云泥。

意识到自己伪装能力之强,Eduardo嘴角的冷淡笑意愈发凝固了。然而下一秒,电话里怒气冲冲的词句,轻而易举地将他一切面具都拆卸掉,如同蚌露出外壳下脆弱的肉体。

“Mark?”

当Eduardo听清对方的声音后,发现他刚才就应该“失手”把手机从15楼的窗户扔下去。他不想接到Mark的电话,一点也不想。考虑到他们正在对簿公堂,以及降至冰点的社交关系,Eduardo一点都不想听到Mark的声音。

而出于一些更加私密的理由,Mark的声音完全激发了宿醉的痛苦,令他头痛欲裂。

“Eduardo,你昨天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

Mark的声线听起来有些颤抖,似乎也出于激动的情绪之下。但Eduardo完全不想去分析电话对面的心理状态。他现在只想迅速挂掉电话,然后把手机扔进马桶里冲走。虽然这个方案的后半段多半是想想而已,但是前半部分则是非常、极其、无比地诚恳。

“昨天?昨天我没……”Eduardo的词语只说了一半,就卡住了。他意识到了什么,一边将手机的免提功能打开,一边翻看起自己的聊天记录。

1:52,Mark。

F**K.

Eduardo难得地在心里蹦出这么一个粗鲁的单词,重新把电话凑到耳朵边想要解释,却先被对面的音量震到了耳朵。电话的那面,Mark已经开始发挥他特有的超快语速,一板一眼描述起凌晨时间发生的事情。他的声音冷淡得像是没有产生任何情绪波动。但Eduardo知道,当Mark开始飙语速的时候,他已经非常激动了。

“昨天晚上你打电话给我,凌晨,一点五十二分,大概离53分还有那么十几秒。你打断了我的编程思路,然后开始催促我睡觉。我以为我们早就不是朋友了,Eduardo,是你说的,你‘曾’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想考证究竟这个时态是用来描述朋友还是唯一,姑且当作你认为我们不再是朋友。但是你还是给我打了那个电话,而且听起来你有点喝多了。”

Mark沉默了大概半秒钟,又重复了一句:“你还是给我打了那个电话。”

Eduardo能感应到,Mark其实在期待着什么。但是那多少有些幼稚了。当Mark给他设下那个陷阱,或者说更早一些,当Eduardo冻结账户的时候,今时今日就已经是注定的结局了。

他们回不去了。

“抱歉,我打错了。”

电话那边在Eduardo说完最后一个字时挂断,精确,机械、冷淡。Mark又像是Eduardo这几天所面对的那个Facebook的CEO了。

 

【3】

“Mark,睡觉吧。”

Eduardo的声音响起,Mark下意识看向手机,手指在“停止”二字上按下,随即回过头,面无表情继续工作。他的左手边是一个空罐子,罐子上还有红牛的标志。

手机的锁定屏幕还亮着,3:00的时间执拗地提醒着什么。但是,Mark读不懂,也不想去读。

他的工作还没做完,Facebook要推出新功能,他还得完成策划案的审核。

Chris早就放弃催他去睡觉了。他们已经不是那个窝在加州小别墅里的创业团队,Facebook拥有了自己的大楼,还是在帕拉奥图。但是,Mark不用再和Chris窝在一个房间里办公,Chris即使下班之后直接走人,也不会看到工作了36个小时的Mark,更不必负担什么没催CEO睡觉的内疚感。

顺便一说,新的建筑物没采用烂俗的通体玻璃幕墙设计。Mark对此很满意。这让他多少觉得自己还是待在那个小别墅里,答应了Eduardo去机场接他,还记得Eduardo的飞机落地时间。

这会让他以为,一切还来得及。

左手已经在键盘上方悬空了太久,没有敲下一个字符。右手按在鼠标滚轮上的中指也太久没有挪动,鼠标像是脱缰的野马在屏幕上乱划。意识到自己思维的失控,Mark有些恼怒。他克制着自己不那么友善的天才脾气,给手机插上了耳机,打开一段无名的音频。

音量被调得很小,一段人声混着过时的录音设备所特有的杂音播放起来。

当音频播放到某个节点,Mark的瞳孔少许放大,整个人似乎很快清醒了过来。

“I WAS YOUR ONLY FRIEND. ”

大约是夜太深了。Mark抖了一下,条件反射地关掉了音频。他的动作有些手忙脚乱,面庞被楼层内制式的灯光所笼罩,显得有些轻微的神经质。这像是更早的他,那个雪地里穿着连帽衫、短裤和人字拖的他,那个只关心Facebook不断上线的新功能、专注于调整网站的他。

不是说他现在不再为Facebook花费精力。只是,许多事情都不同了。

或许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但有些事的分量,抵得过一切琐事打包再乘以十。

Mark抱着手臂搓了搓,安抚着对于空调温度过于敏感的毛孔,重新投入了工作。他得快点把这些该死的策划案和效果呈现都看过一遍,才能给出修改意见。

这样,他就能早点睡了。毕竟刚才Wardo已经在催促他了,他可不能让那个人失望啊。

尽管,“让Mark早睡”可能只是他很久以前的一个微不足道的愿望。

 

【4】

“你不睡觉吗?”Mark转过脸去,看着走进他书房里的Eduardo。

他们已经结婚3年了,Mark已经完全熟记了Eduardo的作息时间表,甚至能穷举出所有可能的意外情况。但是现在这个可不在他已有的数据库范围内。同时,Mark也随之改变了一些不良习惯,比如熬夜,熬夜,以及喝上一打红牛继续熬夜。

此前,Mark已经和Eduardo说好了,他今晚得加个班,程序架构得在明早八点之前赶出来。Facebook已经为这个小程序忙了好几天。现在,Mark已经完成了大部分的工作,只剩很少的一部分需要收尾了。

在Eduardo进来之前,Mark甚至以为他的Wardo已经睡了,正准备完成工作之后悄悄溜进去,躺在床的另一边,然后把他的恋人抱在怀里,充当抱枕。可是现在,Eduardo穿得可不像是要睡觉的样子。事实上,他亲爱的投资人先生身上还穿着三件套,像是随时都能参加一场盛大的酒会。

Eduardo走到Mark身后,大大方方地扫了一眼Mark的键盘,大概确认了Mark的工作进度之后,把两手搭在Mark的肩上。

“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Mark摇了摇头。

Eduardo叹了口气,把手指戳到了电脑显示屏的右下角。

“今天是你的生日,Mark。”

Mark对这个其实没多大概念,但他猜Eduardo肯定有安排。他贴心的恋人从来不会忽略任何一个可以纪念的日子。虽然无论有没有这些纪念日,他们的日子过得都很闪瞎狗眼。所以,他只要负责丢给Eduardo一个困惑的眼神,再等待对方的指令就够了。

“笨蛋,”Eduardo笑了起来,他的眼睛里像是绽放着无尽的星河,“陪我去看星星吧。”

于是,他们开车去附近的山上看星星,Eduardo在提前清理的空地上点燃了准备好的烟火,他们在烟花下亲吻,十指相扣,说着没完没了的情话,许着永恒的承诺。

——我要陪着这个人,一辈子,陪着他。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