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乔王】【诗太生贺】你的胡子扎到我了

BOOM!诗太生日快乐!!!

短小的生贺,希望诗太不要介意的说~~


当这个周六的清晨,王杰希想去亲吻乔一帆的时候,嘴唇贴上面颊的那一刻,产生了轻微的刺痛感。王杰希愣了一秒,手臂撑起侧转的身体,低头端详乔一帆的面相,发现了一个事实。

乔一帆的胡茬挺扎人的。

虽然在一起已经很久了,王杰希一直对乔一帆的胡子没什么概念。这倒不是说乔一帆的雄性激素水平分泌过低,而是因为乔一帆每天早早起床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刮胡子,然后才排到给王杰希一个早安吻。当洁面沫的清爽气息入侵王杰希面部的每一处毛孔,已经退役的微草队长大概就可以确定,该到自己起床吃早餐的时间了。

但是今天不同。由于队里成员的角色要修改银武属性,乔一帆昨晚带着公会里的精英团和霸图怼了一波,抢下一个野图BOSS来。想要的材料当然是爆出来了,可蹲守这个BOSS的结果就是,乔一帆很晚才睡下。结果,第二天早上,生物钟被打乱的乔一帆难得地起床失败了。

感受到恋人浅尝辄止的吻,乔一帆的眼睫轻轻颤动几次,眼睛缓缓睁开。最初的刹那,他的双眼还处于困倦下的失焦状态。但是很快,两只眼睛的焦点便定位至王杰希皱起的眉心。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乔一帆摸了摸自己的下颌,指尖很快触到了新生的胡茬。

由于乔一帆剃胡子的频率相当之高,面上新长出的青茬也就格外的刺人些。很快理解了恋人的烦恼,乔一帆笑了笑,掀开被子就要去刮胡子。

在和王杰希交往之后,他一直很注意这些细节,至今没有给恋人造成过什么困扰,今天的胡子还是头一遭。

然而这时,王杰希拽住了乔一帆的手腕,抬头再次亲吻对方的嘴唇。这个亲吻仍然格外清浅,像是飞鸟轻略过波澜不惊的水面。

“我给你刮胡子吧。”

乔一帆有些讶异。既是未曾料及王杰希的提议,也是对于王杰希特殊技能点表示惊讶。

“你会这个?”

王杰希笑了笑,借着乔一帆的手也站起了身。他伸出手去摸了摸乔一帆泛青地颌骨,露出介于挑衅于调戏之间的暧昧神情。

“你不敢?”

乔一帆倒是没受这个激将法的影响。但他其实挺好奇王杰希的特别手艺,也对王杰希抱有近乎盲目的信心:没有一定的把握,王杰希就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对于王杰希的特质,乔一帆非常有信心。

“试试。”

乔一帆的态度相当干脆,王杰希也没过多犹豫。他微笑起来,在乔一帆嘴角上再次留下亲吻,随即转身进了卫生间,拿出剃胡子的若干工具:老式的刮胡刀,一盆温水,毛巾,和薄荷味的剃须膏。与此同时,乔一帆则自动坐到了书桌旁边,等着王杰希的“服务”。

虽然身为电竞选手,但王杰希的剃胡子方式倒是足够老派。和乔一帆的电动剃须刀不同,他的刮胡刀放在那种看起来很有年代感的盒子里,盒子一面还有个小镜子。当王杰希翻开盒盖的时候,乔一帆甚至听到了塑料零件彼此摩擦的声响。

把新的刀片安装完毕,王杰希把毛巾泡进温水里,揉搓几下,让毛巾染上清水的温暖。然后,他把热毛巾敷在乔一帆的脸上,缓缓磨搓,软化乔一帆的胡须。他双手的形状透过毛巾印在青年的脸上,和缓的动作像是一首安眠的小调。毛巾的温度也是刚好,简直令乔一帆的上下眼皮又打起架来。

瞧着乔一帆仰面半躺在椅子上,快要睡着的样子,王杰希终于忍不住伸手揉了一把乔一帆的头发。他打开剃须膏墨绿色的盒子,挖出少许放在手心里,沾了些水,往乔一帆的脸上抹去。他的手掌在乔一帆的面颊上快速揉搓,手掌下轻微的刺痒感指引着方向。泡沫很快生发起来,覆盖了乔一帆脸上冒出胡茬的一切区块。

王杰希的动作熟练极了,力度也正好。掌纹不断蹭过乔一帆面上的皮肤,年轻人只觉得痒酥酥的,像是一切神经末梢都被对方手心的温度激活了。这种触感让他不由得想起初夏时节的风。有些年份里,北京的初夏会格外热一些。若是赶上了正午时分,风里便带了热度。可偏偏那时又不像进了雨季的盛夏那么潮,于是若是偶然赶上了暖风拂面,便觉得略带水汽的温热在轻抚着每一寸皮肤。

而王杰希的手掌,则令乔一帆再度得到了温习联想的机会。

当然,揉出泡沫的时间并不太久。很快,冰凉的刀片便贴上了乔一帆的面颊。他下意识因突如其来的冰凉而紧张起来,随即又缓缓放松。

王杰希刮胡子的手法称得上娴熟了。刮胡刀两度轻贴上乔一帆的皮肤,危险的刀片由脸颊中部逐渐向下移动,甚至连乔一帆颈部的青茬都被他仔细清理干净。

按理说,若不是熟悉的匠人,这一步骤实在容易激起戒备心理。即使只不过是面对普通的剃头匠,可危险的刀锋靠近要害,实在没法不激起客人的生理性防御机制。这与怀疑无关,只不过是人类趋利避害的本能罢了。

然而,乔一帆似乎逃脱了这一定律,即使刀片的锋锐极靠近喉结,他也只是眯着眼睛,露出一幅昏昏欲睡的样子。甚至,当胡子剃到一半时,王杰希故意用刀脊触碰乔一帆的喉咙,可他也只是稍微皱了皱眉,便又露出那副倦怠的模样。

“你就不怕我失手?或者,少了你,兴欣没准就得是下一赛季的垫底。”

王杰希笑着打趣对方,还故意举起刀片,在乔一帆眼前晃了晃。

“不怕。”

乔一帆倒是胸有成竹。他屈起食指轻敲了敲椅子的扶手,似乎料定了王杰希绝不会伤害他。想要干掉乔一帆,王杰希可是有太多的机会了。毕竟,在王杰希还是队长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同居了。

王杰希稍微眯起左边的眼睛,笑着亲了亲满脸泡沫中间唯一保持着本色的嘴唇。

嗯,也带上了薄荷味呢。

闻到对方身上也沾染了自己常用的剃须膏的味道,王杰希满意极了。他利落地刮干净了第二遍,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

“去用热水洗干净吧,我的工作到此为止。”

乔一帆似乎还没完全清醒过来,他像是被王杰希的魔法催眠了似的,乖乖嗯了一声,解开早前自己搭在前襟上的干毛巾,跑卫生间里洗脸去了。乔一帆的脑子还陷于微妙的昏沉与迟缓之中,动作也随之而显得不那么协调。他弯下腰用水龙头里流出的温水冲洗掉面颊上残余的泡沫和剃下来的胡茬,清爽的脸颊重新在镜子里显现出来。

这幅面容仍然与昨日相同,但乔一帆却像是察觉了某种细微的差别。他 稍微侧过头去,食指与中指摩挲着左侧的颌骨。

是什么呢?

蓦地,他的腰被一条手臂环抱住了。王杰希胸前温暖的体温贴上乔一帆的后背,年长的恋人也在镜子里探出头来,把下巴搭在了乔一帆的肩上。

“想什么呢?”

“想你。”

乔一帆的脑子清朗起来,适才思考的问题也终于有了答案。

镜子里的映像虽然仍旧相似,然而这幅面容的确有所不同了。他的毛孔里渗透了王杰希的气味,温暖的爱情再次于他灵魂中留下标记。

想到这里,乔一帆反手揉了揉王杰希的头顶。他转过身去,用力抱紧王杰希的肩背,嘴唇贴上恋人的鼻尖,又下移着,将舌头伸进对方口腔,将对方拖进一个缠绵的亲吻。

亲吻的间隙,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模模糊糊地说了一句:“下次再帮我剃胡子吧。”

评论(2)
热度(37)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