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读书笔记】《穿裘皮的维纳斯》

摘抄:

 

他活在一个精心规划、半哲学半现实的世界里,这个世界里一半是由闹钟、温度计、气压计、气体计、液体比重计等等组成的,另一半则是希波克拉底、胡费兰、柏拉图、康德、克尼格和切斯特菲尔德勋爵等等组成。

可是直到最后一刻,他的眼神也没有离开那美丽的背叛者——带着愤怒与爱的陶醉。

但是,她的与众不同,超凡的美丽渐渐令我掉入这个魔幻般的陷阱之中。这并不是精神上的同情,是一种生理上的征服,来得缓慢却很彻底。

如果我不能享受着一份完整的爱,那么我就想尝尝受折磨这种痛苦的滋味;我宁愿被我爱的女人虐待、背叛,越残忍越好。这也是一种奢侈的享受啊!

色情和残酷之间紧密相连。

在我的想像里,性欲变成一种祭拜。

我还记得在读它的时候,我感到恐慌,而这种感觉令我狂喜。

我感觉自己突然间从精神错乱中清醒过来,或者是像遭遇海难,在海上与波浪搏斗了好多天的人,最后终于安全上岸了。

 

笔记:

这本书不算长,萨乌宁的心理趋向非常有趣。他从一个受虐者形象解脱的时候,最初我以为他成为了一个斯多葛主义者,以寻求平静。但最后他似乎转向了施虐者,可又不是他最初所描绘的维纳斯的化身,而看似寻求着所有权的帮助。他既没有成为画中亲吻维纳斯的男子,也没有成为理想中穿着裘皮的执掌者。他最后所得到的女性驯服似乎是建筑于外力强迫之下了。他的爱情与爱情观念似乎破产得如此彻底。

他和旺达的双向驯养是失败的,或许他注定没办法将自己的需求与稍显小众的癖好移植给没有本来天性的人,在这方面没有相性的人,即使试图培养也是分道扬镳,旺达是现实、普遍世界中的一员,而萨乌宁则多少处于自己的超感世界里?

旺达究竟是不是在伤害中自发性地做出行动并得到快乐?还是如她所说只是试图治愈?

安全感。需求。给予。仁慈。爱情。主从关系。大概对我而言是个太复杂的谜题了。但是至少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甚至是对于具有一定倾向的人,在一个公众秩序与伦理并不认可这种主从关系与欲求的世界里,皮鞭与统治可能也无法提供真正的安全感,而代之以一种醉酒眩晕式的快慰?在有限的空间与世界里,这一切是可以给予安全感的,甚至这个边界可以逐渐扩大。可一旦跨越了某个心理界限,可能它就会变得危险?不知道不知道。

评论
热度(2)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