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殁_九千八百分之一

用爱发电。佛系武僧。混乱邪恶。
一个到现在都读不对自己ID的人。
一个一事无成的闹剧写手。
以上。

【EME】【SLO无料放出】恋与硅谷

恋与硅谷

      ——还有Mark和Facebook


【等等!话说在前面!虽然文章是恋与制作人AU,但是我本人真的没有玩过这个游戏,所有游戏过程是从室友那道听途说+脑补+美化+为剧情服务的变形。据说这个游戏非常肝肝肝氪氪氪,请大家理智游戏!】


01

 

Eduardo发现,他的秘书小姐最近疯狂沉迷一款恋爱游戏——《恋与硅谷》。

听着小姐姐一边冒着粉红泡泡,一边讲完了游戏的若干“萌点”,Eduardo大概了解了游戏内容。

简单概括一下,就是泡遍硅谷大佬。

傲娇别扭的霸道总裁、永远穿着格子衫讲话会害羞的宅男程序大神、艺术家气息浓郁的UI设计大神、出身常春藤联校的实习小哥……总而言之,就是把各种女孩子喜欢的男生类型,嵌套进硅谷的世界里。

听说,霸道总裁的原型居然还是Mark Elliot Zuckerberg。

Eduardo听到这个名字,愣了一下,敲了敲桌子提醒秘书不要上班开小差,就面色如常地钻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如果不是门被磕得太响,秘书小姐几乎以为她的老板已经对前男友脱敏了。

什么嘛,明明还这么在乎……

秘书小姐娇俏地翻了个白眼,往办公室瞄了一眼,确认老板没有凝视她,又施施然滑动解锁,开始肝每日漫步。

写作城市漫步,读作24小时全天候跑腿任务。

 

 

02

 

今天对于Mark来说,本来是很普通的一天。

普通地检查Facebook的运行情况,普通地对几个项目方案作决策,普通地怼几个产品经理或者程序猿,普通地看看Eduardo的手机定位和数据记录。

等等,最后一条哪里普通了,Mark你这是Stalker了好嘛?

不过Mark注定是不会在乎旁观者的吐槽的。就像他被Chris发现的时候,也还是一脸云淡风轻,应付完了老朋友,接着打开手机观察Eduardo。他已经习惯了把Eduardo塞进他满满当当的日程里,见缝插针地温习一下思念。

温习一下他们还在一起的日子,温习一下Eduardo在他脸颊留下亲吻时的温度。

 

突然,命运的转折点就这样吧唧一下砸在了Mark的面前。

他看到Eduardo下载了那款最近正风行一时的恋爱游戏,似乎还饶有兴致地玩了一会。Mark当然知道,那款游戏里,某个人物的原型就是自己。

皱了皱眉,他普通地做出了一个哪里都不普通的决定——黑进游戏的开发公司去。幸好,他还记得把这件事跟Chris说一声。

一如既往,Mark完全不在乎Chris瞬间崩溃的内心。

 

 

03

 

虽然在人前对游戏表示了冷淡,窝进办公室的Eduardo还是禁不住诱惑,打开了手机。其实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昏迷了几十秒,清醒过来的时候,手机里已经下载好了《恋与硅谷》。

不论你信不信,是手机先动的手。

进入游戏,加载完成,很快,他就在初始环节里见到了总裁。

说实话,总裁一点都不Mark:头发不够卷曲,穿着不够宅,没有勇气在冬天穿短裤和拖鞋,说话语速不够快,怼人也不够狠。

得了吧,Mark现在已经不这么“Mark”了。

Eduardo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这一点。毕竟,Mark已经成了这世界都绕不过的话题。刊载了Facebook新动向的财经新闻杂志就在他桌子上放着,杂志封面正是穿着休闲西装外套的Mark Elliot Zuckerberg。

他兴味索然地放下了手机,开始处理公务。

 

但是,当Eduardo半夜里第二次拿起手机的时候,一切都不同了。

首先,游戏冒出了一个通知,恭喜他被选为测试用户,得到了一个大礼包,里面是一堆他还不太能理解的卡牌,和一堆杂七杂八的特权。

比如跳过城市漫步环节就能积累相应金币、经验、好感度;比如项目开发优化Buff和专家能力加成Buff;比如抽卡运气加成Buff。

还比如,修改攻略人物外观。

于是,Eduardo对着几个可攻略人物纠结了一下,果断把总裁改成了Mark的样子:棕色小卷毛,灰色Gap套头衫上一边带子更长一些,牛仔裤洗得发白。不过,他还是没舍得让Mark在冬天就穿上拖鞋,所以只选择了普通的板鞋。

虽然就算是现实里的硅谷也没那么冷,但Eduardo还是担心Mark受凉。

其实,这个Mark更接近在哈佛读书的小宅男,而不是现在的总裁。可这个天才程序员、哈佛在读生Mark才是Eduardo更怀念的。他会在熬了又一个通宵之后靠着Eduardo打盹,会突然打电话让Eduardo带披萨和红牛,也会让Eduardo把书放在自己房间的飘窗上,会咬着笔头去亲Eduardo,结果在Eduardo白净的脸上蹭出一道黑印子,还洗不掉。

结果,等Eduardo和总裁互相通名报姓之后,他惊讶地发现,总裁的名字居然就是Mark Elliot Zuckerberg。

要不是他们早就已经分手,甚至对簿公堂,Eduardo绝对会把这个当作Mark不太合法但甜蜜的小惊喜。可惜,他们早就分手了。

说真的,Mark没找这个游戏公司打一架吗?

 

 

04

 

莫名神游片刻,Eduardo再次解锁手机,进入了游戏的加载页面,只不过这一次,是所谓的“内测版”。

玩着玩着,他有点摸不清路数了。说真的,这个游戏是不是太简单了?总裁倒还是总裁,别扭傲娇的标签也崩得不算太彻底,但是霸道就实在谈不上了。

甚至,他有点怀疑,是不是这个游戏的对面真的连接了Mark,虽然不是曾经的哈佛计算机和心理学专业在读生Mark,却是一个仍然爱着他的Mark。

但是,Eduardo想着,这样的Mark已经不存在了。

 

在Eduardo还没能完全理解的各种Buff帮助下,他推动剧情的速度快得惊人,项目从准备策划案到开发制作,再到后期发型,都顺利完成,次次三星。

更重要的是,他泡总裁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这个总裁,初始关卡的时候还一脸高冷,再打开手机之后就迅速崩了人设,飞速朝着Mark的人格靠近过去。

但是Eduardo没想太多。或许这正是所谓“测试用户”的福利。毕竟,游戏也确实要求他填写相关问卷了。

第一章,他才刚认识了这个总裁,总裁开着一辆挺便宜的小车,把Eduardo送到了地铁站。

第二章,他就加了总裁的Facebook,两个人还在非常仿真的聊天界面里说了几句。总裁对Eduardo嘘寒问暖,还叫他Wardo。

第三章里,他发在Facebook首页的日常被总裁回复了。可以看出,总裁忍耐着怼人的本质,像只猫似的,在他的消息里圈占领地,对其他生物疯狂龇牙。

不过,这也太主动了吧?

等到了第四章,总裁已经开始习惯性地使唤他了,仿佛丝毫没有意识到,Eduardo在游戏中的人设是另一个公司的CEO。

虽然只是个超小型的创业公司,工作人员是一群纸片人。

这个时候,总裁的人设才稍微捡回来了一点。但是,每当总裁真地拿到他帮忙打印的文件之后,又会立刻解释和道歉。语气听起来倒像争吵,可语句里的涵义却绵软得像大团的云朵,或者草莓夹心的棉花糖。

而且,总裁Mark道歉的话总是含混又模糊,似乎在表意之下,还潜伏着更多的暗示。Eduardo初时几乎要被若隐若现的暗示逼得失眠,可是,理智提醒着他,这不过是个游戏而已。

总之,到了现在,Eduardo早就不记得秘书小姐讲述的内容,也不记得小姑娘是怎样哭丧着脸,跟他抱怨总裁凶巴巴的,超难推了。

毕竟,他可是抽到了各种Mark约会、吃饭、接送、表白、秀恩爱的SSR。

不过,秘书小姐说得对,这游戏还挺好玩的。

 

 

05

 

到了后来,玩这个《恋与硅谷》的游戏,已经成了Eduardo每天睡觉前的必备功课了。城市漫步、打通关卡等的过程毫不费力,与Mark见面或者聊天的机会也越来越多。

有的时候,总裁Mark还会打电话过来。虽然号码与Eduardo脑子里永久储存的那个完全不同,但声音却是十足相像,只是带有一点远距离传输造成的失真。但Eduardo倒是没有真的混淆过两者——和Eduardo记忆里的Mark相比,这段声音太温柔了。

第一次接到电话的时候,Eduardo差点惊叫出声,怀疑Mark是否真的去和这个小公司合作了。虽然只是一段录音,但其中蕴藏的情感甚至真正打动了Eduardo,润湿了那对漂亮的斑比眼睛。

不过,他想了想,又哑然失笑,打消了这个念头,并由衷佩服起声优和后期团队来。怪物声优加上特效处理,果然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Eduardo不知道的是,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是Mark简单黑进别人公司就能解决的了。

所以,Mark把游戏的发行公司买下来了。

不仅如此,他还从两边抽调员工,组成了一个专门的团队,加班加点为Eduardo推出攻略总裁的专享路线。凡是涉及到互动过程的部分,每一张立绘和场景,每一行代码,都饱含着团队里每个人的血泪史。

员工们本来不是没有怨言的。但是,当Mark用充满威慑力的目光挨个瞪过去,再握住办公室里的重剑挽出个剑花之后,猴子们表示:为了帮老板追回You-Know-Who,加班熬夜,爆肝画图,在所不惜!

所以,电话那边不仅是Mark的声音,还是Mark本人。

 

所以,Eduardo的《Wardo专供版<恋与硅谷>》就这么顺利地玩了下来。出于各种原因,他没有和任何人交流游戏心得。并且,因为是“测试用户”的关系,他恪守着Mark杜撰出的保密法则,从没和别人讨论过剧情。

但是,他不会主动出击,不代表别人不会提起。

比如可爱的秘书小姐。

当小姐姐再一次没有抽中主要人物的SSR之后,怒捶办公桌,被Eduardo逮了个正着。结果,心情抑郁的小姐姐就开始抱着Eduardo的手臂,再次哭诉游戏不易,又肝又氪也没法和老公谈恋爱。

Eduardo一开始还很耐心地安慰着抽抽噎噎的女孩子,但是听着听着,盲生就察觉到了华点。

别人又是花钱又是熬时间,才能和喜欢的角色拉拉小手,可他无论是日常堆好感度还是推主线剧情,都是一路畅通。别人的总裁超级难哄,像是只随时随地炸毛的猫,他的总裁就像只乖乖的布偶猫,躺平任摸,虽然也经常性怼他,但是转脸就送上“好的,马上,没问题”的听话三连。

关键是,他的总裁连名字都是世界独一份。

 

原来,他的游戏不仅难度和别人不同,玩法和别人不同,连总裁人格都和别人不同?

别人的总裁就是个总裁,他的总裁,可能真的是Mark???

 

 

06

 

于是,Eduardo再次打开了游戏。例行地平推关卡,APP制作成功之后,等到了互动流程。

他黑着脸,在手机里输入了一串文字,还连着用了许多三个感叹号,来表达自己心中的五味杂陈。

“Mark Elliot Zuckerberg!你有本事改游戏,你有本事说话啊!别跟我装不出声,我知道你在那!”

好吧,至少有一种情绪被解读了出来——Eduardo的怒气值已经爆表了。

本来,收到了Eduardo上线的消息,并且看着对方将剧情再次推动到互动部分时,Mark几乎都压不住嘴角上扬的弧度了。但是,当看到对话框里的文字,屏幕对面的Mark立时愣住了。

他一直是知道的。以Eduardo的智商,黑进游戏这种形同自我暴露的愚蠢举动,早晚有一天会被拆穿。可Mark就像是缩在壳子里的寄居动物,不愿意去面对这个终局,只想着再逃避一次,再和他的Wardo说一次话。

或许Mark面对媒体的质疑、面对情感的破碎时,永远在展示着外壳的坚固。可偶尔他也需要偷偷躲起来,当一次逃兵,让柔软到敏感的内里得以休憩。

当然,他终究是Mark Zuckerberg,创建了Facebook的Zuckerberg,把Wardo踢出了游戏的Zuckerberg。决断对他来说或许痛苦,但并不算多么艰难。最后争取一下,这是他能做的一切了。

不多时,对话框闪烁了一下,游戏中的总裁Mark用语音回复了Eduardo。

“非常抱歉,我知道这种行为在你看来可能非常怪异——虽然我觉得这是一次不错的培养感情的机会,可能不合法,但你玩得很开心。

“啊不,我不是要说这个。你应该能感受到我的情感,感受得到我们的爱情,它还在。我在这个游戏里,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但是为了符合总体剧情的必要杜撰除外。以及,这个游戏真的一点都不硅谷,剧本大纲里充满了爱情的酸臭味,但是硅谷的程序猿还是单身狗比较多,而且……不,我跑题了。

“总之,对不起。为过去的事,也为入侵你的游戏。以及,我们还有机会吗?”

Eduardo几乎要冷笑起来了。他的手速也随着怒气值不断上升,指尖几乎在屏幕上敲出了响声。

“这就是你的回复?躲躲闪闪,不敢正面解决?你把我甩在身后的时候,倒是果断得很。这种事情都要在屏幕里说,Mark,你宅男的一面倒是还没有变啊?”

这话发送之后,Eduardo就后悔了。

平心而论,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还爱着Mark,一直爱着,从始至终。当愤怒的火焰被时间平息,爱情却像是钻石凝结的信证,只是被火焰凝练得更加致密、更加耀眼。

可是,这一次机会,似乎又被自己搞砸了。

果然,Mark没有再发送回复。过了一会,手机屏幕也灭了。Eduardo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把手机抛到一边,颓然窝进了沙发里。

好吧,他们的关系完了,再次完蛋了。明明只要Mark为他再说一次对不起,他就能抓住这个机会。他本来已经不太在意过去的事。毕竟时间已经证明了,Mark的选择是对的。

可惜,曾经的悲剧似乎再次重演,或许他和Mark就像相交过的两条直线,除了在某个特殊的点以外,只能渐行渐远。

Eduardo想着,草草洗漱之后就躺上了床,一遍又一遍地数起了星星。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将自己完全沉浸于梦境,梦里的Mark正坐在他对面的调解席上。律师在他们耳边彼此争论,但他们只是望着彼此,将内心的焦虑与悲伤化为利剑,刺穿对方的胸膛。

谁都没有喊疼,可他们能听见彼此的心在流泪。

 

 

07

 

第二天是休息日。

正当Eduardo结束了早餐,打算捡起手机垂死挣扎一下的时候,院门的门铃突然响了。

他接通了视频,方屏里出现了Mark的脸。

Mark的表情看起来还是那么冷淡,只是眼底一片青黑,似乎熬了夜。他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信号已经连通,立刻清咳一声,掩饰上一秒的迟钝。

“我已经打算开门了。所以……配合一下吧,Wardo?”

是的,别忘了,Mark真的是个总裁。

 

很好,Eduardo Saverin终于把他的游戏打通关了。

这个游戏的全名叫做《恋与硅谷,Mark,以及Facebook》。


评论(36)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