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殁

用爱发电。佛系武僧。混乱邪恶。
一个到现在都读不对自己ID的人。
一个一事无成的闹剧写手。
以上。

【莫萨莫无差】2.26日练习

365个角色问题问卷。
每天半小时,写一个小甜饼。

2月26日:你的人物偏爱什么样式的家具?


在家具的品味上,萨列里的选择似乎从来谈不上“偏好”二字。

他的决定永远中规中矩。简约风格的双人床,尺寸是最常见的1.8m X 2.0m,棕黑的实木床头板,床尾下面拉开,能当个小号储物柜。柜子是最实用的款式,在美观与否的天平上做到了准确平衡,绝不向漂亮或难看的任何一端稍有倾斜。

书桌简单到无趣的地步,漆成红棕色的桌面上摆放着时下最常见的台式机,右手边是三层的抽屉,第一层放重要文件、合约,第二层放了些书,第三层空置。当时,萨列里想着,自己总会有什么新的东西需要放进去。

可惜,三个月过去,仍然没有。

沙发是常见的真皮式样,茶几上面是方方正正的透明玻璃,餐桌是仿罗马柱的桌子腿加上石质桌面,椅子也硬邦邦地,透露出主人的冷淡。

事实也的确如此。这处公寓尽管是萨列里一直以来的落脚地,可以招来朋友作为聚会场所,也会用“家”这个词来指代。但对于萨列里而言,这处房子与其他可能成为他房产的地块,甚至与任何一家酒店的房间,或者办公室里那张小憩用的单人床,可能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哦不,或许还是有的。

尽管萨列里本人并不从事音乐工作,但他的书房里,总是摆着一把小提琴。

这把琴似乎并没有得到太珍贵的对待。萨列里没有为它打造一个展示柜,也不会频繁送去保养。事实上,这琴唯一的固定居所就是琴盒,而琴盒呆在哪,则全凭萨列里的随意决定。

但是,即使这琴盒偶尔会被塞进门后呆上几天,佣人隔了半个星期把它解放出来后,木质长盒仍然干净得很,就连缝隙里也一尘不染。若是萨列里还没那么忙碌,那么总会有几个夜晚,悠扬的提琴声悄悄从窗口飘出来,和着流散的月色,洒向门廊上摆着的几株玫瑰。

他养的玫瑰多是白色的,只有一盆是正红颜色。而且,总会有这么一盆,像是给什么人的特别献礼。

当然,以通常角度来看,这把提琴不该被定义成家具。可“乐器”一词又显得太隔膜,太疏远,像它只是这屋子里的路人,一个注定将要搬离的租客。

萨列里一直认真照顾着它,希望它能留得更久。

他的指尖常常勾勒过琴盒一角上,金线绣出的那个签名。绣法算不上多么精巧,比起这琴真正的主人,更显得死板了。但他总是喜欢这么做,并且在心底勾出一个微笑来。

沃尔夫冈的世界巡演就快结束了,等这小混蛋回来,这把琴还得还给他呢。


——————————————————

我知道我写得超糟糕,但是我真的编不下去了ORZ。连着谈论家具,我撑不住了。

评论(2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