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殁

用爱发电。佛系武僧。混乱邪恶。
一个到现在都读不对自己ID的人。
一个一事无成的闹剧写手。
以上。

【莫萨/萨莫】3.2日练习

3.2
你的人物为了消遣会去做什么。

无聊透了。
莫扎特叼着根笔,反着跨坐在椅子上,靠着椅背,看了萨列里足足有二十分钟。但他的恋人只是伏在桌案上,阅读那些无聊的文件。无非是又有哪位不入流的演奏者想挤进乐团的大门,或是本月薪金的核算表。
说真的,这些为什么不交给罗森博格去做?
抱怨归抱怨,莫扎特当然也明白,这些仍然是萨列里分内的工作。他甚至没法去明目张胆地纠缠萨列里。
倒不是说他没这么做过,只是,显然他被拒绝了,不止一次。
即使如此,二十分钟仍然是他枯坐的极限了。好动的年轻人转了转眼睛,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窜出了门。
萨列里抬了抬头,倒是没追上去。他心里有数,莫扎特倒不至于真为了他的忙碌而生气。事实上,他的小天使在生活中反倒格外体谅。就算生了气,也很容易哄回来。
但是,萨列里显然忘记了一个事实:不屈不挠的莫扎特比生气的莫扎特难对付一百倍。
很快,一首欢快的乐曲响了起来,像平静的湖面上突然砸来一颗石子。涟漪荡漾开来,水波潋滟,音符争相迸溅,迫不及待地钻进他的脑海,将他心底悄然响起的和声纳入怀抱。
萨列里是想要努力专心于工作的。但那琴曲调声一变,又像是婉转的低诉了。莫扎特叽叽喳喳的声音借着敲击的琴键趁虚而入,逼迫着萨列里不得不侧耳倾听。
这时,再想起关门已经晚了。萨列里从书桌后起身,想要借助房门阻挡爱情的纶音,却不由自主被莫扎特吸引了。他年轻的恋人用黑色的绸缎蒙住双眼,只凭着记忆按响音符。他的指尖飞快移动着,像飞鸟掠过海面,或是波浪翻涌间一闪而逝的星光。
蒙眼弹奏固然只是个小把戏,素有神童之名的莫扎特,六岁时就凭借这一伎俩讨得了无数喝彩。但难得的是,他指间流淌的旋律竟又是全新的。这青年为着讨恋人片刻的注意,便肆意挥霍着他无穷无尽的天赋。若萨列里不曾察觉,或许这段音乐将就此沉默在时间的尘埃里,湮灭如一缕轻烟了。
但萨列里怎么能对这样美妙的乐音无动于衷呢?

一曲终了,莫扎特自己也沉浸于音乐的世界里。他的眉梢在织物下舒展开来,嘴角也重新绽放出笑意。然而遗憾的是,年轻的音乐家似乎仍未等来他想要的脚步声。
只是,当他垂头丧气想要摘去遮罩时,一双手按住了他的肩膀。紧接着是一个吻,羽毛般轻盈地飘落在他的耳尖上。

看呐,莫扎特想着,他亲爱的萨列里,永远都是萨列里啊。



【最后这句话就是。萨列里永远无法拒绝音乐,也无法拒绝莫扎特。】



以下都是废话。没有莫萨和法扎相关。请不必在意。

首先要和被我折腾了一晚上的胡安道歉。被我掉光san值的事情烦了一晚上。

还有贴文前不久问我有没有更新,我说可能没有的那个姑娘,非常抱歉。

因为就这么突然写出来了。我不是故意误导或者什么,只是真的以为写不出来了。

评论(16)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