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殁

用爱发电。佛系武僧。混乱邪恶。
一个到现在都读不对自己ID的人。
一个一事无成的闹剧写手。
以上。

【莫萨/萨莫】3.3日练习

3.3
你的人物这一年来首次遇到一个好天。他会做什么呢?

阴霾已经停留得够久了。
连着两个月,维也纳都没能遇上个真正称得上是晴朗的天气。冬季的尾巴在这座城市里拖得太长,似乎连房檐上的积雪都融化得格外慢一些。皇帝长日里忙于政务,萨列里便也乐得呆在自家的壁炉前烤火,品尝管家准备的红茶和甜点,再读几本有趣的作品。
但今天不一样。天气放晴了,阳光顺着窗帘的缝隙钻进来,搅扰了他的睡眠,像活泼的雀鸟似的,在他床边跳跃鸣叫。飞鸟也确实重新占据了树梢,明明枝条还没染上多少绿意,可他们却先唱起了春天的歌。枝条似乎也一夜之间抽出些新芽,虽然还脆弱得不像话,又极不显眼。
然而,春天似乎快要到了。
但遗憾的是,萨列里没有多少闲工夫,至少不足以给他留下和春光相处的余裕。他仍然俗务缠身,甚至只能草草写下一段乐句,记录几处零星的灵感,等着过些日子静下心来,将它们雕琢成严谨优雅的章节。
但不是现在。约瑟夫二世正召见他,他得装扮出最恭谨的样子,正如他从不出错的礼节。这当然是辜负了春天的问候,不过,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过,春天就像一位深情痴缠的小姐,似乎终于想出了旁的法子,去纠缠她的情郎。萨列里只是出门上个马车的功夫,就被道旁的行人撞了过去。
那人甚至没有停下脚步,只是回头冲他扬了个飞吻,一头金发比日光更加耀眼。
“抱歉啦,先生,春天好啊!”
他的胸口别着一支玫瑰,打从花苞里钻出的甜蜜搔了搔萨列里的心尖,音乐家的灵魂似乎都轻轻打了个喷嚏。
萨列里连那人的脸都没有看清,只记住了他清亮的音色,像夜莺最清澈的歌唱,像山谷里簇新的绿叶破开土壤,像是他曾辜负过的一切讯息。
像是新生。
萨列里没有回答,那人早就跑远了。他上了马车,车夫又絮絮叨叨地聊起维也纳,萨列里总能从中年人的闲聊里,得知许多市井消息。但这一次,话题却不是哪家小伙掀了隔壁姑娘的裙子,酒馆老板娘心疼数着打架时摔碎的杯子。
这一次,他的絮语中涉及一个新的名字。
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

那是一切的开始。



P. S. 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让小莫去撞萨聚聚orz

2018-03-04 /  标签 : 法扎 33 9  
评论(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