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殁

用爱发电。佛系武僧。混乱邪恶。
一个到现在都读不对自己ID的人。
一个一事无成的闹剧写手。
以上。

【莫萨/萨莫】3.4日练习

3.4

你的人物正享受着一次远离喧嚣的户外活动,一场暴风雨突然来袭。他身边还有包括孩子在内的很多人,而附近也没有任何建筑物。他要怎么做?

【魔改题意】

 

瞪着拉开帐篷拉链,钻进来的这个孩子,萨列里不是很想说话。他看了看最后差点把自己卡在外面的莫扎特,偏了偏脑袋,示意对方给一个解释。

“这个孩子和家长走失了,我……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我就……”

莫扎特不必把话全都说完。那小孩于是露出个讨喜的笑来,想抓萨列里的胳膊。但瞧了满手的泥,萨列里便往后缩了缩,找出一条旧毛巾扔了过去。

“擦擦吧。”

这算是同意了。莫扎特松了口气,又将帐篷的小门严丝合缝地封闭好,盘腿坐在了毯子上。

他们出来野营,这是莫扎特的主意。专门挑一个不大不小的下雨天,也是莫扎特的主意。这个小疯子高举着一罐啤酒,向萨列里描述他脑中的场景:他们坐在帐篷里,听着雨敲打在帐篷顶的声音,他可以给萨列里弹一段即兴的旋律,两个人还可以喝酒,然后抱在一起取暖。

“这和我们在家听雨有什么区别?”

“我们得靠得很近!”

萨列里绝不会承认,莫扎特的后一句回答才真正打动了他。他们待在帐篷里,挨在一起也是没办法的事。

但是,这个孩子就绝对是计划外因素了。

不知道为什么,莫扎特格外喜欢这个不知道从哪捡回来的小孩,拉着他说了好一会的话。萨列里倒成了旁观者,成了这个帐篷里最占地方的杂物。

雨还在下。他们把帐篷安置在了高地上,倒是不会有遭受雨水侵袭之虞。但萨列里也同样猜不到,这种人烟稀少的森林里,怎么会突然出现个小孩子。

管他呢,反正他们的雨中约会是泡汤了。萨列里在心底抱怨了一句,借着帐篷里的光源看起书来。

可更大的麻烦还在后面。不知那孩子说了什么,又或者是莫扎特自己“灵机一动”,他突然找出了雨伞,拉着小孩钻了出去。雨势并没有丝毫减缓,开门的瞬间还灌了些雨水下来。

萨列里本是有心不去管的,任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去闹,大概也不会出什么事。然而他坐了很久,可能久到过了几百年,或者更长,莫扎特也还是没有进来。雨滴在帐篷顶上砸出的声响遮住了萨列里的耳朵,阴沉的天色压抑了他的视域,这让他感到不安。

于是,萨列里也披上了雨衣,冲了出去。

但他在外面的世界里看到的不是雨,而是太阳。连绵不断的雨线将翠色涂抹成二维世界,枝叶不断抖动着,打乱了浅色的线条。这世界里唯一真切且鲜活的,便只剩下了莫扎特。

年轻的艺术家在雨中安静地站着,像是断定了萨列里一定会跟在他身后出来似的。雨伞遮在他头顶,像摩西分红海一般,雨水便自动顺着伞骨跳到他脚边,无声融进了泥土里。

他是森林里最格格不入的颜色。一头金发像是对抗的火焰,像永不停息的光。花哨的亮紫色外套则是超越了时间与空间规则的花,即使风雨摔碎了时光的沙漏,颠覆了世界的运转,可年轻的音乐家还是站在雨幕无法触及的位置。

莫扎特向萨列里伸出手来,他的指尖温暖而干燥,像一句无声的契约。

而萨列里抓住了他的手。

 

“所以那个孩子究竟是哪来的,又去了哪?”

“管他呢,我爱您。”

 

2018-03-05 /  标签 : 法扎 32 7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