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殁

用爱发电。佛系武僧。混乱邪恶。
一个到现在都读不对自己ID的人。
一个一事无成的闹剧写手。
以上。

【莫萨莫无差】3.21练习

3.21 你的人物每天早起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叫醒了莫扎特的访客,是过于明媚的阳光。他盯着天花板上浮夸的吊灯想了很久,才意识到,昨晚上他往肚子里灌了太多的酒,钻进瓦列里夫人的裙底之后好像就没能再自己爬出来。

所以,他大概是在达·彭特家过的夜。

宿醉的后果就是头痛。感谢第二天是休息日,让莫扎特不用非得立刻爬起来工作——虽然他在工作日里也没这么积极过。但是侧着头扫一眼手机,日期后面跟着的“周六”字样,让他舒服地从喉咙里挤出来一声叹息,拿手又挡住了眼前的光。

一到周末,就连困意都缱绻了起来。莫扎特心满意足地把自己浸泡在软绵绵的困乏里,像是泡进了放好热水的浴缸,他大可以把半张脸都藏在水下,憋一口气,像一尾金鱼那样,吐几个泡泡出来。

阳光还在试图叫他起床,像是最柔软的绒羽,轻飘飘地扫过心尖。这无声的唤醒像情人的催促,纤长又骨节分明的手从背后抱了过来,钻过脖子与床单之间的缝隙,小臂和手掌都搭在胸前,嘴唇贴着后颈,用模糊又温热的气流带出不那么真心实意的催促。身体之间会隔着轻薄的睡衣,但仅仅是一件睡衣而已,身体的热力会很快完成交换,并且一起变得更烫。

“您该起床了。”

对方的语言总是极力简洁,省略每一个不必要的音节,声音甜蜜又沙哑,像一瓣冰过的橘子,表皮蹭过嘴唇,滑进口腔,然而一旦内里被咬破,便流露出全部的甘甜来。

莫扎特想念这声音,也想念声音的主人。尽管他时常声讨对方太过古板,周末还要早起,做什么都像是刻板的宗教仪式,总得百般劝说,才能在床上多抱一会。但是,毫无疑问,没了他的情人,躺在床上立刻变得无趣了起来。

莫扎特习惯性地在床上翻了个身,伸手去摸想象中床的另一边,可另一半床单却平整得过分,还带着夜晚的凉意。

萨列里是对的。莫扎特不得不承认,在没有萨列里的前提下,宿醉然后住在朋友家,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体验。不谈酒精带来的头重脚轻的问题,不谈陌生的床让他翻了多少次身,不谈达·彭特装修品味是不是太随便,萨列里不在,这就是最大的问题了。

莫扎特本来是不想屈服的。他又把自己摆弄成直挺挺的姿势,闭着眼睛躺了一会,可刚才还缠缠绵绵的睡意,现在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试图抓住梦境的尾巴,可睡梦溜得比自己的影子还快。

好吧,这是别人家的客房。年轻的音乐家瘪了瘪嘴,终于泄气地从床上爬起来了。

他认命地把手伸向床边,抓过自己的手机。锁屏的照片是萨列里的工作照,解锁之后,主屏幕是另一个角度的工作照。

然后,翻出通讯录,找到最上面的名字,把电话拨过去,毫无疑问得到了一声略显冷淡的回应。

但莫扎特丝毫没有显出气馁的神情。他像是电量终于充满的小音箱,热情地对这话筒送上了一千个吻。

“早安,大师,我爱您!”

 

2018-03-23 /  标签 : 法扎 47 5  
评论(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