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殁

用爱发电。佛系武僧。混乱邪恶。
一个到现在都读不对自己ID的人。
一个一事无成的闹剧写手。
以上。

【莫萨莫无差】3.18练习

3.18 一般你的人物做梦是色彩斑斓还是黑白?

 

所有人都以为,萨列里的梦境该是那种黑白色调的。倒不是说他的世界显得灰暗,不仅仅是这样。而是说,萨列里看起来就像那类可以通过调整灰度值来完整描述世界的人。生活教会了他该怎么循规蹈矩,按照正确的方式,在每一个节点做出正确的选择。

他的热情似乎已经过早被现实磨灭,音乐也被打磨成圆滑又从容的模样。

但是,事实远不是这样。和他的生活相反,萨列里的梦境,反而是无比绚丽的。他在生活中所缺失的一切瑰丽与想象,都被幻梦以另一种维度填满。或者,毋宁说,正是在迷蒙那极端饱和的色调下,生活本身才愈发显得苍白,像是被抽去了血液的尸体。

于是,与其说维也纳宫廷的乐师长远离社交,不如说,他只是急着摆脱枯燥无趣的白日罢了。

 

萨列里一直以为,他的黑夜与白昼将永远泾渭分明,那些寓意着逃离与分裂的梦境,将永远成为他一个人的秘密。

但是,就像所有被藤蔓缠绕的古堡都会迎来骑士的长剑,就像所有被冰雪封印的森林都终将迎来温暖的阳光,就像所有沉默的封印都终有化为乌有的时刻,萨列里的白昼终于被新的色彩点燃了。

是莫扎特。

毫无疑问,当然是莫扎特。

他的音乐点燃了世界的色彩。从一把提琴开始,然后是女高音的红裙,是舞台上斑斓的彩衣,是金碧辉煌的剧院,再蔓延到每一座平平无奇的房屋,每一个无趣又寡淡的交谈者,甚至是路边酒馆的白噪声,捧着莫扎特脸颊亲吻的和风……

一切有了色彩,世界的秩序被打破了。

萨列里再无法依靠色彩判断白日与黑夜,但只有莫扎特,他仍然是黑白的。这像是萨列里最后的固执,不肯对年轻的音乐家俯首,做他音乐世界的附庸。

即使在莫扎特的音符侵占了萨列里的整个世界,即使所有人在他背后窃窃私语,赞美着天才的荣光,萨列里仍然固执得像风雨里的老树,守着最后的主权,不肯让步。音符在他眼中形同无可逆转的病毒,蚕食着日夜的阙限。

莫扎特一无所知。又或者他知晓了一切,却不依不饶,非要让这世界都像他自己那样热情地燃烧起来不可。他只是执着地追逐,不断点燃更多节点。

 

最终,莫扎特在萨列里的眼中也染上了色彩。

但那不是因为任何一段旋律,不是因为跳脱无序的音符,只是为了一个亲吻。

原来,莫扎特的嘴唇是这么柔软。

 

2018-03-23 /  标签 : 法扎 34 6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