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殁

用爱发电。佛系武僧。混乱邪恶。
一个到现在都读不对自己ID的人。
一个一事无成的闹剧写手。
以上。

【Merthur】逢魔时刻 CH.3

很久没更新……我反省……我错了QAQ



CH.3

不久前Merlin还在表示Arthur现在的生活十分无聊,而现在他十分想把这句话收回去。

一个小时前,Arthur打发Merlin去买他看上的匕首,并且约定在酒馆门口碰面。Merlin接过Arthur给的钱,却半路揣进他的巫师口袋里,而用自己的钱买下了匕首。毕竟这几枚钱币可是Arthur给的,这比金钱的意义要大得多。

Merlin上下抛接着精巧的匕首,早早等在了酒馆的门外。他依然习惯于等待Arthur,考虑到Arthur总喜欢在路上闲逛,常常被一匹马或一柄长剑吸引了目光而徘徊。有点百无聊赖的Merlin背靠着酒馆的外墙,凭借意念控制天上的云变换形状。

十分钟。

二十分钟。

半个小时。

随着思绪在等待中漫无边际的飞散,Merlin蓦地察觉到,Arthur这次拖延的时间似乎过长了。而考虑到Arthur的招灾体质,Merlin觉得他有必要去找找Arthur了。

躲在角落里,Merlin掏出之前留下来的几枚银币,施了一个寻踪咒。硬币滚落Merlin的掌心,歪歪扭扭地在地面上滚出一道痕迹。Merlin追随着硬币的去向,一路向西,直到追出了镇子。

Merlin已经几乎可以肯定,Arthur应该是被绑架了。

莫名的尖锐愤怒刹那间自Merlin心底延伸开来,他的瞳色不受控制地转化为金色。攥紧已经失去咒语效力的银币,Merlin最大程度地放开感知能力,精神力如潮水般向四面涌动,感知着最细微的风吹草动。

倏尔,Merlin仿佛感知到了什么。他向镇外森林的深处奔去。Arthur不在身边,使他得以使用增益魔法加速行动。

当木屋出现在视野中,Merlin停下了脚步。他再次试图感知Arthur的具体状况,精神力却被无形的障壁反弹了回来。

魔法阵。

胸口一窒,Merlin微微眯起了眼。他以为这一世的Arthur不会再和巫师、和魔法产生任何纠葛,即使是绑架,也不过是贪财的匪徒。然而现在看来,无论哪一世,他的王恐怕都注定要和魔法纠缠不清了。

Merlin并没有冒进。不能在Arthur面前使用魔法是其一,他不愿意暴露身份也是其一,更有一点,他并不希望在事态不明的情况下,就贸然伤害一名巫师。随着巫术迫害在整个欧洲如同瘟疫般蔓延开来,古教在这个时代真正走向了末路。Merlin没有忘记古教中许多帮助他,甚至为他而牺牲的法师。虽然他无心改变什么,然而能多一个人保住传承,总是好的。对于Merlin而言,许多年少时不能理解的思维,经过千年的变迁,便也渐渐能够懂得。对于传承,亦复如是。

何况,这位巫师似乎并没有伤害Arthur的意图。

Merlin不由得揣测起这位巫师的意图来。若其所求者并非Arthur,大概就只能是Merlin自己了。

长生而伟力的魔法师,不朽的传奇,Merlin很清楚自己对于所有巫士的吸引力。无论是古教传承的法师,还是将灵魂奉献于魔鬼的术士,都往往热衷于探寻这位传奇人物的下落。

Merlin伸出右手,轻轻碰触于那无形无相的魔法障壁之上。他双眸闪过金色,看似坚不可摧的障壁,便蓦地化为金色的尘埃,随风散去。

相貌年轻的法师作出懵懂无知的表情,闲庭信步地朝着木屋走去,还不忘回头伪造出Arthur的痕迹。其逼真程度足以说服当事人,相信Merlin其实是追着脚印、折断的树枝和歪倒的草叶找到了这里。

Merlin怀着满心的愉快,推开了虚掩的木门,不出意外地看到两张惊讶的脸。

然而Merlin也没好到哪里去。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关闭了脑中的警报。不需要对方自报家门,就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Morgana Pendragon。

Merlin试图解释自己为什么闯进来打扰了姐弟二人互诉衷肠——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个时期Arthur应该和Morgana处于傲娇相处模式。说真的,Merlin挺怀念纯洁善良正直勇敢的Morgana。那个会保护德鲁伊男孩的Camelot公主,Merlin从未忘记过她,也很抱歉曾对她做过恶劣的事。

不过Merlin并不那么后悔,毕竟Arthur永远是第一位的。虽然他在千年之后找到无数种不必牺牲性命的方式,但如果再经历同样的险境,Merlin依然会选择Arthur。

然而在Merlin试图发挥他在Arthur面前永远拙劣的口才之前,Arthur以更加紧张的神色,开始向Merlin解释他的失踪。

“我……嗯……这是……Morgana……”

“你的姐姐?”

“你知道?Merlin……”Arthur清了清嗓子,“你是为我工作的,而不是我父亲……Morgana她……额,我们关系一直很好,她也只是偶尔找我叙叙旧,所以你没有必要告诉我父亲。”

看着Arthur一本正经解释的样子,Merlin低头掩饰着他温暖的笑意。没有任何画笔,能描绘出Merlin此时眼角细细的笑纹,那大约正蕴含着春日初阳那温暖而清淡的温度,像最和煦的抚摩,对春风,对微雨,对他的王。

Merlin已经猜到了足够多的事实,然而他只是微微躬身,做出承诺。

“我承诺,Arthur,一切为了你。”

Arthur大概也不大习惯Merlin格外正经的画风。他显得更加尴尬了些,却板起脸继续故作严肃。

“如果你不介意……”

“是的,Arthur,我忽然想起来,可以帮Gaius带点草药回去,请在这里等我。”

“半个小时就好,Merlin。”

 

盯着Merlin倒退离开的背影,和再次被虚掩的木门。Morgana转头看向Arthur。

“这个男仆,他可靠么?”

“Merlin?他脑子偶尔不太灵光,不过还是值得信任的。”

Morgana拍了拍Arthur的肩。

“对身边的人也要提防一些,Ulther不会喜欢你和我接触的。Merlin大概也并不简单,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找过来的。”

“那是我们的父亲……你还是要去学魔法么?”

Arthur习惯性地反驳了一句,语调却又低落下来。

“记得我那些预知梦么?我需要一个答案,而我的梦告诉我,留在庄园只能一无所获。”

“那可能真的只是梦。魔法,你知道人们是怎么看魔法的,包括父亲,他那么疼爱你,更甚于我。”

“我并不关心Ulther是不是又需要一只宠物来安抚他垂老的内心,我只知道他对着被头痛日夜折磨的我,宣布要把我驱逐出家族。看在你的份上,我不会把他怎么样,Arthur,但是别来管我们之间的事。”

转到Arthur身后,Morgana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不知是在嘲笑Arthur的天真,还是在碾磨记忆中Ulther冷漠的表情。

“我知道我没法劝动你。就像我有记忆以来,我都没办法劝你们两个改变心意,无论是你,还是父亲。然而离开家族是另一回事,Morgana,不仅是父亲,还有我,还有你过世的母亲。”

Arthur明知,语言对于Morgana和Ulther而言,最是苍白不过。其实她和Ulther的性格几乎如出一辙,同样的固执,倔强,同样一旦陷入自己的思维回路中,便很难走得出来。不过Arthur还是会继续他的无用功,因为除了他,或许就不会再有人来劝Morgana回家。

而他也同样知道,Morgana一直很渴望家庭。

“我是一个法师了,亲爱的Arthur,所以现在并不是我离弃了你们,而是Ulther放弃了我。他为了他自己放弃了我。一个法师,简直是家族耻辱。让我猜猜,族谱上的记录,应该是‘Morgana暴毙,卒年19岁’,对吧?看,是他抛弃了我。”

“不是的,Morgana,父亲他还在等你回来。”

Arthur试图继续他无用的劝说,然而和过去两年一样,不过白费口舌。

Morgana摆了摆手,阻止了Arthur。

“得了,我的弟弟,别在这儿跟我磨牙了,你的小男仆还等在外面。”

她把Arthur推出了房门,自己则施了个移形换影离开。Arthur回头的时候,只余一缕凉风,卷起微末的尘土与草叶。

不等Arthur伤感,Merlin便从林木掩映处钻了出来。他仿佛全然不曾察觉Arthur的苦闷表情,只是笑着收拢口水兜裹着的药草。

“怎么样,Arthur,和你的姐姐聊得如何?”

Arthur摇了摇头,表示他并不想讨论这个话题。

“如果你不介意,和我说说?倾诉总是会让人心情好一点的。”

Merlin依旧捧着药草,一副天真表情。他挠了挠后脑,却险些把药草洒出来。

Arthur注意到Merlin的窘态,不禁笑了起来。他皱着眉,表情嫌弃地帮Merlin叠好口水兜,以免药草真的洒了出来。

Merlin注意到Arthur的神色有所放松,也暗暗吁了口气。他的眼中仿佛水波流动,不知觉间便漾进了Arthur的心底。

“唔,那是我的姐姐,Morgana。她因为一些事情,和我的父亲闹翻了,离家出走,就这样。我想劝她回来,但是很明显,完全是白费功夫。”

“因为魔法?”

“你怎么知道,Gaius告诉你的?”Arthur自动为Merlin找到了借口,“那你就该知道,我的父亲不会允许一个法师回到家族,她肯定也不会放弃魔法。”

Arthur耸了耸肩,表情有些僵硬。他想让自己看起来毫不在意这些事情,但是显然他失败了。Merlin很清楚,家人对于Arthur的重要性,然而也不禁暗自苦笑,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然而对于这一家庭而言,事态终究要比千年之前缓和得多。要烧死法师的不是Ulther,而是英王,这大约是唯一一点值得庆幸的事情了。

Merlin斟酌了片刻,才谨慎地开口。

“别灰心,Arthur,总还是会有转圜的机会的。我相信你父亲还是爱着你姐姐的,一切会好起来的。”

他有点想问Morgana的魔法的事情,但并没有开口。现在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而且Arthur也未必十分了解。事实上,就以前的经验来看,无论出了什么事,Arthur往往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Merlin,你最好收起你的好奇心。我并不希望你过多的参与到这件事情中去。不是为了别的,无论是Morgana还是我的父亲,他们对你而言都过于……危险。而且你帮不上什么忙。”

Merlin全不在意Arthur的警告。事实上,他所做的绝大多数值得记住的事情,都比这个危险得多。而这些危险的事情,又往往都是为了保护Arthur。如果Arthur真的这么希望家庭和睦,而Morgana又没有以前那么富有攻击性,Merlin并不介意在暗中推一把。

但他像以前一样,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跟在Arthur身后,考虑应该什么时候告诉Arthur,他也会魔法。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