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盾冬盾无差】【短小清水小甜饼一发完】超级英雄的爱心创可贴【包子生快系列第三发【泥垢

今天看到了关于消防员,关于逆行者的文章,各种感动。感觉这大约也就是为什么一直爱着漫威,爱着这群超级英雄。虽然他们拥有各种能力,但是关于逆行者,那种愿意用生命守护什么的心,是一样的。

这篇文章是彻彻底底的小甜饼,希望每个逆行者,都能得到自己的幸福。也希望天津平安,死亡无法隔断爱与希望。

然而在下实在不会写小甜饼……吧唧都快被我写面瘫了。

【文中有Bucky打了超级血清的设定,不造算不算私设?】




“怎么了?”

听到Bucky在厨房呼痛,Steve瞬间放下钢笔,用四倍速冲过去查看。

“没事,切到手了。”

Bucky一脸淡定地竖起中指,血顺着指腹流下,沿曲折的掌纹最终滴在了地上。

Steve瞬间紧张起来,开始翻箱倒柜找创可贴,纱布,和止血药。

“果然不能让你进厨房,我平时都不怎么准备这些,天呐上回Nat给的那个医药箱去哪里了?”

好吧,从Bucky回来之后,Steve总是显得过度紧张。Bucky在一点一点恢复,然而Steve却还是那么缺乏安全感。按照Tony·不毒舌会死·Stark的说法,这叫做同居综合症。每当这时,Steve总是正气凛然地表示,这是正常的关心,但脸色却悄悄红了起来。

复联众:= =。

“我没事的,毕竟也打过超级血清……”

Bucky的声音很小。他并不太喜欢提起血清的问题。虽然对待Steve的反应还是有点迟钝,但是他也能看得出来,每次提到和Hydra有关的事情,这个大金毛一样可靠又可爱的家伙,就会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

Barnes中士不需要可怜눈_눈【他才不会承认,其实感受到被在乎,自己也有点小开心。

“啊,找到了!”

并没有注意到Bucky的回应,Steve终于翻出一个创可贴。而这时Barnes中士已经一脸淡定的把手指伸到水龙头下冲洗了。

“Bucky,这样冲有可能会感染细菌……”

Steve的劝说并不是对其他人惯用的强硬口吻,反而十分的和软,像是害怕惊吓到Bucky一样。他抓过Bucky的手,动作温柔得不可思议。

Bucky大约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待遇,便干脆把手指伸到了Steve的面前。血已经基本止住了,血渍也被冲掉,手指便又是白皙而圆润的样子。

但是,Bucky下一秒便后悔了。

他并不介意Steve给他贴个创可贴什么的,但是他很介意贴这么……娘炮的创可贴。粉嫩的底色上画满了桃心,还写了一句hail stucky……Cap你是认真的吗?Steve你是认真的吗?

好吧你赢了。Bucky Barnes很想发一条Twitter:今天的Barnes中士也很心累。

他半靠着流理台,抬起金属义肢蹭了蹭Steve的额角。

“嘿,我没事。”

感受到Bucky左臂特有的凉意,Steve才意识到自己贴了一个怎样画风奇特的创可贴。他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神色有些窘迫,又有点茫然。

“额,要不撕了吧,反正,你大概待会就好了。”

“不,留着吧。”

Bucky突然改了主意,觉得这个创可贴也挺好。

“你确定?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个样子的,也没必要贴这个创可贴。抱歉,我并不太会照顾人……”

Steve低头看看那个创可贴,又抬起头来,神情像是需要顺毛的大金毛。仿佛切伤手指的并不是Bucky,而是他。

Bucky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他已经能想起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碎片,关于过去,关于眼前这个人。那些回忆,伴随着自心底无端涌出的温暖,是他每个夜晚对抗噩梦,驱赶酷寒的光。

Steve总是会在他身边,无论是七十年前,还是七十年后。这个总会过度紧张,完全不像个超级英雄的家伙,总是会伸出手,一次又一次救赎着他的灵魂。

“那个布鲁克林的小子,打起架来从不知道跑,我得跟着他。”他曾经这样说过。七十年后,他又有了更多的理由,呆在这个人身边。

于是,Bucky轻轻地,吻上了Steve的唇角。

“笨蛋。你和七十年前一样做尽了傻事,一点都没长进。”

Steve的眼里于是绽放出花朵来,又像春天全然地复苏。他的神情仍是惶然的,却一点点,被巨大的喜悦所代替。

Bucky笑了笑,顺手抽出窗台花瓶里插着的那支玫瑰,举到Steve面前。金属义肢银白色的冷光与红玫瑰火一般的艳丽相映,有着奇异的风情。

“Steve,如果你不介意我并不是七十年前的那个Bucky,那么,和我交往吧。”

Bucky的话语,如果仅凭语调判断,仿佛更像是宣战而非告白。然而平淡的语气描述的含义,却令Steve全然无法自已。

“Bucky,你不用在意Tony的话,他就只是——”

“和我交往吧。”

Steve微微低下头,凝视着Bucky的眼睛。此时,爱意盈满了那对翠色的眸子,不复昔时冰雪覆盖的肃杀。

“好。”

于是Steve便亲吻着Bucky的眉心,又沿鼻骨向下,终于吻上了柔软的唇。

 

“队长别亲了,有任务。”

Tony的声音响得如此突兀,把两个人都惊成了大红脸。

“我的隐私,Tony……”

Steve呻吟一声,接过了Bucky的玫瑰。他们换上了战斗装备,奔赴战场。

 



你问以后?哦,然后他们就……谈谈恋爱结个婚,结了婚接着谈恋爱。



PS:生贺真的好打鸡血啊!!!包子生快√还有,你们想看爱心润滑油嘛?【滚

评论(2)
热度(13)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