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冬叉】road trip to paradise【丧尸AU】03【勤快得吓死自己系列

03

当然,事情往往不那么尽如人意。Rumlow倒是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带着美人和摇滚的飚到200迈的公路旅行,可惜事与愿违,没走几天就遇上了点小麻烦。

起因很简单,出于定期补充补给的需求,Rumlow带着Winter走的路线,往往会经过各个市镇。在丧尸灾变之前,有镇子就会有人。在那之后,有镇子就会有成群结队游晃在镇子上的丧尸。

丧尸这玩意,长相简直比后现代画作还要不可理喻得多。暴突的双眼,浑浊且泛着腥红色的眼球,褴褛的衣服,折断的腐烂肢体拖在身后,不论破坏力,单这模样也是世界末日级的。

Rumlow挥着棒球棍打翻一个丧尸,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没错,他们跑到镇子的商店里扫荡物资。结果本该守在车上的Winter没一会就进了商店。进来也就算了,他还没带足够的弹药。没带弹药也就算了,这家伙居然碰倒了一个货架。

丧尸的脑子并不是很灵光,眼睛也几乎完全报废了。然而或许是因为什么见鬼的补偿原理,这些怪物的听觉与嗅觉异乎寻常的灵敏,而且像小强一样生命力顽强。如果要避开他们,就得尽量保持安静。至于糊弄他们的嗅觉……Rumlow不想把自己搞得一身尸臭,真心的。

即使手中的枪没有了子弹,Rumlow的攻击力也相当高。虽然大部分时候没法一击必死,然而还是能大大延迟丧尸爬起来的速度。

当然,这点攻击力和Winter相比起来完全不够看。

沉默的青年平时看起来温顺得像只太阳底下打盹的猫,可动起手来当真让人没法不想起他的那些传说。Winter Soldier,苏维埃的幽灵,超级战士……他是当得起这些名号的。这时,青年已经脱掉了他的外衫,而露出内里穿着的作战服,与泛着冷光的金属手臂来。那条义肢的力量大得惊人,常常捏住丧尸的脑袋后,整条手臂便发出令人牙酸的咬合声,再转动手腕,施加力量,那近乎腐烂的头颅便爆裂开来,红色的血,白色混着黄绿色的腐败脑浆,颜色黯淡的坏死肌肉,也随之喷溅到四周。

Rumlow没法不注意Winter手臂上的红星。那极具苏维埃风格的图形,不仅让Rumlow想起关于Winter出身于苏维埃的说法来。然而Winter又是这样的年轻。

战斗中发呆可是十分危险的。等Rumlow反应过来,差点就被另一只丧尸从背后咬中。Rumlow骂了几句脏话,抓起旁边一个细长的灯管,敲碎了一端楔进了那只僵尸的眼睛里,把那家伙的脑浆搅得溢了出来。

得给Winter找几瓶机油润滑油什么的,溅上这么多乱七八糟液体,会生锈的。或许就用给枪用的那种也不错,反正都是武器。那家伙又喜欢使用大口径的枪械,还得备足弹药。不用担心后坐力可真幸福。

Rumlow又开始四下瞄着货架。Winter扔给他一截从货架上拆下来的空心金属支架,看上去比灯管好用的多。他便扔了那节被染得脏兮兮的灯管,改用了支架。一路打斗挪到枪支柜台处,Rumlow示意冬兵作掩护,自己翻进去,砸开玻璃展示柜,拿了个爽。

至于Winter进来是要找什么,他早就忘了。

 

再一路杀回到车上,后座几乎被Rumlow堆满了。

“下次记得带足弹药。”

Rumlow关上车门,再回头一看,Winter已经鼓成了包子脸。

“以前好像会有人来给我递武器……我不习惯。”

Rumlow觉得太阳穴疼得发胀。他倒是也能看得出来,Winter是极不会照顾自己的人,现在他算是知道了,超级士兵还得配置一个资产管理员。

再次意识到,自己好像用了什么奇怪的语词。Rumlow想着,大概又是记忆在恢复了。他撇了撇嘴,也没太在意,只是把满手的血蹭了Winter一脸。

“找个地方给你洗洗澡吧,看你脏的。”

 

于是他们就在这个不知道叫什么的镇子里驻留下来。Rumlow找了一间安全的公寓,带着Winter溜达了上去。超级士兵变成了超级后勤兵,搬着若干枪支弹药换洗衣物饮用水和食物等必需品,跟着Rumlow七拐八拐上了楼。

Rumlow检查过了,这间公寓的自来水还能用。只是小镇的电力系统已经被破坏得七七八八,热水是没希望了。他示意Winter去冲一冲,Winter又扯着作战服鼓了个包子脸。

“不会。”

Rumlow往过瞟了一眼,就看明白了。

“我操你在丧尸灾变后,该不会就一直没脱过这件衣服吧?”

瞧着Winter的神色,Rumlow脸上写满了四个字:当我没说。然后倒霉的雇佣兵当然得自己上手,去扒美人的衣服了。

嗯,还挺顺手。

连上衣带裤子扒掉Winter身上所有的衣服,顺带检查了一下,确定Winter身上并没有外伤。Rumlow就大手一挥放美人去洗澡,还提醒美人不要忘了沐浴露,而自己却观摩起Winter的作战服来。

这套作战服几乎将Winter的战斗能力发挥到了极限。各种储物口袋,装满了应对各种局面的小玩意——匕首、军刀、各种型号的微型炸弹与燃烧弹、备用通讯耳机、钢索、飞镖……基本能用来战斗的装备塞满了Winter浑身上下所有的口袋。而且作战服本身而言,其防御能力也是上等。

但是它大约只适合Winter Soldier。首先是它的负重,满载的情况下,大约只有Winter那样的力量才能毫不受其妨碍。其次,这套装备虽然能将战士的杀伤力发挥到极限,却仅仅注重杀伤力,而并不怎么考虑到其他情况,比如任务失败后的撤退。没有指南针,没有必备的药品,只能单向传递却自带定位装置的通信器,穿脱极其不便,需要他人辅助的结构……

Winter的背后是一个组织,而这个组织把Winter只当做武器使用。

武器。

这是Rumlow第二次意识到这一点了。

他不知道该表达怎样的情绪,是觉得理所当然,还是该愤怒。作为一个雇佣兵,他可不太喜欢别人把自己这么使唤。可是细想想,却又泰然接受。

仿佛事情本该是这个样子。

Rumlow啐了一口,懒散地躺在沙发上,等着看美人出浴。

事实证明,Rumlow的眼光相当不错,能从Winter当初脏乱的掩盖下,看出美人的本质来。冲了个凉水澡的Winter用浴巾围在腰上,湿漉漉地从浴室钻了出来。他略长的棕色发丝服帖地贴在两侧,还在往下滴水。浑身的血污被冲得一干二净,露出清秀而略显稚嫩的面庞来。他下颌上几天没刮的青色的胡茬,让Winter看起来更成熟了些,而不再那么……鲜嫩可口。

而现在,他头发上的水正沿着侧脸与脖颈向下滴落,汇聚在锁骨处,又因溢出而顺着分明的肌肉条理而缓缓滑落向下,直至被腰际围着的毛巾吸收,一路划过的痕迹才戛然而止。

美人出浴。

Rumlow觉得自己咽口水的声音大得简直能招来丧尸。他想吹个口哨,但只觉嗓子干涩得紧。好吧,枉他一直以为自己是直的,原来只是审美追求比较高。Rumlow满意地摸了摸下巴,坐起身来,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过来,我给你擦头发。”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Winter明明记得要遮一下马赛克部位,却不记得洗完澡要擦干身上?或者说这家伙记着的其实是把毛巾带出来,让别人给他擦?

Rumlow认命地抽走Winter手里的毛巾,开始给Winter擦头发。

Winter的头发,擦起来手感相当不错,顺滑又柔软。擦得半干之后,Rumlow便开始恶趣味地揉来揉去,可最后还是给他拢了拢,一并顺到耳后。

“这房子的卧室里有衣服,我看了一下,你大概能穿。先去穿衣服,我去洗澡。”

洗澡的时候,Rumlow还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太像个保姆了。

等洗完出来,Winter只穿了背心和内裤,提着他的作战服,站在浴室外面等Rumlow。

Rumlow想了想,没错,他不是保姆。保姆还有工资呢,他就是挂了个拖油瓶。

“别穿这个了,至少也等我给你洗一洗。去找几件别的。”

Rumlow下达了最新指令,Winter转身的时候,顺手拍了拍青年的屁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已经被Winter用最标准的姿势壁咚了。Rumlow愣了一下,伸手在Winter眼前晃了晃。Winter仿佛也只是下意识地举动,回过神后,便遵从Rumlow的意见,去找衣服去了。

等Winter离开后,Rumlow才慢吞吞地换上衣服。他的旧衣服没什么可留恋的,便一把烧掉了事。一块烧掉的,还有那个通讯器。自带定位功能的玩意往往没什么好事,把自己暴露在别人的定位仪上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Rumlow的优点之一,就是足够谨慎。

同样,他们也没在那间公寓里过夜,以防万一的必需品大多又原样搬回了车里。他们在那停留的时间足够久了,久得让Rumlow有些不太习惯。他给Winter刮了胡子,又找到发圈,把半长的头发在脑后束了起来。青年此时看起来又更加柔和明快了几分,作战服外罩的卫衣松松垮垮的,遮住了对方流畅的肌肉线条。

幸运的是,这次他们没惊动任何一只丧尸。


评论(4)
热度(24)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