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冬叉】road trip to paradise【丧尸AU】05

05

他们顺利地抵达了Winter看到的建筑之下,没有任何阻碍。那的确是一个秘密基地,然而却绝非属于军方或者FBI之类广为人知的机构。原因挺简单,因为好像没有哪个机构的标志是这样的鹰徽。

S.H.I.E.L.D.。

无论是Brock Rumlow还是Winter Soldier,都觉得这个标识似曾相识。Rumlow琢磨了半晌,从座位底下抽出了一份早已失效的资料。档案袋封面盖了两个字:绝密。

Rumlow将档案袋上的标识和墙上的那个对比了一下。

没错,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Strategic Homeland Intervention, Enforcement and Logistics Division)。

能把名称拼成一个单词,它的创始人也是很拼啊……

“这个组织……我没怎么接触过,至少我不记得。但是一直都有风闻,战斗力很强。”

Rumlow微眯着眼,目光流连于墙壁上的银色徽标。

“走吧。”

Rumlow嗤笑一声,背上了他整理好的帆布袋。袋子沉甸甸的,全是武器弹药。

彼处Winter已经一拳砸了下去,基地封闭的入口被砸出了明显的凹陷。全力几拳下去,厚重的防御已经完全解体,露出黑黢黢的通道来。通道两侧较低处闪烁着红色的紧急状况提示灯,警报的噪声不再刺耳,而显得有气无力。

Rumlow掏出探测仪,读数正常。他向Winter点了点头,递给对方一把突击步枪,自己则将手枪上膛,并打开了战术手电。

Winter各种炫酷地踏了进去。

一路通畅,直到核心地区。

看得出来,组织高层很可能在丧尸灾变爆发的最初时间,就已隔离了异变者,撤离了其余人员。至少这一路,他们没有遇到丧尸,只有几具被爆头的尸体,可能是最早产生了异变的几个丧尸。

处理得果断而冷酷。Rumlow决定欣赏S.H.I.E.L.D.这位不知名的上层。

核心区域的不畅通,并非是由于基地采取了种种防御措施。恰恰相反,他们直接炸毁了这一片区域。所有设备与资料尽皆毁于一旦,只有爆炸产生的烟尘回荡在空气中。只有紧急备用电源因为一墙之隔,而幸免于难。这分离防御措施可真结实。Rumlow忍不住去敲了敲钢铁的墙壁。

不过也不能算完全毁灭。空空荡荡的废墟中,一个巨大的金属舱体横躺当中。在Rumlow看来,那玩意很像科幻小说中描写的宇宙飞船上的单人睡眠舱,只是要简陋很多。银漆的金属外层,一个狭小的透明窗口,接缝处似乎还有铁钉。

而此刻,Winter的面目正在扭曲,慢慢凝固成近似于愤怒、惊恐、麻木、悲伤等为一体的复杂神情。

“Winter……Winter?”

Rumlow当然注意到了Winter的表情。他回头瞧了Winter一眼,伸手想去安抚对方,然而手还没伸到一半,一把枪口对准了他。

这个死法……有点猎奇。

当然,Rumlow并没有真的死得这么窝囊,也没真的被他精神失常的队友毙于枪下。

Winter及时抬起了枪口,摆出了想起往事的标准表情。

“冷静,蜜糖,想起了什么?”

“我被冻在了里面。”Winter指了指那个舱体,属于人类的手指似乎因无名的愤怒而颤抖,连声音也染上了近似的战栗,“我……我不是武器……不……去他妈的……九头蛇……美利坚……佐拉……不……”

Rumlow犹豫了一下,还是给了危险的Winter一个拥抱。

“喝点酒缓一下吧,你状态不太好。”

雇佣兵的拥抱仿佛带着魔法,每一寸接触都放松着超级士兵的神经。Winter的神色终于冷静了下来。他侧过头,深深地凝视着Rumlow那对蜜色的眼眸。

没等Rumlow开点带黄腔的玩笑化解尴尬的气氛,Winter就回抱了他一下,然后大踏步地走近冷冻舱。

还真是相当糙汉子的拥抱,Rumlow的肋骨都快被勒断了。

有一张便条放在冷冻舱上,一角被人用透明胶带粘在了金属外舱上。Winter接过了Rumlow递来的战术手电,手电的惨白光线照在便笺上。

Bucky…James Buchanan Barnes,AKA Winter Soldier,如果你还记得你叫这个名字的话。去宾夕法尼亚。遵循你的直觉,找到那里。我们可能会在那里碰面,不止我,可能还有Steve,Tony,Sam,Clint他们。找到我们。

——Natasha Romanoff

“你要去?”

“嗯。我得知道我是谁,Rumlow。”

Winter点了点头,神情依然显得有些阴郁。他得找到这个人,找到这个Natasha Romanoff,或者是其他人。谁都好,他得找到他们。

“我们该去哪?你知道的,总不能按着地图挨个城市搜索。虽然也不是真的不可能。”

“不知道。”

Rumlow又开始头疼了。

“把便条给我看看。”

Winter照办了。

“我们去……那个地方叫……科文盖普。对,科文盖普。”

“为什么?”

“答案相当明显。她把你的中间名首字母描了一下,还给了宾夕法尼亚这个提示。伟大美利坚第十五任总统,出生在宾夕法尼亚州的科文盖普。不过这个地方我不太熟,得看看地图。”

每回能在Winter面前占到上风时,Rumlow总是格外扬眉吐气。鉴于他在战斗力方面完全沦为了附庸,趁着Winter对很多事情还有点想不起来,表现一下身为雇佣兵的职业素养,算是Rumlow少有的乐趣了。

“嗯。”

再回到外面,阳光几乎耀花了他们的眼。Rumlow钻回车里,掏出地图,确定了线路。

“说真的,我要不要改口叫你Barnes,James,或者Bucky?说真的,你为什么会叫Bucky?”

“不知道——”Winter似乎对这个可爱的昵称接受不能,抬手就要砸车门。

“住手!!!!”Rumlow立刻提高了分贝阻止了他,“你上回敲坏的时候我修了好久!!!!别让我再修车了!!!!”

Winter悻悻地收回了手:“上回可不是这条胳膊。”

“是啊,我就该让你敲上去,狠狠疼一下。不过我很怀疑,就算是这条依然柔软的手臂,也能分分钟拆了我的车。所以——叫你James怎么样?”

“不,我是Winter。我能知道我是Winter,但是James……”

Winter没再说下去,只是固执地摇了摇头。不知为什么,Rumlow仿佛从他冷硬的神色中,觑见几分茫然与惶恐。

“算了,随便你。反正我叫着Winter还挺顺口的。”

不过……James Buchanan Barnes……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这个问题在他们找到那间安全屋之后迎刃而解。

这间位于科文盖普的安全屋,位置并不那么容易确定。即使以Rumlow之经验丰富,与Winter的直觉敏锐,也在城镇里兜了好几个圈子。感谢Natasha留下的那几个记号,它们一定程度上刺激了Winter的记忆恢复。

Winter大概来过这里,与那个Natasha一起。想到这一点,Rumlow略略有些不爽。

所谓的安全屋,也不过就是一间贫民窟里摇摇欲坠的破房子。虽然被收拾得很干净,但Rumlow一直在担心天花板会不会塌下来。毕竟Winter开门的时候,整个门框都被拽了下来。上帝作证,那个有暴力破门倾向的家伙,他可是难得从踏脚垫里翻出了钥匙,而不是一拳砸烂整个门锁。

令人失望的是,安全屋里空无一人。看得出,他们已经集体转移了。Natasha没有再在显眼处留下便笺或什么提示,但这里曾有人住过的痕迹相当明显,餐桌上甚至还放着一个牛奶罐子。

“我们可以分头翻找一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他们像是在躲着什么人,或者……什么组织之类的。”Rumlow提议道。

Winter点了点头。

于是他们把整间房子拆了个底朝上,然而除了一个画夹,别无所获。

Winter把画夹里唯一的一张画抽了出来。Rumlow还在四处检查。他匆忙回头瞥了一眼,只见上面画着两个二战时期的盟军士兵。

起初Rumlow并没有太重视那张画。虽然那张画像上的两张脸都很熟悉,但是素描风格的画像似乎不那么适合隐藏什么信息。

然而Winter又一次表现出了激烈的反应。青年轻轻将那张画放在客厅的茶几上,便抱着头跌坐在沙发上。劣质的单人沙发因为负重过大而发出凄惨的呻吟,惊了Rumlow一跳。

“Steve……Steve……”

有了几次经验的Rumlow表示,此刻绝对要远离Winter Soldier。记忆暴走状态的超级士兵简直自动开启武器模式,生人勿扰。他绕过沙发,拿起了那张画。

画像上的两个人,一个像Winter,不过要更年轻,也更天真。他在画里笑得如此放松,眉宇间是战士的坚毅,却没有半分阴郁之色。Bucky……Rumlow默念着这个名字,觉得很适合画中的人。

另一个人看着也有点眼熟,却并不是Rumlow认识的人。如果画像上那个人真的是Winter,那么另一个人大概是当时的战友。这家伙让Rumlow又一次想起他遇到过的那个金发警察,拎着个垃圾桶盖,想拯救每一个人。Rumlow当时还请他喝了一杯酒,为了他爆棚的正义感。

天呐,他已经开始怀念那个还有酒吧会偷偷开门的时候了。那个酒吧老板,后来也被丧尸吃掉了。Rumlow看见他的时候,他还没死透,一条腿已经被啃得只剩下骨头,半边肠子拖在地上。Jack赏了他一枪。

啊,Jack。他去了哪?Rumlow想了想,却发现记不太清了。他只隐约记得对方最后的那个眼神,盯得自己浑身发毛。


评论(4)
热度(17)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