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冬叉】road trip to paradise【丧尸AU】06

06


“画上那个人,是Steve Rogers。我小时候的朋友,后来我们……参了军。”

Winter的声音平静了下来。这是Rumlow第一次听到他如此平静地,讲述回忆。Winter的回忆往往都如同锋利的碎片,蓦然刺进混沌的脑海。每一次试图梳理失去的记忆,对于他而言,都是极大的痛苦。阴郁、灰暗、悲伤,如西伯利亚冬季永无止息的暴雪。Rumlow曾经劝说过他,放弃挣扎在过去那些记忆的无间地狱,放弃那些负担,重新开始。

Winter却说,不能背负起过去,未来也没有意义。

那是Rumlow听得最酸涩的一句话,他为此在开车的时候喝掉了一罐啤酒。

他可是从不酒驾的好雇佣兵。

Winter经常会讲述他能记起来的过去,和一些贯穿了这些碎片的猜想。他的音调是与神情如出一辙的苍凉,像踽踽独行的孤狼。

Rumlow并不喜欢用这样文艺或是中二的词来形容别人,可那样的Winter,真正让他嗅到了时间的痕迹。那样的Winter,真正像个走过了将近一个世纪的老兵。

于是Rumlow没有接话,只坐在Winter对面,安静地听着。

“我没记得他多少,”Winter注意到Rumlow的目光,只是摇了摇头,“只是觉得,很平静。我只想起来,我当时在107军团。还有,他很瘦小,他的妈妈叫……叫Sarah。别的……”

他又有点沮丧。

“别这么丧气,如果我告诉你,他可能还没死呢?”

Winter的眼睛仿佛亮了一点,却搞得Rumlow心里有点不痛快。

 “别这么看着我,不过我的确遇到了一个人,长得和他很像。那个家伙说自己叫Steve Rogers,是个金发大胸的警察。我们还喝了杯酒,聊了几句。然后——”Rumlow故意拖长了尾音,逗弄Winter,“然后他告诉我,他要去波士顿。”

Winter立刻站了起来。Rumlow冷了脸,懒洋洋地倒在沙发上,若有所思地看Winter生生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Rumlow确实在想一些事情。

比起James这个名字而言,Steve Rogers要响亮得多。大名鼎鼎的美国队长,二战英雄,又从外星人手中拯救了纽约,简直是新时代炙手可热的超级英雄。那么Winter的身份也几乎可以确定了,James Buchanan Barnes,咆哮突击队中唯一在二战中牺牲的成员,美国队长的左膀右臂。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个是怎么活到了现在,还这么年轻。但这两个家伙可是相当正派的人物,能进华盛顿特区史密森尼博物馆的那种。

而他自己,Rumlow几乎可以确定自己绝对不是什么正面角色。而且,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和美国队长打过一架。虽然只是些模糊的印象,但当时Steve Rogers穿着他那身家喻户晓的制服,自己好像也穿着制式装备。

当然,他没打过美国队长。不仅仅是因为什么正义必胜的鬼话,很明显,美国队长的战斗力可不仅仅是人数x4。

Rumlow的表情阴晴不定,Winter的耐心也终于消耗殆尽。

“你要不要和我去找Steve?”

“如果我说,我不去呢?”

Rumlow眯着眼睛,半抬起头,来回扫视着Winter。他眸中闪过阴冷的光,神情有那么一瞬间简直像是一条择人欲噬的毒蛇。

“你还玩你的公路旅行,我自己去找Steve。”

Winter其实底气并不是很足。虽然他的确战力非常,然而Rumlow的经验也很多次救了他们。而且如果Rumlow最初找个机会把他骗出车外,自己溜之大吉——Winter越来越能理解这类行为的动机,也十分感激Rumlow的收留。如果不是Rumlow的指导,失去了记忆的他可能根本没法活过一个星期。

“波士顿是座城市,你知道吧?我们从没进过任何大城市,你也知道原因吧?就算这样,你还要去?”

Rumlow的语调如此漫不经心,仿佛全然不在乎Winter的死活。

Winter沉默下来,再次开口,语气已是全然的凝重与认真,却没有了初时的半分轻莽。

“去。”

“走吧,我陪你去。”

Rumlow笑了笑,懒散地站起身来。仿佛他所做的决定并非是进行一场殊死冒险,只是赴一次浪漫的约。

“Rumlow……”Winter叫了对方的名字,却一时语塞。

他不是不疑惑的。波士顿可能存在大量丧尸,人类的闯入几乎是要冒生命危险的。而这一切,只是为了一个缥缈而微茫的希望。可能他们只是扑了个空,可能Steve半途改道了,也可能他已经死在了某次无名的战斗中。

Rumlow却依然决定陪着他。

“只是觉得,开车没有你会不习惯罢了。何况,去哪不是去呢。”

黑发的男人出言安抚着青年的不安。他随意走了几步,摆弄起桌上的白色牛奶罐子。拿起来摇了摇,却发现罐子是满的。

“喝不喝?”

被Winter拒绝后,Rumlow便拧开瓶盖,将牛奶倒进了下水道。排空了内容物的罐子被放在黑色的流理台上,便露出几圈白色的字迹来。

Bucky,给你留了Steve的画像。找到他,他失去了联系。然后向北,大本营会合。小心。

——Natasha

Winter开始担心起来。Rumlow将一切看在眼里,将画像夹回画夹里,递过了牛奶瓶。

“砸碎。”

Winter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却还是依言而行。线条流畅的玻璃瓶被钢铁的手臂碾得粉碎,又被Rumlow收集起来,倒出窗外。

“留下线索,可能会给他们带来危险。”

Rumlow不咸不淡地解释了一句,就往外走。事态可能比他所能想象的极致还要危险。以目前看来,Steve很可能与S.H.I.E.L.D.相关,甚至隶属于其组织。以S.H.I.E.L.D.其组织之行动果决,训练严密,背景神秘,那么Natasha身为其中一员,却可能受到威胁。那么造成威胁的一方,必然是与之对应的另一组织,或是战斗力相当强大的个体。

Winter向窗口方向望了一眼,沉默地跟上了Rumlow的脚步。

 

通往波士顿的道路不再那么一路畅通。愈靠近城市,便开始出现游荡的丧尸群。初时还是三三两两出没在某个路口,后来每一群竟都有至少十个。

然而这里的环境更加糟糕的原因,也在于丧尸出现了互相攻击与进食的现象。出于未知原因,灾变初期,所有丧尸都只能进食鲜活的人类。Rumlow甚至还遇到过饿得形容枯槁,完全丧失行动力,倒在路边的丧尸。然而互相攻击甚至进食,意味着在广大沦为无人区的城市,丧尸能够继续得以存活。而更令人忧心的,则是这种行为中体现出来的进化性。如果丧尸开始啃食动植物,甚至进化出神智……

Rumlow心底的不安愈发沉重起来。到了现在,他已经不能确定,当初带上Winter的决定是否正确。他正在被一只无形的手扯进若隐若现的巨大危机之中,无法脱身。无论是Winter追寻记忆的旅程,乃至丧尸灾变,他都已经无法以初心待之了。

然而旅程终究要继续。鉴于丧尸的优越听力,他们晚上无法再继续前进。而这又导致了物资消耗的加剧,车上储备的食水已经捉襟见肘。而一路上商店能提供的物资却越来越少,反而从几辆空车里能找出些余存。

当然,他们搜刮那些车辆的时候,都无视了被丧尸啃得白森森的骨架,和溅满鲜血的内壁。

终于,在又一次扫荡了多家商店之后,他们进入了波士顿。

波士顿并不那么像是人间地狱。四溅的鲜血已褪为古旧的褐色,除了少数人群集中处可见白骨,平常的街道甚至连丧尸也难见到几只。开着车在大街小巷游荡,只要避开偶尔出没的人影,便恍若置身空城。

然而这样的景象,却令Rumlow更加心生悚然。连最后染血的愤怒都失去的城市,如今只是一个徘徊人间的幽灵。

他们最终在西区捕捉到了Steve的踪迹。虽然只是一闪而过的人影,Winter却十分确定地打开车门追了上去,瞬息之间便没了人影。Rumlow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留在车里,在原地等待。

然而Winter最后也没有追上Steve。或者说,他甚至不知道他追上去的是人,又或者只不过是一只丧尸。只是,当他们追踪到Steve所暂居的地下室时,等待他们的依然是一间空房子。

一切痕迹显示,Steve刚离开不久。

Winter的表情十分痛苦。Rumlow却没有什么心情安慰他。原因无他,与上一座人去楼空的安全屋不同,Steve走得显然十分匆忙。他甚至没有功夫销毁资料,而是任由他们堆在一处。可以看得出来,Steve本打算集中烧毁之后,就撤离此地。然而Winter的追逐使他如惊弓之鸟一般急急离开,甚至来不及处理这些重要档案。

能够令Steve Rogers,美国队长退避三舍的存在……事情愈发扑朔迷离。

“我来挑,你把挑出来的文件搬到车上去。”

Rumlow当即开始翻找。首先是将极少数有特别标识的文档抽了出来,归为一沓。然后,则轮到了带有Winter Soldier信息的。然而对于堆积如山的文件而言,肉眼识别是一件痛苦而缓慢的事。当Winter已经将那些文件送到车上之后,Rumlow筛选过的还不足四分之一。

蓦地,巨大的危机感袭上心头。Rumlow当即就地一滚,立定时,原来所坐的位置已被子弹打成了筛子。


评论(2)
热度(12)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