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冬叉】road trip to paradise【丧尸AU】08

08

 

按照故事的正常走向,他们应该迅速而火辣地来一炮,表达自己内心激烈而丰富的感情。可惜Winter其实是个上个世纪的老古董,而Rumlow又并不想这么着急。

他得冷静一下,先考虑考虑。这事,和很多事。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以至于他几乎没法立刻接受。毕竟这并不是什么酩酊大醉之后的一夜情,而八成意味着要确定一段关系。

这对Rumlow来说可太可怕了,比丧尸,比子弹,比死亡,都要可怕。Rumlow从来都是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无论作为雇佣兵,或者是特战队长什么的。他不能站在阳光下,也不能牵着恋人的手在某个晴朗的午后压马路。他的仇人多得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不管什么人,和他在一起都是危险的。何况,雇佣兵本来就是个挺危险的行当,Rumlow也一直都有死在战场上的觉悟。

但Winter不同。他美丽,强大,危险,杀起人来简直是世界上最锋利的尖刀。Rumlow迷恋和他一起战斗的感觉,肾上腺素的飙升,多巴胺的加速分泌,几乎让他觉得像磕high了一样,有一种上瘾的错觉。但Rumlow也需要确定,在Winter吻他的时候,他的感觉是喜欢而不是上瘾。他也需要确定,Winter和他,他们彼此又是否需要这样多余的情感联系。

所以他们就是放平了座椅,牵着手睡了一觉。第二天醒来,两人带着黑眼圈,又开始研究计划。也不要小看牵着手睡觉这件事。这可是相当危险的浪漫,不留人守夜意味着对于黑夜中的危险毫无防备。当然,他们两个都不是能享受得起这种浪漫的人。所以说是睡了一觉,其实就是两个人一起瞪着眼睛守夜。

早上两人互相看着对方下眼睑的黑色,只能无奈地表示,这种浪漫真的不太适合他们。

他们又一次冒险进了波士顿。事实证明,Rumlow预测的危险完全应验了。这一路不再是干净而死寂。无数丧尸的尸体聚拢在那间狭小的地下室四周,身上没有多余的外伤,看得出来,下手的人每一枪都正中眉心。

当他们小心翼翼闯进地下室,堆积如山的资料却已消失,只剩下墙上地板上的弹孔,嘲笑两人晚来一步。

“操。”Rumlow愤愤地捶了一拳门框。这件地下室昨天被炮火摧残得不轻,Rumlow一拳下去,自己倒被掉落的灰尘与碎屑迷了眼。他使劲眨了眨眼睛,深感挫败。

“妈的,别让我再逮到这帮混蛋,否则老子拧了他们的脑袋当球踢。”

“你又不踢球。”

Winter把Rumlow噎了个半死。他翻了个白眼,勾着Winter战斗服上的系带,给了Winter一个湿漉漉的吻。他的舌头顺从地纠缠着Winter,任由对方啃咬着自己的下唇。

“你……亲了我。”

Rumlow显然比Winter更看得开,对于他们暧昧不明的关系,对于性,对于生命,对于很多。Winter却一脸接受不良的表情,虽然他才是先告白的那一个。如果那个吻也能称作告白的话。

“废话。怎么了,老冰棍连接吻都不会了吗?”Rumlow见Winter是这个反应,顿生兴致,索性把半个身子都靠了过去。

“那你是答应和我交往了?”

“如果你把昨晚那个吻称作告白的话,我得承认,我是挺触动的。”Rumlow耸了耸肩——不得不说,按他们的姿势,这个动作挺有难度,“不过我有说过我接受吗?”

Winter又露出疑惑的目光。虽然依然面色冷淡,但Rumlow几乎能看到对方内心那只小鹿试探地往前迈了几步,歪着头看着自己。随着记忆的不断恢复,Winter的性格似乎也随之而不断发生变化。从最初完全失去了情感与复杂思维能力的一片空白,到现在近似二战时的人格,虽然言行仿佛愈发逆生长,然而他的内心却在慢慢成长。

Rumlow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他挺乐意看到一个真正的Winter Soldier,完全版那种,而不是没有自我听凭摆布的木偶。何况这家伙动起手来还是那么辣。

“你总是问我,那你呢,你是怎么想的?”Rumlow似笑非笑,决定干脆把话题摊开来讲,“比如我其实真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好人。比如咱俩,当然,更可能是我,没准过一会就横死街头,被吃掉什么的。你现在可能还没记起来太多,但是什么时间、意外、生死、思维方式,爱情可是太脆弱了。”

Winter鼓着两颊,好像要说些什么,可Rumlow摸了摸他的脸,继续说了下去:“你看,你要只是看上了我的屁股或者我这张脸,这倒没什么。说实在的,可能相当长一段时间,咱俩也就只能看见对方这一个活人。我也不讨厌你,打一炮什么的我也不那么介意。可是……”

“可是什么?”Winter原是一直半垂着眼睫的,现在突然瞪了起来,倒真有几分煞气,“你考虑了这么多,顾及着这么多,可有哪个是你真正在乎的?”

Rumlow倒是被他给问愣了:“操,我有什么好顾及的……”

“你只是害怕了。”Winter的说话方式还是这么一阵见血,“你害怕了,Rumlow。Follow your heart, Rum。”

操,Rumlow可没被人叫得这么亲密过。他张张嘴,想扯些什么关于自己没有心之类的鬼话混过去。可是看着Winter的眼睛,看着那对仿佛最干净的天空与最澄澈的湖水一般的眼睛,他该死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皱着眉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来。他的手抖着点了几次火,终于把风中摇摆的火苗凑近了香烟,顿了一下,却又放弃了。他摇熄了火柴,只是把香烟凑近鼻子,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他抬起头来,神情是难得一见的沉重。

“你不懂,”他收着香烟,动作一丝不苟,“我队伍里曾经有个小家伙,临时的那种。他的名字,我已经记不太清了。那时候他还是个半大孩子,一开始只是给我们扛个枪啥的。后来我们玩了一票狠的,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孩子被对方逮住了,要挟我们。”

说到这里,他露齿而笑,露出了白森森的牙,像是毒蛇吐着信子,又想是强壮的头狼亮出锋利的犬齿。

“可我才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没去。一开始收到了那孩子求救的视频,我没去。然后是手指,耳朵,还有颗眼珠子。我都没去。后来听说,那孩子死得挺惨,被削成了人棍养在瓮里,三个月才死。收到消息的时候,我的副队眼珠子都红了,嗷嗷叫着要去拼个你死我活。我擦着他的耳朵放了一枪,告诉他,要是再往外迈一步,我就崩了他,就地埋了。”

Rumlow深深地看了Winter一眼:“我就是这么个人渣。如果是你,我可能也不会救的。通过昨天的事,你也知道了。还有什么人在这灾变的无人区活动,还是能把美国队长逼得不战而走的那种。他们的目的就是这些资料,很快就会猜到,我们可能拿走了一些。他们会追上来,我们不得不逃亡。但是我没法保证,我能一直拽着你。可能什么时候我累了,害怕了,就松手了。”

“我不需要你拽着我。”Winter看起来有些恼怒,“我不需要。而且,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可以放开手,你可以一个人走,我会追上你的。而且,如果是你陷入了危险,我会去找你。”

通过Winter的表情,Rumlow知道,这家伙是认真的。他是认真地甘愿在危险的时候被放弃,也是认真地愿意在自己陷入险境的时候,和自己同生共死。

“你是不是傻?能活一个是一个,留着命比什么都重要。”

“我又没说要和你一起死。我当然会把你救出来。”

操,Rumlow得承认,这样强大而锋芒毕露的Winter Soldier,简直能让人瞬间硬起来。他勾了勾嘴角,食指挑起Winter的下巴。

“成交。”



PS:字数有点少……今天心情不太好,更得太潦草,果咩。后天要交论文,然而还没怎么写……明天不知道能不能更出来……果咩……

评论(3)
热度(14)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