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殁

用爱发电。佛系武僧。混乱邪恶。
一个到现在都读不对自己ID的人。
一个一事无成的闹剧写手。
以上。

【冬叉】road trip to paradise【丧尸末日梗】11

11

 

Rumlow并没有机会观看Winter是如何一点点捏碎最后的幸存者全身的骨头的。当他从昏迷中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洁白的天花板,手指触摸到的是柔软的床单。右肋还在痛,然而骨折处已得到固定,只等时间令伤口慢慢愈合。包扎手法粗糙,完全是Winter的风格。Winter会处理伤口,这倒有些出乎他意料。这家伙的记忆全都是碎片,破碎到甚至不能记起一个完整的Steve Rogers。可他居然记得怎么照顾一个断了三根肋骨的仇人,而不是把他扔进丧尸堆里喂了那群恶心的怪物。

Rumlow任由自己以一种接近散架的方式瘫在床上,直到脚步声响起。他的肌肉瞬间绷紧,却又自暴自弃般颓唐地放松下来。

他又打不过Winter。

青年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椅子拖动的噪声在空旷的病房内回响。“你昏迷了三天。”他盯着Rumlow,冒出了这样一句话,便不再开腔,只是将塑料袋中拎着的食品一样一样放在床头的铁柜上。

如果不是青年身上尚泛着丧尸腐烂血肉的恶臭,Rumlow几乎要以为一觉醒来,世界就回归了秩序,而Winter只是去隔壁超市买了点速食。

然而事实比那坏得多,也好得多。

虽然Winter还是冷着张脸,浑身还沾着腐败变质的血液,可这家伙端出来的饭盒里,竟然是冒着热气的蔬菜汤。他扶Rumlow坐了起来,又递了一个面包过去。

Rumlow讷讷地接了过来。吞咽之间,肋骨处还在疼痛,Winter身上糟糕的气味也让他食不下咽。可他还是努力吞食着,缓慢而沉默。

直到Rumlow用面包边刮干净了剩下的汤汁,他们两个还是没说话,一句话都没说。Rumlow以为Winter会很激动的质问他,又或者是揍他一顿什么的。

可什么都没有。Winter就那么盯着床尾空白的病历卡,一言不发。窗帘拉开,可以看到下午两点的太阳。日光晴好,耀眼的光线撒进这间病房,映得床单更加干净了,像Winter刚才看他的眼神。

干净得让Rumlow浑身不舒服。

他把心一横,将饭盒放回床头柜,清了清嗓子。

“你有什么要问的要说的,都说吧。打我一顿也成,把我丢出去自生自灭也成,这么不说话是干什么?”

Winter扭了扭头,看向Rumlow。他的脖子似乎都僵直了,Rumlow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到了骨头锈住的声音。他的目光还是干净得过分,几乎算得上一片空白。

“我……没有。”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语气,介乎欲言又止与神游天外之间。

由是,Rumlow更加参不透Winter的想法:“你不想问我,为什么没告诉你我是Hydra的?或者你不生气我在Hydra的时候,对你的遭遇无动于衷?或者我可能还是在利用你,从遇到你的第一天开始,就是在利用你保命。”

他的表情很是懒散,面上带着笑,似乎毫不担心Winter暴怒之下拧断他的脖子。就好像他只是在谈论Winter的手艺或者明朗的天气,而非字字诛心。

Winter摇了摇头,还是不说话。他收拾了餐具,就往外走去。

操,这是什么意思?Rumlow愈发摸不着头脑。然而他也没有心思再琢磨下去了。黏黏糊糊的猜猜看游戏不适合他,如今的局面,拖延下去也并没有什么意义。Winter对他的好感总有一天会消耗殆尽。与其那时狼狈逃命,还不如现在走得潇洒一点。他不是不留恋,也并非对Winter情义全无。

可他是Rumlow,他就是这个样子。他可以在Winter差点掐死他的时候,给Winter挡下一颗子弹,却不想利用对方最后的温情,再磨蹭着赖在这里。

Winter的情感,值得更好的人,而他只是个混蛋的亡命之徒。

按了按断骨处,疼痛程度尚可以忍受。他便索性掀开被子下了床,忍着疼收拾起行囊。他没法带走太多的东西,也不打算带什么。他们现在所有的食水武器,主要都仰仗着Winter的武力。这家伙一激动就恨不得把子弹都打空,以前在Hydra的时候武器充足,自然可以任性一把,也就没人注意。可到了现在的地步,没有后援,没有后勤保障,弹尽粮绝的下场不言而喻。

他得把这些武器,连同那辆越野留给那个笨蛋,就当是分手礼物了。

那辆越野才是Rumlow最舍不得的。车的来历他不太记得了,虽然不是Hydra黑科技改装的产物,可也是军用标准,他又自己改装过,零零碎碎地堆出来,几乎算是半个家了。可Rumlow不该有什么家,他是个雇佣兵,现在就是个满世界乱窜的亡命徒,羁绊也好,情感也罢,无聊的游戏,玩一次就够了。

这回他可以换一辆轿车,可能没那么结实,但对抗三两个丧尸也不成问题,而且更舒服。

Rumlow翻箱倒柜,却只往背包里塞了一天的食物,和一把军刀。

是Winter贴身常带的那把Gerber Mk II。

该走了。

Rumlow胸腔阵阵闷痛,他将之归结于骨折,并尽量走得平缓些。终于快挪到楼梯口,却从旁边钻出来了Winter。他端着的饭盒还在滴水,却是正在洗碗。

Rumlow没见过这样的Winter,就是在史密森尼博物馆也没有。他一时眼边有些发涩,低下头去,便要快步离开。Winter扯住了他外套的衣角。

这样的Winter,眼睛深处像个怕走丢的孩子。

“你这样,也没用啊。”Rumlow拽了拽衣服,没拽动。这件黑外套他还挺喜欢的,不打算让它葬身于Winter的手中:“你既然都想起来了,还愿意放我一马,又何必在纠缠。”

“别走。”

Winter抿了抿嘴唇,又重复了一遍。

“别走。”

“这就没意思了。你要真想报仇,大不了拿你后腰别的那把手枪,对着我的头开个洞。我这点能耐,也就给你添几个血道罢了。但要非得玩这种猫捉耗子的把戏,就没劲了。”Rumlow拔出了军刀,却半点没有战斗欲望,“所以,就看在你操了我那么多次,最后一次还把我搞得高烧,而我这一路好歹也算是照顾了你的份上,让我走吧。”

这差不多已经是Rumlow能低声下气的极限程度了。Winter的态度暧昧不清,他也就存了几分侥幸。可看来他的幸运值已经用完了。可Rumlow并不觉得后悔。他的确挺喜欢武器,否则当初也不会瞒着Pierce,在Hydra派他们出任务的时候,把Winter带上了床。

可是,Winter会觉得很恶心吧,和Hydra的人搅在一起。

Rumlow又去摸口袋。当然,这次真的掏出一包烟来。他弹出一根叼在嘴里,还没点火,就让Winter掐了。

“你伤还没好……别走。”

“你他妈中间名是‘复读机’吗?除了这句话,你还会说什么?”Rumlow无名火起。

“你以前说过的,”Winter突然开口,“你以前说过的,如果我能原谅你……以前我是个杀手,而你是个S.H.I.E.L.D.特工的时候……”

“那不一样,那些都他妈是假的。我是个满手血债的反派,还是洗不白的那种。你现在不觉得有什么,那是因为新鲜劲还没过。你从Hydra那时候新鲜到现在,是因为每回都会被……洗脑。”

Rumlow不喜欢这个词,甚至隐约有些恐惧。陌生的幻觉袭上心间,隐隐然带着几分解脱。

“你还说过,要送我去那个大本营。”

“好。”

Rumlow的打断,倒让Winter愣住了。

“你……同意留下来?”

“这我可没答应过。我们只是还按照原来的约定,我把你送过去,然后一拍两散。”

  Rumlow笑得像只狐狸。这算是他最后的放纵,对自己,对Winter。Winter应该永远保持武器的锋芒,而不该被生活琐碎绊住手脚,跌落凡尘。至少,若有他陪在身边,Winter依然可以如昔日般简单而强大,他也可以最后放任自己的那点晦暗不明的心思。

“行程由我来定。”

  Winter想了想,提出一个条件。

  “你想去哪?”

  “我想起来一些地方,想去看看。”

  “成交。”

  Rumlow能理解这个。对Winter而言,进了极北的大本营,可能就再没有机会看这个世界,也没机会再看看那些只存在于回忆中的风景,哪怕只剩断壁残垣。就像他打算去废弃的Hydra基地回顾一下历史,如果Winter想去布鲁克林转转,他也决然不会反对。何况又有Hydra追兵在后,走得随心所欲一点,也可以甩掉这些灾变后的残次品。

  奇怪的是,Rumlow一点都没想念Hydra,也没有把Winter回收的打算。

2015-08-29 /  标签 : 美国队长2冬叉 5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