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冬叉】road trip to paradise【丧尸末日梗】12

12

 

这一年的雪来得格外的迟,迟得令Rumlow曾经以为秋天将永远继续下去。

然而冬天终究到了。

上午出发的时候,天就阴得厉害。待到中午,乌云便积满山巅,风冷飕飕的。下午两三点,就飘起了雪。Rumlow裹了裹外套,躺在Winter身边,迷迷糊糊地算着日子。

因为骨折,Rumlow又在医院躺了几天。他诧异地发现,看似严重的伤势竟以非人类的速度好了起来。这意味着,他肯定有什么还没想起来,但Rumlow并不那么在乎。毕竟,伤口愈合,就意味着终于又能钻进他的宝贝车里了。这几天里,他和Winter一直保持着一种奇怪而尴尬的关系。两人形同陌路,却又默契十足地过着一种近似于夫妻日常的生活。

说真的,他受够了这个。

Rumlow已经算不太清日子了。或者说,他也没法真的搞明白。但他看起来也不太在意这个。他更在意的是刚刚讨论商定下来的路线。让他意外的是,Winter并没打算去看什么布鲁克林街景,美国队长故居,史密森尼博物馆之类的地方。大概对方对于恢复记忆这件事,并没有他这么不熟练。

Winter要去神盾局总部,去三曲翼大厦,去华盛顿,这才是有意思的部分。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会折向Hydra残余完全无法预料的方向,意味着这家伙还有什么事情没想起来,也意味着……

也意味着他们会在一起呆更长的时间。

Rumlow将一条手臂横档在脸上,表情说不上是绝望更多,还是暗喜更多。他不断在心里咕哝着“这可太糟了,真的,太糟了”,可嘴角却不自觉地翘了起来。

Winter在开车。或者说,他用十分之一的注意力查看路况,百分之百的眼睛粘在Rumlow身上。Rumlow最讨厌的就是这个:他不和你说话,却又一直用幽怨的目光盯着你。

Hydra没再追上来。或许是没想到他们会在同一个地方呆那么久,或许是没把他们得到的那点资料放在眼里,又或许是从哪位尚在的前辈口中,知道了Winter Soldier的大名。这帮家伙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没再给他们带来任何麻烦。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依然执行绕路计划:芝加哥——大峡谷——华盛顿——枢纽——冷库基地,最后直奔那个还不知道在加拿大哪个荒野上的秘密基地。其中和S.H.I.E.L.D.有关的地方,都出自Winter的要求。Rumlow加上了芝加哥和大峡谷。芝加哥有Rumlow的小金库,储存了不少武器。

至于大峡谷,Rumlow只是想去看看。这并不能算是任性,充其量是“死前要做的事情”清单上的一条罢了。去看看不曾被硝烟与炮火掩藏的科罗拉多大峡谷,其实是件挺浪漫的事。

Winter又在盯着Rumlow看了。

Rumlow被他的目光引得无名火起,索性起身坐直,恶声恶气地道:“看什么看。”

Winter终于别开了目光。他慢吞吞地从座位旁拎出一瓶水来。Rumlow下意识便接了过来,拧开瓶盖,递到Winter嘴边。

Winter就着Rumlow的手牛饮了半瓶下去,露出柔软而又小心翼翼的笑容。

“呃……谢谢……我是说……”

这好像是Winter今天和他说的第一句话?Rumlow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James,你这几天到底怎么了?”

“没、没怎么。”

Winter倒仿佛更讶异且困惑,不解地眨了眨眼。

Rumlow吃不准Winter是在故作茫然,还是真的对过去几天两人间诡异的气氛一无所察。前者属于Bucky,后者属于Winter。Bucky是20世纪四十年代反抗德国纳粹的英雄,美国队长的左膀右臂,而Winter是Hydra的……不,Winter是他的。

他曾爱着Winter因多次洗脑与冰冻而形成的直白思维,那会让他想起Winter诞生的地方——西伯利亚的无尽雪原。

他现在依然爱着。

“Winter?”

“嗯?”

Winter控制不住地转过头,意识到后又立刻撇了回去。Rumlow仿佛觑见了对方带着讨好的笑容,却又怀疑是自己看错了。

“Winter……莫非,你喜欢我这么叫你?”

“是啊。”

Winter努力装作淡定的样子,但在Rumlow眼中,也就只剩下“装作”了。这家伙还真是他的Winter,就连别扭的原因也这么坦率。

“所以你不理我,就是为了这个?”

Rumlow实在有些心累。他只是以为,Winter大概并不喜欢这个武器编号一样的称谓,所以想让这家伙心里好受一些。

“不,只是有时候……有点反应不过来。很久,”他说,“很久没有人这样叫我了。”

Rumlow愣了一下,捏了下鼻子。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好好开车。”

“你是在感怀吗,Rumlow。”

“操,你赢了,没错我年纪大了容易感伤,可以了吗?”

Rumlow觉得刚才自己完全想多了。如果能有机会,而且Winter不会报复回来的话,他想狠狠踢这家伙的屁股。

 

旅程由此而轻松了很多。当然,他们的关系并没有立刻修复到Winter找回记忆之前的程度。Rumlow依然抱定分道扬镳的心思,而Winter大部分时间依然表情阴沉,沉默寡言。只不过他们至少能够正常的交流。Rumlow挺满意这个状态,既适合彼此相处,又不大会在分别时,搞出什么依依惜别的戏码来。

路线的第一站是芝加哥,离密歇根湖很近。而五大湖地区正是Rumlow遭到伏击的地带。考虑到Hydra残余,他们并没有原路返回,而是向南绕行了一段,避开了有可能设伏的路段。

进入芝加哥的过程比波士顿稍顺利了一些。倒不是说芝加哥的丧尸由于某种原因而灭绝了,只不过这里的丧尸似乎没怎么进化,而Rumlow与Winter有了之前的经验作为辅助,又十分谨慎。

伴着夕阳的余晖进了城里,Rumlow一路驶向北区。一路上的建筑,都表明其旧主人的优裕生活。当然,它们现在都只是无主之地,顶多偶尔会有几只丧尸寄生其中。

“我以为你会把安全屋设在……贫民窟之类的地方。”

“为什么?”Rumlow罕见地露出明白的哂笑表情,“这可是我的私人军火库,又不是什么随便找的安全屋。这帮脑满肠肥的白痴,才不会想到他们是在和一座军火库做邻居。要是搬到南面……呿,恐怕没出三天就被那帮精明鬼偷光啦。而且现在看来,这还有个好处,”他向Winter眨了眨眼,“这样的地方居住密度小,我们碰上丧尸的几率要低一些。”

正如Rumlow所言,这一路都很顺利,没有一只丧尸堵路。直到把越野车停进别墅的车库,Rumlow简直要为自己的机智而干一杯了。

“我们可以在这呆一夜,小蜜糖。我遇见你之前,在这储存了一些面粉、调料之类的。我们有足够的饮用水,我可以奢侈一下,给你做点热乎的东西吃。”他的嘴角轻微上扬,语调欢快,“说实话,这里其实有家店的意式烤牛肉三明治特别好吃,可惜了。不过我们可以去扫荡一下,看能不能搞到牛肉,我可以给你做一点。而且你知道吗,卢普区有一家店Wishbone。我的外号是Crossbones,这个你记得吧?”

Winter站在门边,看着在厨房里打转的Rumlow。后者此时正挨个柜子检查他的私藏,看有没有遭到破坏。

当然,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看得出来,Rumlow将此处经营得很是用心,无论是武器的完备,安保措施的到位,还是这些生活细节之完善。Winter甚至开始想象Rumlow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做早餐的样子了。

然后他打了个冷战。

倒不是说Rumlow相貌粗犷,看起来会炸掉厨房。与此相反,Rumlow的眉目生得深邃而富有风情,一顿浪漫的晚餐看起来和他登对极了。不和谐的是Rumlow的性格。考虑到他们一路上拿的食物都是开袋即食的风格,Winter深深地觉得,Rumlow应该是不怎么会做饭的。

事实上,Winter很快就被打脸了。

Rumlow做了意大利面作为晚餐。其实意面工序相当简单,而由于原料的匮乏,他们的面里只有Rumlow带回来的一根胡萝卜。据Rumlow回忆,这根萝卜还是长在野外,他前两天下车的时候顺手扒拉出来的。

当然,最令Winter惊讶的地方在于,面条是Rumlow自己做的。面对Winter极为震惊的目光,Rumlow表示面当然要自己做比较好吃。

虽然胡萝卜很老,但这并不太妨碍面条有相当不错的味道。而对于只会用热水冲蔬菜汤的Winter而言,这样的手艺已经足以让他膜拜了。热的,而且很好吃,这就足够融化Winter Soldier其实并不那么寒冷的内心了。


评论(6)
热度(18)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