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冬叉】road trip to paradise【丧尸末日梗】13

13

 

可惜第二天早上的烤牛肉三明治计划失败了。原因无他,想找到一块新鲜的牛肉,可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于是Rumlow顶着Winter幽怨的目光,面不改色地递给他一罐咖啡。Winter舔了舔嘴唇。

“我要喝牛奶。”

Rumlow听到这句话,便神色古怪地打量Winter,以确定这并不是一句黄腔。Winter最近的性格简直在七十年前的Barnes中士与七十年后的Winter Soldier之前随机转换,这也是他之前一直没有意识到Winter那点小别扭的原因之一。

“没有。”

“Rumlow——”Winter便拖长了尾音唤Rumlow的名字,可依然面容平静,语调冷淡。

“撒娇也没用。”

“哦。”Winter便淡定地拉开易拉罐的拉环,好像他从来没有用那种可怕的语气撒娇一样。

真可爱。

Rumlow一面吐槽着自己愈发扭曲的审美观,一面目不转睛地观赏Winter舔掉嘴唇上的一圈咖啡渍。鉴于下一站目的地相当合他的心意,Rumlow决定再多看几秒Winter的脸。

凶悍如猛兽的越野车再次满载上路。被Winter强行欠了一个三明治的Rumlow随着音乐的节奏在方向盘上轻轻打着拍子。大峡谷算是他眼里这趟旅行最值得期待的亮点了。无论当做风景观光,还是当做两人的怀旧之旅。

Winter在这里搞过伏击,Rumlow也陪着他。就是很普通的那种任务,等着白痴勇敢无畏地一头撞死在名为Winter Soldier的墙上。那几乎称不上一次战斗。

当然,Rumlow的怀旧重点也不在这里。只是一次平常的外勤,不是第一次,不是最后一次,简直乏善可陈。而唯一值得怀念之处,大概就在于他们在一个帐篷里,第一次做爱。

那大约……大约是洞察计划的七年前,当时Rumlow可能才20岁出头,也没有现在这么深邃的眼睛和性感的胡子。Winter却没什么变化,还是万年不变的冷淡娃娃脸,半夜睡不着就起来擦枪。

敌人在Winter Soldier面前毫无战斗力可言,就像某种弱小的蝼蚁,瑟瑟发抖,妄图用最谄媚的言辞打动Winter,最后被撕成了碎片。

Winter还是那么火辣而性感。他冷酷的一举一动落在Rumlow眼里,却唤醒了新任资产管理员对性与服从的欲望。和武器挤在一个帐篷里的Rumlow用青涩的崇拜目光望着Winter,痴迷地亲吻铁壁上的红星。

那红色如鲜血与烈火般耀眼。

而就像前不久Winter上了Rumlow一样,武器毫不留情地将管理员按在地上,撕掉他的裤子,进入了他的身体。满含疼痛与流血的暴力性交,让Rumlow在任务结束后申请了一周的休假来保养他的屁股。

大峡谷,战斗,性爱,死亡。真是致命的浪漫。

关系没有被上层追究。武器被他维护得挺好,没有多余的思想,战斗力依然得以保存。Hydra所在意的不过如此,至于那些私下的勾当,当时尚未独揽大权的Pierce便用来换取了Rumlow的忠诚。

毕竟那是Winter Soldier,九头蛇的最强武器。对强大的力量迷恋与拜服,并不违背九头蛇的信条。

可惜,好景不长,还没等暧昧的炮友关系最终明朗化,Winter便再次被冰冻起来,Rumlow开始独立出外勤任务,后来又被派到S.H.I.E.L.D.做卧底。直到武器再一次解冻,却还有那么一点记得他,这段混乱的关系才得以挑明。

然后他们进入了可以勉强称之为“交往”的诡异关系。

Rumlow就记得这么多。但对他而言,也足够了。这足够他用来回忆,并且与丧尸灾变后的短暂欢愉相互印证,从而自我安慰Winter至少曾喜欢过他,而且并不只是因为他的屁股。

他闭了闭眼,把自己从毫无意义的哀怨中拖了出来。

大峡谷的风光的确令人怀念。裸露的赭色土壤,破碎风化的岩石,顽强而冷硬的植物,浩荡奔涌的江流。Rumlow举着望远镜,眺望着他们曾战斗过的险峻山崖。

“你还记得多少,对这个地方?”

Winter犹豫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由于反复的洗脑,他在Winter Soldier时期的记忆依然破碎而晦暗。被强化的往往都是诸如电击洗脑的痛苦,或者杀人时满目的血腥。Rumlow算是最好的那一部分,但依然敌不过痛苦。只不过,关于这个,Winter完全没有告诉Rumlow的打算。

“没什么可在意的。我们来过这里,就这样。”

Rumlow想来大峡谷转转,也不过是一时兴起。这里对他而言,是很重要的地方,对Winter则未必。随着时间的推移与记忆的恢复,想必Winter的人格也会逐渐完整,到那个时候,武器将不再需要他的管理,他也可以继续逍遥。

看,Rumlow有时候还是挺有责任感的。反正无论别人怎么想,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内心终究有那么点苦涩。

“是吗?”

Winter持以怀疑的态度。Rumlow不太对劲,和往日比起来,现在的他简直太消极了。可Winter并不太会安慰人。最终,他只能默默递过去一罐啤酒。

气氛陷入莫名的尴尬,连四处游荡的风都格外沉默起来。

Rumlow接过了罐子。他歪着头打量Winter,黑色的易拉罐在两只手上来回抛着。他是应该叹息的,或者更夸张一点,背诵几句浪漫而凄美的情诗,轻巧地化解这段不可言说的沉默。这并不难。

可Rumlow还是在玩那个罐子。啤酒罐被他攥在手里,不那么结实的铝罐微微变形,凹陷下去。他想冲Winter大喊,质问这个家伙,凭什么想不起来这些,想不起来那些好一点的过往,还是,根本就不愿意想起来。

可他没这么做,那太不像Rumlow,又太像个小姑娘了。

于是Rumlow站起身来,把那个罐子丢向谷底,转身走了。他不想再看着Winter了,那家伙铁定会露出那种茫然无措的天真表情,好像完全无辜一样。

操,当然,现在这种状况不是任何人的错。不是Rumlow的错,也不是Winter的错。

只是命运,把他们两个推到了一起,又强行分开。

不,这甚至不能说是强行。如果非要用一个合适的词来概括,大约是“捉弄”。

 

事实证明,Winter,也可能只是Bucky的那部分还是挺聪明的。于是,等到Rumlow的视野中再次出现Winter的身影,就是Winter可怜兮兮地举着面包,把他的帐篷掀开一条缝,问他要不要吃饭的样子了。

Rumlow简直要怀疑,这个Winter会不会是个克隆体,或者别的什么生物。他以为控制着不把自己揍一顿,已经是Winter情绪控制的极限了。Winter现在的表情分明就是被欺负了却又只能忍气吞声的高中男孩。

说实话,Rumlow宁愿Winter干脆把他压墙上,一记膝袭把他打成内出血。至少那绝对是Winter的作风。而现在,对方的表情太Bucky了。但他又没法拒绝Winter的好意,只能勉强笑着接过食物,说几句客气话。

大峡谷观光就是个错误,彻头彻尾的错误。他从一开始,就不该对这次妄想之旅抱什么希望。Rumlow一个人坐在昏暗的帐篷里,回忆着曾经的夜空。

和曾经的Winter。

那个说话腔调总是混着俄语的家伙,这次大概是真的不在了。

他简直不想出帐篷,可这当然行不通。他只能小睡一会,然后代替Winter守夜。他们得点着篝火,驱散野兽和丧尸,顺便还能烤些东西来吃。

像过去一样。

Rumlow的脑袋已经开始发胀了。他从来没如此清晰地意识到,他和Winter,他们曾这般深入彼此的生活与战斗。不经意间,便处处是酸涩的回忆。甚至他们的感情,也是这样,只有在失去之后又回想起来,才能品尝到其中的美好。

昏昏沉沉地睡了一会,Rumlow抬手扒开一条缝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Winter似乎又忘记了点火。也说不定他是故意的,考虑到他喜欢黑暗多过守着一簇火焰。

简直像头凶兽,哈?

揉了揉眼睛,Rumlow爬出了他的狭窄空间。状况比预想得要更糟糕一些,Winter不在。Rumlow倒不担心Winter会自己一个人溜之大吉。那家伙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智商,技能点全都点到了战斗方面。

略作思考,Rumlow决定去把闹别扭的大龄儿童找回来。今天的确是他单方面情绪不稳,给两个人的合作带来了麻烦——他们可还得一起抵达极北的大本营呢。

整理好随身装备,Rumlow借着月光,逐渐以他们的驻扎点为中心,扩大扇形搜寻范围。他没有立即使用战术手电。一来电力已经成为了比较珍贵的一次性能源,二来他担心过强的光线会招致不必要的麻烦。

他们停留的山崖后方,是干燥的树丛。树木略显稀疏,不少都已经枯萎。残雪零星地挂在嶙峋的枝干上,反射着冷色的光。

真他妈的冷。

Rumlow哈出一团白色的雾气,这才意识到自己穿得有点少。他裹了裹外套,四处扫视着,查看Winter的痕迹。那毕竟是Winter,如果Winter不想被找到,就一定能悄无声息地消失于你的视域范围。

但是很显然,这回,他没打算潜伏。那家伙爬上了这里最高的一棵树,瞭望着远方。他的作战服蹭上了泥巴和融化的雪水,显得有些脏兮兮的,却完全不曾妨碍那精致的容貌。

精致得像是Bucky,而不是Winter。

Rumlow的到来仿佛并没有打扰到他的神游物外。直到Rumlow一脚踹到了树上,震颤起来的树枝才打断了他的视线。下意识地,他迅速地顺着树干下滑,还未来得及辨识目标,金属手指便屈起使出一记锁喉。

Rumlow倒也有心打一场。他侧身避过了Winter的突袭,从后方扑了上去,试图用肘部锁紧Winter的脖颈。Winter微微屈身,拎着Rumlow的手臂便是一个过肩摔。

还是和过去一样快的速度,一样迅速的反应能力,和一样野蛮的力道。

Rumlow被摔在地上,却一时也懒得起身。Winter仿佛此刻才辨识出来人,生生停住了接续的肘击。Rumlow懒散地笑着,推开Winter的手肘。

“冷静点,Soldier,是我。”


评论(9)
热度(24)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