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冬叉冬】告解【清水短小一发完】

深夜60分产物´_>`


天气依然阴沉,教堂像静默伏在雪原间的巨兽,阴森冷厉。

  James站在门口仰望着教堂的尖顶,半晌,才踏进阴影之中。他讨厌告解亭,逼仄,昏暗,像封存的冷冻舱。但他无处可去,也无人可诉说。

  “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阿门。”

  他并没有如教徒般,虔敬跪立。神父也似乎畏怖于那条银色的手臂而漠视了他的无礼。

  “神就是光,在他毫无黑暗。这是我们从主所听见,又报给你们的信息。我们若说是与 神相交,却仍在黑暗里行,就是说谎话,不行真理了。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 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求神父降福,准我罪人告解,我上次告解到现在……可能有几十年了。抱歉,我记不太清了。我触犯了诸多戒律,杀人,偷盗,起邪念,骄傲,迷色,愤怒,贪餮,嫉妒。我也不再信主,不信还能有谁……再次为我降下光明。”

他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得像暴风雨来临前低沉祝祷的海岸。神父在他的对面,缄默地聆听。他的念珠划过木质的隔板,发出清脆的声响。

  “对于其中一些事,我抱以无比悔恨之心,并努力施行善事以求补偿。但我……我并不后悔曾经爱上,并且现在依然爱着一个男人。他是我生命中的光,却因我的愚蠢而离去。”

  神父显得有些不安。他轻轻咳了几声,衣物摩擦的声音在安静的告解亭内响起。那声音极微弱,却还是被James听得一清二楚。

  “他……他不算是个好人,按照一般定义……应该算是反派。可是他从来没有抛弃过我。无论我如何手染鲜血,如何肮脏蒙昧,如何迷惘而失去了方向,他一直在我身边守候。可是我,当我真正找回了自己,却怯于世人的目光与评判,怯于对黑暗的恐惧而放弃了他。”

  “是我抛弃了他。”他这样说着,声音渐趋颤抖。

  “可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我不能放任他沉沦于痛失所爱的悲恸,而独自享受所谓的光明。那不是光明,是人世诸般诱惑。只有他,才该是我的光。没有他,我便缺了一半的灵魂,不过行尸走肉。”

  “我嫉妒他此时身边的人,因他而得照明。我贪恋他的美色,却更爱慕他的灵魂。我愤怒于自己的迷惑与他的离开,我贪婪地想把他占为己有。”

  James沉默了许久,才再次开口。他的声音又平静了些许,却似乎只是强自忍耐。

  “神父,罪人有罪,无知罪、忘记罪,求神父替天主赦免罪人一切大小罪。”

  神父没有开口。或许,他已震惊于如此背德的情感,以至于口不能言,不知该如何训导这迷途的羔羊。

   “我才学浅薄,不能帮你什么……然而你该往光明去,投入神的怀抱,而不是沉沦于过去的黑暗。人终究是要往前走的。”他这样说着,念了赦罪经,“天上的慈父,因他圣子的死亡和复活,使世界与他和好,又恩赐圣神赦免罪过,愿他借着教会的服务,宽恕你,赐给你平安。现在,我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赦免你的罪过。”

  “那么,你愿意赦免我的罪吗?”

  James没有画十字圣号,却问了一个问题。

  “什么?”手持的念珠坠落在地板上,发出惊惶的响动。神父后退一步,撞在告解亭的门上。他连忙矮下身去,喃喃道“抱歉……我……”

  “你愿意赦免我的罪么……Rumlow。”

  青年执着地问着这个问题。他的双拳紧紧攥起,仿佛蕴含着莫名的力量。

  “你终于还是找过来了,Winter。不,现在或许该叫你James,James Buchanan Barnes。你现在自由了,何必回头。你这次来,队长知道么?”

  神父,或者说Rumlow放松下来。他半靠在告解亭侧面的木墙上,低头笑着。他不想再抬头,透过窗棂揣摩曾经恋人的面目。

  不,他们甚至从不是恋人,只是资产与管理员,只是你情我愿的床伴,或者,仇敌。

  对,他们现在该是仇敌了。

  “这与他无关,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只和你有关系,Rumlow,只和你有关系。”

  “如你所见,我得了神的拣选。”

  沉默,沉默,沉默。

  时间在此刻凝滞,James默默跪了下去。他曾发誓再也没有什么能使他屈膝,却终于第一次开始相信命运,相信因果,相信很多东西。

  “……Rumlow。”James久久得到没有回答。他透过窗棂仰视对面,却只能见到几缕阳光,从他抚上隔断的手指间滑落。

 


评论(16)
热度(27)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