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冬叉】road trip to paradise【丧尸末日梗】14

14
 
Winter直起上半身,向Rumlow伸出手。他的面容笼在月影之下,搅乱成一潭浓淡不均的墨色,恍惚间竟不能看得分明,既像是史密森尼博物馆里中士的照片,又像是冻在冷冻舱里的样子。 
Rumlow没有借力起身。与此相反,他握住了Winter金属的手掌,发力把对方扯得半跪在地上。 
Winter愣了一下,便躺到了Rumlow身边。 
“快起来,地上凉。” 
Rumlow全然没料到Winter的举动。他想去拦,却只是被Winter捉了另一只手,一并攥在手心。 
“我不冷。” 
Winter没有说谎。他的手掌如此温暖,寒风与凉夜仿佛也绕道而行。 
Rumlow简直舍不得抽回手。他有点想就这么躺着,直躺到星河倒悬,地老天荒,世界崩塌,躺到他们再也不能这么亲密为止。可理性终归是占了上风,或者说,他不想明天一路不停吸鼻涕。 
从地上爬起来,这次换Rumlow来伸手了。他的表情算不上是在笑,只是眼角堆砌了浅浅的纹路。 
Winter有些怔忪。他从没意识到,Rumlow其实是比他大的,而且可能大了不少。他没问过Rumlow的年纪,只是单纯忽略了这个问题。毕竟Rumlow体格强悍,精力旺盛,永远像一团火一样炽热,像随便哪里长出来的野草一样顽强。 
“发什么呆?” 
Rumlow这次笑了出来。他的嘴角微微勾起,却又并不明晰,只是无端像他曾经勾住Winter领子的手指。 
“你怎么找到我的?” 
“你以前也会跑来看风景,不过那还是夏天。后来我找到你了,你就下来,咱俩靠着树干愣神,45度仰望天空那种。” 
Rumlow其实撒了个不大不小的谎。其实他们当时在聊天。说实话,这回想起来,真是相当奇怪。Winter当时还什么都记不起来,只知道服从命令。所以Rumlow其实算是自言自语,谈他上过的战场和女人,谈他喜欢的枪和酒。Winter只在偶尔会应和一两句,大多数的时间里只是安静地坐在一边,就那么看着Rumlow。Winter的目光安静而机械,更像是一杆枪而不是人类。可Rumlow偏偏觉得这样的Winter才更安全。于是酒精终于发酵成无法阻止的情感,Rumlow开始讲述他脑中混乱的“情感”,直到Winter把他拖回帐篷。 
可这一段,Rumlow没有提。他自认为已经走出了愚蠢的黑历史,可以继续往前走了。Winter也没必要非得知道不可,鉴于他们两个现在的混乱状况,Rumlow并不打算把事情搞得更加复杂。 
“就这样?” 
Winter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可究竟是哪里出了岔子,他说不上来。只是本能地感觉到,他们所经历的不止如此。 
“不然呢……” 
Rumlow想调笑两句,可惜没机会了。他们半躺在覆盖了薄薄的雪的土地上聊天,谁都没注意到森林内窸窸窣窣的响动。直达丧尸扑了上来,而Winter用他的钢铁手臂挡下了这一击。 
“操。”Rumlow用简单的词汇表达着他的懊恼和愤怒,迅速抽出了别在腰后的枪。他只带了一把手枪,几个弹夹。这可一点都没法安慰他——鉴于Winter现在不再像以前那么喜欢全副武装,如果丧尸足够多,或者足够难缠,他们可能会面临组队以来最大的危机。 
“操,Winter,我可真得怀念一下过去那个永远像一座移动军火库的你了。” 
Winter当然明白Rumlow是什么意思。事实证明Rumlow总是对的,在末日环境下,安全比“看起来像个人”这种娘唧唧的事要重要多了。就像很久以前,Rumlow让他不要把他们的关系告诉任何人。 
可是他没有做到。 
Winter莫名其妙地发起呆来,将Rumlow陷入极危险的境地。他没法再节约弹药,只能尽力保证不会有丧尸近身。Rumlow当然可以近战,但他没法拿Winter冒险。 
Winter的样子像是出了故障。虽然Rumlow现在不太愿意这么形容他,可以前在九头蛇的时候,那些疯狂的科学家就把Winter现在的状况命名为“过载”或者“死机”。这意味着杀人机器需要洗脑,需要重启。可重启之前,Winter完全无法使用。 
Rumlow遇到过这种情况。那时,特战队只能骂着脏话,进行武器回收。后来Rumlow发现,这只是意味着Winter想起了不该想起来的事,不再那么“干净”。武器在困惑。可现在的Winter Soldier,或者说James Buchanan Barnes,已经找回了记忆的他在为什么而困惑? 
这个念头在Rumlow心底只是一闪而过,却孳生出不可言说的惶恐与期待。 
可现在的Rumlow并没有时间理会任何心情的变化。他一面将保持半蹲姿势的Winter当做可利用的固定射击掩体,一面摸上了Winter的左腿。他的子弹已经是最后一发,只能寄希望于Winter还会在左腿的枪套里插一支P229。 
“该死的,Winter,你他妈给我醒醒!” 
Rumlow终于摸到了那支枪。他给枪上了膛,猛地半转过身体,扣动扳机。子弹击中了丧尸的颈部,冲击力打得丧尸微微停顿,却没有失去行动能力。天气在影响着Rumlow。由于在微冷的环境中停留过久,他的行动开始变得迟缓,瞄准能力也有所下降。他不得不踹上Winter支撑地面的手臂,以期失去平衡感能够使Winter脱离异常状态。 
当意识到以此刻状态使用枪械的杀伤力下降之后,Rumlow果断拔出了他的军刀。冰冷的刀锋反射出尖锐的月光,像呼啸的箭矢。指望Winter恢复正常不如依靠自己行动,这才是Rumlow的一贯风格。前资产管理人抛下了故障的武器,前冲几步,独自迎敌。 
亡命的赌徒。 
这是Winter清醒之后,第一眼看到Rumlow时脑海中闪过的词汇。 
Rumlow毫不犹豫地插进队形混乱的丧尸群中,一记膝袭击中一只断臂的丧尸,趁对方反射性弓身护住腹部时,将反握的尖刀插进脆弱的太阳穴,旋转,抽出。借着拔出军刀的力道,他半转身体,左臂勒上了另一只丧尸的脖颈,以蛮力将丧尸勒得后仰。于是军刀再次刺入那混着腐朽血肉的头颅内。 
他的动作灵巧而敏捷,将体术之长与恰到好处的力量糅为一体,与Winter的粗犷风格并非一路,却同样高效。闪转腾挪丝毫不曾使他贻误时机,Rumlow能注意到丧尸行动间的每一次破绽,并且做出最合理的取舍。他的战斗流畅得像一曲巴赫的《G弦咏叹调》,轻快而谐美。 
Winter并没有急于冲上前去,加入战斗。他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只是拔出别在腰上的手枪,尽力保持静默,观赏着Rumlow的死亡之舞。 
自从丧尸灾变以后,Winter就再也没见过Rumlow独自战斗的样子。对比曾有的记忆,他能察觉到,Rumlow比诸从前有着微妙的变化。但由于他的存在,Rumlow惯于以他为进攻核心,而将自己放在掩护与后勤的次要位置。甚至当Rumlow不记得他是谁的时候,习惯也会促动Rumlow下意识地如此行动。 
换而言之,Rumlow其实并没能认清自己的实力。他甚至没有机会将自己的能力完全施展出来。 
于是,在这场Rumlow看似危在旦夕的战斗中,Winter选择了暂时旁观。他当然不会坐看他的管理员血溅五步,但只有生死一线的危机,才能够激发出一个战士最大的潜力。 
战斗还在继续。 
Rumlow浑身干净得简直不像是在经历恶战,只有军刀不时甩过颜色恶心的液体或者固体碎块。那大约是颅脑内腐烂的皮层,或者不知是否还在以某种方式发挥功用的脑浆。他的动作较初时更加犀利果断,发挥的力量似乎也更加强大起来。 
不同于Winter,Rumlow脑内转的则是另一件事。 
他们陷入了丧尸群的包围,而丧尸的数量显然远远超出他的预料。的确,科罗拉多大峡谷算得上是一处名胜。但他们所选择的宿营地作为曾经的埋伏地点,绝对是人迹罕至的那种。而且他们行动之间极为小心,活动范围也不大,即使留下了微弱的生者气息,也不至于招致如此数目颇多的丧尸。已经有接近40只丧尸死在他的枪口与刀锋之下,可丧尸还在源源不断地向他们前进。且丧尸们的行动似乎并未受到饥饿的困扰,举动虽然笨拙,却足够凶悍有力。还有那粗糙的阵型,虽然在Rumlow眼里漏洞百出,却也依然可以看出人为组织的痕迹。 
得出的结论令Rumlow不寒而栗——有人在故意豢养大量丧尸,并且已经有办法可以粗略控制它们了。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自然进化出神智这一选项。但这太过天方夜谭。Rumlow的确不知道,一个物种从出现到进化出组织性,需要多长时间。但他清楚地知道,至少不是短短几年。如果神真的这样眷顾这个新兴的种族,想来不会以腐尸作为其基础形态。 
会是谁?H.Y.D.R.A.?A.I.M.?Loki?甚至……S.H.I.E.L.D.? 
Rumlow终究被逼得一点一点收缩防御。前列丧尸的利爪,甚至快能触到Winter的鼻尖。而就在这时,Winter终于动了起来。他利落地给枪上膛,子弹飞速射入丧尸的眉心,只在Winter指间留下淡淡的硝烟气味。 
见到Winter作出反应,Rumlow很是松了口气。对抗丧尸绝非他所擅长,其传染性导致他决不能被对方碰到,绝不能留下任何伤口。即使连血都不会流的浅浅伤痕都会酿成无可挽回的后果,旧有的以伤换伤的习惯反倒变成了阻碍。 
可Winter不同。Winter Soldier有一条铁手臂,钢铁可以帮他抵挡伤害,为他换取更多的进攻机会。当然,他的战斗风格也更适合这样的作战。一面赞叹着Winter不愧为九头蛇最重要的武器,一面又有些担心他会暴走,失去理性而陷入消耗战的泥淖。Rumlow得看着他,这是他干了十年的活,现在可能也得干下去。 
“冷静,Soldier。” 
Rumlow的声音确实使Winter发热的头脑降下温来。不同于方才说这句话时的漫不经心,Rumlow的语调严厉而果决,给予武器以最直白的命令。 
Winter扭过头,向Rumlow的方向看了一眼。他没有任何应答,然而气势却更加冷峻起来。 
“干掉他们,全部。”

评论
热度(8)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