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冬叉】road trip to paradise【丧尸末日梗】15

两人清理掉了所有丧尸。到后来,谁都不再去计数,只是麻木地扣动扳机,挥舞匕首,像精准而冷酷的机器。树丛成为了绝佳的天然掩体,供他们闪转腾挪,利用丧尸的行动死角消灭对方。结束战斗后,Winter搀着近乎力竭的Rumlow回到了车里。连番大战结束,两个人不由得都松了口气。幸而这处僵尸“牧场”并不会真的有一个或者一群端着枪的牧场主,守卫他们的牲畜。于是Rumlow也可以瘫在副驾驶的座位上,而不必强自振作,布置警戒。

“你觉得是谁?”

Rumlow看向Winter。他的神情并不像身体表现得那样懒散,而仿佛觑见了可怖的暴风雨。

Winter却并不回答,只是敲了敲窗子。左手食指第二个关节轻轻叩击在防弹玻璃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我觉得我又想起来些东西,关于这里的。比如,我们在这里干过些什么。”

他的目光极为锋利,仿佛将Rumlow钉在了副驾驶座位上。Rumlow褐色的眼珠转了转,并不与Winter对视,却去看车窗上轻微的划痕。他的心跳因Winter言语间的暗示而略略加速,心脏搏动的回音在耳畔不断扩散。

“那又怎么样?你想起来了,想让我负责吗?”

“如果我说是呢?”

Winter回以同样的问句,神情却犹疑起来。归根究底,他和Rumlow之间,并不适合相互试探揣度,他没有足够的经验,Rumlow大概也即将耗尽所剩不多的耐心。可他又并不敢直言。的确,这一点都不想Winter Soldier,可Rumlow也早就不像Rumlow了。

“我欠了不少风流债,要真谈负责,你还得排很长的队。”

Rumlow嗤笑了一声。他并不是全然无动于衷。Winter的表情、心理,乃至掩藏着的那点小心思,他都看得通透。可惜世上还是负心人多一些,况且,原也没有相爱便一定要在一起的定理。并不是说Rumlow真的有那样一打等着他负责的情人,他也并没有真的打定主意,便要辜负了谁。只是对Winter负责的成本太高,他愈计算,便愈发觉得划不来。便是真要投入进去,也要先收些利息为好,教Winter永远记住,他的得来有多不易。

Winter离不开他,Rumlow心里是有数的。驯化也好,依赖也罢,无论怎样,Winter是并不会轻易放手的。便是Rumlow自己,若真的要放手,在心里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路还很长,足够他们得过且过一阵子,也足够Rumlow把一切算个明白,更有足够的时间,让Rumlow决定是否离开。

可Rumlow忘了,这段时间,也足够他沉溺在Winter眼底温暖的洋流中。那是只为他一人点燃的,寒冬里的炉火,雀跃在凛冽的冰雪与冷风中,顽强挣扎着,像野地里藤蔓的种子,一点点生根,发芽,成长,最终将盘绕的高树勒得窒息而死。

【吐槽:我憋不住了。为什么我写好好地谈恋爱,能写得跟命案现场似的???

“我有足够的耐心。”

Winter的目光柔软了些许。他微微偏过头,露出一个带着些许天真的表情。

“等我对前面的姑娘们负责?”

Rumlow明知故问。他可不信Winter会有这样好的脾气。就算这家伙恢复了一些Barnes中士的性格,可骨子里早就扭曲成了和他类似的动物。有些经历,会在血液中留下无可磨灭、不可逆转的痕迹。痛不欲生,刻骨铭心。

“只是按照你的负责名单,一个一个劝说过去罢了。”

Rumlow为此吹了声口哨。他相当喜欢这个答案。

“说说看,你想起了什么?”

“我们在刚才那个地方聊天,然后……”Winter露出一丝未掩藏好的慌乱——也或许他就是故意要Rumlow看到,毕竟他现在也有着Barnes中士的几分狡黠,“我操了你,第一次。”

“真直白。那你觉得是谁?”

Rumlow又问了最早的那个问题。他的神情显得高深而难以揣度,似乎对Winter的回忆并不怎么关心,即使提问也不过是敷衍了事。Winter有些措手不及,但还是认真地思考起来。Rumlow皱着眉头,冷静地打量着Winter映在窗上的眉眼。

“Hydra?”

“为什么?”

“灾变之后,我们只遇到过H.Y.D.R.A.的人。而且你知道的,Hydra的实力,和他们一直以来的研究方向。假设,假设是H.Y.D.R.A.投放了造成丧尸灾变的病毒或传染源……而他们的目的是,消灭被视为劣等人的普通民众,驯化其视为有资格幸存的能力者……”

“你变聪明了。”

Rumlow笑了笑,左手撑在两人中间,侧过身体,嘴唇蹭过Winter微微凹陷的面颊处。Winter侧脸的胡茬使Rumlow产生了轻微的刺痛感,这令他回想起在H.Y.D.R.A.的时候。那时,擅长这样纯洁的亲吻的人,反而是Winter。Winter从来是那样地干净,即使蕴满情欲的湿吻,也可以如西伯利亚冰雪般澄澈。而他更喜欢用黏腻暧昧的唇舌纠缠,使对方深陷于禁忌的泥沼。

从来都是他。

是他教会了Winter追求欲望,是他给野兽套上了名为人欲的项圈,是他在武器的金属表面刻满了无用的美丽纹路。是他将Winter驯化得更接近人类。他从来不去想Winter作为Barnes中士的时间。记忆的断裂与冰雪的禁锢,已将Winter与Barnes中士完全斩断。或许他们确然在灵魂深处仍为一体,然而此刻的Winter,是Rumlow亲手培育的造物。

所以,他仍然要保证持有一定控制权。这并只不意味着占有欲。Rumlow习惯于这样驯服他的异兽,而Winter在Rumlow的狡黠计算中,感受到了对方的渴望。

于是Rumlow便挑起嘴角,摸了摸方才亲吻过的Winter的皮肤。

“别发呆了,我们得上路了。我们需要武器补给,相当需要。”

洞察计划之后,三曲翼大厦再次重建。说真的,这已经不是它第一次被砸了。三曲翼大厦刚建成没多久的时候,就被邪恶六人组还是什么人拆过一次。彼时Rumlow刚刚开始他在S.H.I.E.L.D.领工资的日子,并不是什么核心人物,也无权知悉太多机密。可三曲翼的摧毁与再建算不得什么秘闻,他们甚至还拿再一次被毁的时间打过赌。

当然,Rumlow也猜想过,有朝一日,自己是否也能参与到推倒这一妨碍世界秩序运行标志的伟大行动中。可他从没有料到,当那一天到来时,他却变成了被埋葬的一方。纵然还不能十分清楚地记起后来的事情,然而那宏伟建筑一夕倾塌之时的万钧重压与烈火焚身之痛,却仍时常徘徊于他的梦境。

Rumlow的头有些昏沉沉地,大战过后的疲倦感不断袭击着他的神经。可他还不想睡过去,便伸手去拧车上CD的音量旋钮,将声音调大了些。

“别担心,Honey。不会很糟糕的,”他垂下眼睑,仿佛神游物外般安适,却又仿佛直直窥探到了Winter最隐秘的担忧,“你的老朋友不会出事的。他能跨越七十年的距离,从北极的冰层里爬出来,就也能再次找到他自己。何况还有Black Widow和Hawkeye。他们可不是简单的人物,又没有经过改造。他们能够帮到Cap。”

Winter从鼻子里挤出温柔的轻哼。他不太愿意承认这个。Rumlow对他和Steve之间怀着警惕,他心知肚明,可却没法阻止自己的担心。他和Steve,是这个世界上所剩不多的,瞬息跨过七十年时间的人。他也同样关心着Steve的同伴,关心着Natasha。没错,他也想起了Natasha,那个他曾亲昵地称呼为“Nat”或者“Natalia”的女孩,和他们在苏联的往事。

Rumlow的言辞像最温柔的抚慰,像抚过猫科动物脊椎的手,使Winter放松了下来。这是只有Rumlow能做到的事。对于Winter而言,Rumlow同样是独一无二的,与所有人都同等重要。或许在某些时刻,他甚至会将Rumlow放在更高的位置上。

“我现在和你在一起,Rum。”

Winter再次唤出了这个极少使用的单词。他本能地觉得Rumlow可能不太喜欢这种黏糊糊的称谓,却执迷于末尾鼻音的绵软。

“我能理解这个,你不用紧张。”Rumlow眨眨眼,“就像我也会担心Jack或者是Batroc。尤其是Batroc,那小子总是满嘴高卢腔调,打斗时没必要的动作太多。他那些废话和假动作,对丧尸可是毫无意义。看,我也在担心他们,但是和对待你的时候不太一样。我能分清楚的。不过,”他笑起来,“我很喜欢你这句话,Winter。”

一场酣畅淋漓的生死之战的确能改变很多。至少,Rumlow察觉到了自己对待Winter时的更多信任与亲近。从Winter略有些受宠若惊的表情来看,可能比他意识到的还要更多。不过这是没法控制的。他刚刚才和Winter并肩战斗,艰难取胜。对待战友还要冷着一张脸,不是Rumlow此刻想做的事。

疲乏感再次袭上脑海。Rumlow偏过头去,看车窗结霜的边角,和窗外繁星闪烁的天空。别的不论,丧尸灾变之后,一切人类的痕迹仿佛被看不见的手抹除了,于是自然便又焕发出它该有的美来。风云流转,草木荣枯。失去了人类的干预,一切却显得更加宁谧且和谐起来。

于是Rumlow便在这样安静的世界里,枕着舒缓的音乐渐渐睡去。


评论(15)
热度(16)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