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冬叉深夜六十分产物】the tomb of nobody【关键字:暴风雪】【清水短小一发完】

原名《墓碑》。但是我后悔了,现改为无名之墓。the tomb of nobody


James Buchanan Barnes陷在一个长长的梦里。他梦见自己穿着黑色的西装,举着一把大而沉重的黑伞,站在墓碑前。墓碑上没有任何文字,更没有照片。他静静地站在那块石碑的右侧,没有献上一朵白色的玫瑰,或是用任何方式表达他的哀悼,只是莫名觉得悲怆。

悲怆,像是将心脏亲手挖了出来,任由西伯利亚高原的寒风如利刃般将之反复切割琢磨。James几乎不由得怀疑,这正是他曾经历过的苦难的过去之一。

他已经很少会回忆过去的事了,无论是布鲁克林,还是H.Y.D.R.A.。前者是太过遥远的天真,而后者则是饱蘸了地狱血污的痛苦往事。不论承载了怎样的情感,这些过往俱是工匠手中的刀与斧,以他的灵魂为本原,不断雕琢。现在的James,是Steve Rogers认定的执盾者,这个世界的守护人。当他带上传承的面具,他就是美国精神的代表,坚毅,不屈,与民众对美国队长的期许全然一致。

可当他脱下制服的时候,他还能看到昔日的杀手,Winter Soldier,寄生在身体的阴影中。像传说中海妖灵敏的触手,又或者梦魇在夜里的嘶鸣,束缚着,纠缠着,挥之不去。

他不太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块墓碑面前。直觉告诉他,这里躺着的是他的故人。可当他追溯那微茫的声音,却又毫无头绪。James焦灼地寻找着答案,却求而不得。或许这个答案就是他摆脱这该死的梦的通路,可他只是个迷途的旅人,在灵魂的夹缝中一次又一次错失。

不是Steve。Steve离开的那段时间,他总会带去几支玫瑰,告诉Steve,这个世界变得很好。

不是Rebecca。她躺在Barnes的家人中间,大概正做着甜美的迷梦,又或者在天堂里翩翩起舞。她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必要隐姓埋名。

不是他自己。James曾去看过自己的墓碑,碑文简洁,还附着Barnes中士的照片。那张泛黄的相片里,Barnes中士歪戴着军帽,穿着整齐的军装,笑中流着糖与蜜。

是谁。

James拼命地回想,却总好像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人。他的灵魂被冰寒彻骨的空气撕扯着。天下着大雪,地上渐渐积起雪层。仿佛画家在画布上一层一层涂抹白色的颜料,晶莹剔透的冰晶即将掩埋一切。虽然明知道一切不过是梦境,可当他低头注视着雪花逐渐覆盖地面,打湿裤脚,James却毫无来由地慌张起来。那冰冷的触感是如此真实,仿佛他正躺在结实的棺木里,实木的棺材被一寸一寸合拢,空气慢慢变得稀薄。而这雪,便是洒在棺盖上的最后的浮土。

七十年前也是同样的情景。一条手臂被改造过的Barnes中士被锁进冷冻舱里。他拼命地敲打金属舱门,却最终连自己都失却了。

雪更大了。寒风裹挟着落雪,狂啸着撞击在墓碑上,撞击在远处的树上,撞击在他失去控制的身体上。James能听得到树枝上的积雪簌簌落下,能听到狂风席卷阴云,在低沉的天空发出无尽的呜咽。

像是丧钟长鸣,又像带着异国情调的挽歌。

James在脑海中搜索着每一个曾并肩抗敌的战友,从复仇者,关系亲密的超能力者,甚至二战时期咆哮突击队的队员,却一无所获。他不知他的悲哀从何而来。然而这确是如此深重的悲哀,与狂烈的暴风雪相应和,在他冷硬的心上不停划出伤痕。

究竟……是谁,或者,是什么?

James甚至开始猜想,这墓碑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蕴意。就像他留下了Barnes中士的墓碑,象征将那个有着可爱笑容的二战英烈永久埋葬,而自己只作为一个迷途的鬼魂留在世上。

可他依然没有找到答案,只是举着伞僵立在墓碑前,看着雪落在地上,一点点堆积,漫过脚踝,胫骨,髌骨。仿佛潜意识的深渊中有什么拉扯着他,阻止他靠近真相。寒意逐渐自身体表面向内渗透,像某种不知名的毒素,入侵每一个细胞,每一条血管与神经组织,每一寸肌肉。

而他束手无策。

终于,James再一次闭上了眼,放空思想,等待一切结束,等待寒冷将他的梦扼杀,等待自己满头冷汗从床上惊坐起来,身体僵直,微微颤抖。

他突然想起了George Batroc。跳跃者带领的一队九头蛇成员试图对他进行伏击,而James将他们悉数击毙,只留Batroc一个押送往S.H.I.E.L.D.永远关不住人的监狱。那家伙对着他吐了一口唾沫,骂他忘恩负义。

“他妈的,要是队长知道他……”

Batroc的话没说完。当James放弃在冰雪中挣扎的时候,他蓦地想起了当时Batroc愤恨的面部表情。

那家伙……究竟是要说什么呢?



PS:有到了我惯例的个人博客的啰嗦部分了,没有什么卵用的废话。

这座墓碑同样是一个模糊象征。里面躺着的或许是叉骨的尸体,或许只是冬兵放弃的爱情。但是无论如何,虽然作出了抛弃的决定,但冬兵其实根本没有放下。就算只能在梦里流露出绝望的表情,但依然是对自己灵魂的折磨。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冬兵就是渣男或者什么的。只是在他眼中的正义与叉骨之间,他选择了正义而已。而当冬兵选择阵营的那一刻,其实叉骨也自动就会和他划清界限。

我心里的叉骨可是个有节操又逼格有风骨的反派。

但是其实……或许Batroc这句话意味着,叉骨可能为了冬兵付出了某些代价,而冬兵并不知道。

其实这座墓碑也是冬兵一个心理障碍的象征。这个和冬叉间的情感并不是割裂开来的。

唔,看了一眼SY,之前自己首页的发帖纪录已经快被叉冬叉刷屏了。只有最底下有一条EC,一条罗叉。但是昨夜还是前夜来着,因为鸡血写了一发盾冬,终于感觉多样化了一点呢。【什么鬼

不过冬叉我觉得我真的能正常写出来的时候都是刀。

评论
热度(11)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