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狼队】标题太长写不下【清水短小一发完】

标题:On a bridge across the Severn on a Saturday night

分级:G

注释:背景在X战警分裂之后。


夜色亲吻着沧桑的河岸,江流昼夜不息的奔涌。沿着河堤,星点灯火排成一列通向彼方。雨不大,只是将月光遮蔽得更加晦暗。河的浪在拍打着巨石堆砌的堤岸,混着闪电与响雷,发出喑哑的嘶吼。涛声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低沉的调子,像吟咏千年的古老祭歌。Logan和Scott打着同一把黑色雨伞,走在桥上。两人外侧的肩头都染上了深色的湿意,却无一人躲避。

说真的,他没法不去注意那个。Logan陪Scott走在桥上,目光却始终固结于对方的手,那只纤长而骨节分明的,握着伞柄的左手。相较于Logan自己,Scott的手要漂亮得多,乍看起来很容易使人产生纤细而脆弱的幻觉。仿佛这双手的主人,也是同样美丽,羞涩,婉转,柔弱的姑娘。

可事实绝非如此。

绝非如此。

那只手甚至比Logan的手掌还要更大一些,被岁月磨出了薄茧,灵活而有力,能精确地调整能够操纵沉重的武器,也能胜任战场的搏杀。

无所不能。

Logan只能用这样的词来表达他的赞美。

他们就这么在静默的雨中走着,如离别般沉默。于是Logan便无端想起了曾有的一个雨天,他们在墓地中并肩战斗。

Logan经常突兀地想起些什么,有的不合时宜得像冬天开放的一树樱花。他的记忆往往不太真切,模糊得像隔着带了雾气的玻璃,看站在花洒下的Scott。朦胧而隐晦。

就像对那场战斗,他只记得殷红如死亡的镭射光线撕裂了空气与人类的肉体,仿佛战斗开端的号角,却如此寂静无声。Scott站在钟楼上,像冥河的摆渡人,向敌人索取生命作为登上渡船的代价。

以镭射光线驱散乌合之众后,青年利落地顺着墙边的钢索滑落至地面。他的身体在紧身衣的包裹下,显露出协调而柔韧的肌肉线条,流畅的力与美。他带领着他的队员,刹那间冲进敌阵。

显然,青年的近战能力同样出色。每一次欲擒故纵,都能诱敌冒进,使其踏进由炽热的红色光线交织而成的死亡陷阱。Logan看不到他的双目,他的眼深藏在暗色护目镜下,不可得见。

Scott将许多事都深深埋藏于心底,不由他人插手分毫。就像在他们争吵并且决裂之前,Logan从没料到,他居然打算让孩子们参与战争。就像在上一刻,他也没有十分的把握,Scott真的会来。

其实只是很无聊的戏码。Hellfire趁Logan不备,放倒了他。Logan蹲在幽暗的地下室里,和自己打赌,看究竟是先被自己人找到,还是得等到毒素失效,他自己打出去。赌注是一根雪茄。

事实证明,答案是前者。只不过,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他意料的队友,而是Scott。

Logan撇了撇嘴。又让这家伙看到了糗样。不过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Logan不是第一次失手,也不是第一次被Scott救出来。唯一不同的是,这一回,这家伙没再用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嘲讽他,只是这么沉默地行走在他身旁。

真别扭。

“这次麻烦你了,瘦子。”

Logan不太确定该用怎样的态度面对Scott,正如他当初面对Scott醉酒后的吻,和面颊上微醺的酡红。那时的Logan选择回以更加炽烈的应答,而此刻的他只能站在伞下怀念那些唇瓣间的厮磨。这伞像是一个避难所,供他从紧张的关系中脱离出来,稍作喘息,回忆些旧时光聊以自慰。这伞又像是一堵无形的墙,把一对旧情人封堵在原地。

“和我……不必客气。”

这句话并不全然是疏离的谦词,Scott确然是作如此想的。不必强加什么苍白的辩解,他和Logan就是一辈子也没法恩断义绝,彻底将对方视为仇敌。他了解Logan,那家伙太重情义。只要你救过他,他就没法斩尽旧情。当然,面对Logan,他也同样做不到。

毕竟在一切隔阂之先,他们曾是情人。

Scott难以准确定义他们之间的关系。大概世间再没有第二对会随时出手打得天翻地覆的情侣,也没有第二对打完下一秒就吻在一起肢体纠缠的宿敌。如果说最初在争夺Jean的过程中,他们尚可被视作不靠谱的情敌,那么之后的关系大约只能冠以一个暧昧不明的称呼:情人。比炮友更加亲密,又比恋人疏远几分。

或许他们曾经是可以被称作恋人的。至少在那短暂得可怜的过去中,他们有过一段很美好的时光,眼中只有彼此。可美好的事物总是太过脆弱,那些像泡沫般泛着五彩的光的时间,瞬息之间便化作尘埃,恍若流星划过天空时须臾即逝的印记。

他们注定要比他人背负更多,蹒跚前行,又注定终究要在某个路口,分道扬镳。

“要不我请你喝酒。”

Logan试探着发出了邀请。他不确定在这种时候开口是否合适,毕竟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所谓“对的时间”。Logan对此一向不太自信,以至于偶尔会怀疑,连他们的相遇与交往,大概都只是错误时间产生的错误结果。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他只顾着与Jean调情,却没料到站在红发女孩身边对他怒目而视的Scott,才是能够填补他灵魂空缺的那个人。

“又想让我趁着酒劲对你胡来?”

Scott下意识回了一句,却在脱口而出之后露出了歉疚的神色。他的眉心拧在一起,像是打了解不开的绳结。

Logan有一段时间很喜欢看Scott皱起眉头。那往往意味着他刚刚插进对方的身体,而青年不得不忍耐轻微的疼痛,通过深呼吸来放松自己,缓和肠道异样的充实感。Logan则会与对方肌肤相贴,听着Scott压抑着欲望,抱怨他新长出的胡茬。可是现在,当Scott露出这种为难的神情,便真的只是纯粹在为一句不那么恰当的回答感到尴尬而已。

他开始有些愠怒,关于Scott一举一动所引起的那些回想。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已经化作他不那么愿意勾连起的沉疴。他们曾有的甜蜜像被流沙埋葬的尸体,即使拉扯着试图挽救,也不过只是停止了呼吸的皮囊再经历一次暴晒之苦罢了。

一切早已无可挽回。

雨下得更大了些,雨滴坠落敲打在伞上的声音清晰可闻。Logan收敛左半边身体,向里挪了挪,却又嗅到了Scott身上干净的肥皂气味,于是僵直了身体。空气愈发凝滞,夜凉如水,两人俱沉默得如同结了冰。

两个人快要走过桥的尽头。到桥的那边,他们就该分开两个方向,走上只有一个人的前路。Logan的余光瞟着身侧的那个人,发现对方也在做同样的事情。

于是两个人再次印证了彼此的默契——他们吻在了一起,动作那样凶狠,神情狂热而绝望,像是要将对方碾碎在唇齿间,吞吃进胃里去,消化在每一寸神经中,最终融化血肉,合而为一。风雨掩藏的夜幕下,没有人注意到这对桥上的同行者。也无人关心他们之间的行为,是否有悖于其立场,或者触发了某些潜在的禁忌。伞下的空间此刻完全被雨密闭,透不进任何的光明与黑暗,透不进任何的希望与绝望。

然而那终究只是个吻,不可能有更多的内容。两个人终究并肩走过了桥头,互相告别,转身离去。

明天他们依然只是对方生命中的过客,而今天从未发生。


【很久之前脑的雨伞梗。本来以前是想些温情的牵手……结果就……

评论(7)
热度(5)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