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冬叉冬】It's Time【清水短小一发完】【甜虐皆宜】【冬叉深夜六十分产物】

配对:Winter Soldier/Brock Rumlow无差

分级:G

关键词:梦境

警告:可甜可虐,想看甜甜的HE,就不要翻到分割线之后。




“到点了,Winter,起来吃饭。”

Rumlow站在卧室门口,把隔热手套摘下来,扔向Winter愈加发福的大脸。Winter半睡不醒地刨了刨搅成一团的被子,表情无辜得像是隔壁的小女孩。他皱着眉头,勉强睁着惺忪的睡眼,用左臂把手套扔了回去。Rumlow往旁边一躲,卧室的实木门被砸出了一个凹陷。

“让我再睡会儿……”

“操,兔崽子你又弄坏了一只手套,这是这个月的第三只了!”

Rumlow扑上去,压在了Winter身上。刚刚醒来的Winter虽然经常有起床气,可样子却相当漂亮。乱糟糟的卷发,漾着波纹的蓝灰色眼睛,微微撅起的唇。他揉了揉Winter的一头乱毛,在对方额头上印下一个响亮的吻。

“快去洗漱,今天给你煎了蛋饼。”

蛋饼。这对Winter而言是个积极信号。有时间煎蛋饼,意味着Rumlow今天不用上班,他们可以手牵着手去逛超市,看电影,散步,或者做点别的深入交流的事。而且,Rumlow煎的蛋饼绝对是最好吃的食物之一。

当然,Rumlow做什么都好吃。

Winter微微仰头,亲了亲对方刮净胡茬的下巴,便翘着满头卷毛,下床去洗漱。不多时,他便端正地坐在了餐桌前,等着Rumlow的美食。

“你这小混蛋,从来都不知道过来搭把手。”Rumlow端着两个盘子走了出来,还在抱怨着恋人,“妈的枉老子还早起给你煎了香肠,待会的碗归你洗。牛奶热好了,自己拿去,”

“Rumlow,我又做梦了……还是……还是以前的事。”

Winter却没有接话,只是神情认真地看着对方。

Rumlow当然知道Winter指的是什么。他放下餐盘,安抚性地摸了摸对方的头。

“那些事都过去了,现在,没有HYDRA,没有SHIELD,没有该死的洗脑和冰冻。你现在就是我包养的小混蛋,每天指着我上班赚钱。还有,别想岔开话题,洗碗还是归你。”

Winter起身去厨房拿来了他的一大杯牛奶。他将热饮放在白色的餐桌上,从身后抱住了对方,弯腰把头搁在对方肩上。

“你要记得你说过的,你得养我,不能一个人跑了。”

Winter的声音有些黏软,像是没睡醒时的鼻音。Rumlow有时候会猜想,或许七十年前的Barnes中士,就是凭借着这种可爱的声线,征服了布鲁克林的姑娘们。不过他从没问过,Winter也不会说。关于过去的事情虽然算不上是他们两个之间的禁忌,可提起时终归显得尴尬。

“我保证,发誓,”Rumlow拍了拍对方环在肩部的手,“快吃饭吧,我昨天在网上预约了博物馆的展览。听说他们有一个新展览,是纽约那边的。今天带你过去,没准还能睹物思人。”

睹物思人当然只是个玩笑话。他们断绝了和过去的一切联系,搬到偏远的乡下小镇,重新开始。Rumlow老老实实上班,Winter老老实实宅着。他们终究选择远离那座承载了太多波折与悲哀的城市,只求能够安稳地过自己的生活。

Winter迅速地解决掉自己的那份早餐,去后厨洗碗。其实让他洗碗绝对是个糟糕的主意。他的金属臂设计之初便只是为了加强武力输出,它可以稳便地举起一把重型武器,却很难不捏碎光滑而脆弱的餐盘。每次Winter站在洗碗槽前,便是餐具的巨大灾难。可Rumlow喜欢让Winter洗碗,按照前管理员的说法,这让Winter不会觉得自己没用。Winter也同样喜欢这件事,因为这让他看起来更像一个人类。而且,两个人分工做饭和洗碗,听起来就满是恋爱的酸臭味。

当他们完全收拾停当出门时,已经十点半了。他们却全不着急,只是牵着手,慢慢晃到博物馆。然而,今次展览的主题,让两个人都略有些尴尬——超级英雄影像展。

好吧,他们一点也不想看这个。两个人不用想都能知道这里会出现什么人物——美国队长,钢铁侠,雷神,鹰眼,黑寡妇,绿巨人,没准还有最近流行起来的快银和红女巫。有美国队长,就会有他的小伙伴James Buchanan Barnes,二战,咆哮突击队,HYDRA……天哪,他们尴尬恐惧症都要犯了。

Winter看到这个主题之后,扭头扯着Rumlow的胳膊就要走。Rumlow毫不怀疑,这家伙能把他胳膊掐出一圈淤青。他本来也是毫无兴趣的,毕竟这里很多人他都打过照面,看这种至少有30%不实信息的影像记录,还不如和Winter坐在家里一起喝酒吐槽。可看到Winter的反应,他却改了主意。他们不能永远这样下去,不能永远把这个问题搁置起来,Winter也不能永远被该死的噩梦困扰。

“嘿,别着急……”Rumlow没有挪动脚步,而是揽住了Winter的肩,“宝贝别着急,我突然想看这个了。陪我看一场,怎么样?”

Winter对于Rumlow想看超级英雄展览这件事,报以100%的怀疑。一个曾经有理想有信念的反派想去看他们的对头名垂青史,而自己一方被踩得一无是处?Winter Soldier又不傻。不过Rumlow总是有他的道理。于是Winter不再炸毛,陪Rumlow一起走进了展厅。

前言的配图,是一张巨大的复仇者联盟集结照。Rumlow撇了撇嘴,嗤笑一声,走了过去。

他们真正驻足之处,依然是美国队长与HYDRA恩怨情仇的故事。Rumlow指了指那张和史密森尼博物馆里十分肖似的Bucky照片,瞪大眼做出一个惊奇的表情。他的嘴张得很大,像是能把整个展厅吞下去。

“嘿,你可不许去剪头发,要不以后咱家门口都是排着队敲门给你送花的小姑娘了。”

Winter还是面无表情,充其量有点茫然:“我的Rumlow为什么变得这么蠢?”

“算了,”Rumlow挥了挥手,“我只是想让你看看,别人眼中的你,看看别人眼中的,我们过去的世界。”他指了指到处乱跑的小孩子,收敛了夸张的神情,“你看,对于他们而言,对于他们的父母而言,这些都只是遥远的,和这个世界无关的故事。你所有对过去的情感,它们真的都过去了。你梦里的那些事,从火车上掉下去也好,洗脑的痛苦也好,都过去了。现在我们站在凡人的世界里,过去都只是一场梦境。是时候醒来了。”

“好。”Winter紧紧攥住Rumlow的手。





=============这是HE和BE的分割线=================






“是时候醒来了。”

闹钟嘈杂的声音在James耳边响起。他睁开眼,用机械臂撑起身体,捏碎了闹钟。破碎表盘上的时间定格于7:00。

是时候了。把床边Rumlow的黑白照片倒扣在床头柜上,他叼着一片半边已经风干发硬的吐司,给自己准备着武器。照例开了一罐啤酒,他趁着拉开拉环的空隙,看向窗外的天空。天有点阴,然而阻挡阳光的,更多是林立的参差不起的楼宇,有的光鲜如伯爵的尾戒,有的破败如风中的枯叶。

欢迎来到纽约。



PS:又加了一段,关于照片,他们两个人,和真实世界的悲哀。

关于那张照片的故事。


很少有人知道,Winter Soldier……不,是Barnes中士的床头摆着一个棕色实木边的相框,相框里嵌着一张黑白照片。更没有人知道,相框里摆出了无奈笑容的人,是他曾经的秘密恋人,Brock Rumlow。

不,不是Crossbones。反派Crossbones祸害活千年,一次又一次越狱,就是为了给复仇者们,给超级英雄们找麻烦。而Brock Rumlow不同。那家伙只是某个偏远镇子上的一个上班族,朝九晚五,家里养着一个什么都干不好的残废。而且,他早就死了。而且Barnes中士一点都不怀念他。

可Winter会想他。

Winter会想念那个骂他是笨蛋,然后把他打碎的碗碟碎片清理干净,中途划破了手也不吱声的Rumlow;会想念那个就算他洗坏衣服,也只是清理着洗衣机,一边还啰嗦着一天中工作琐碎上司傻逼的Rumlow;想念那个把嘲笑他机械手臂的人打了个半死的Rumlow;想念那个明明可以拿他向HYDRA换取地位与功勋,却偏偏带着他跨越大半个美国,东躲西藏的Rumlow。

Winter Soldier,他是如此地阴魂不散,纠缠着Barnes中士的灵魂,以至于Barnes中士不得不屈从于这种执念,给Rumlow留了一个6寸照片的平面空间。

这张照片,是他们还在小镇上的时候拍的。Rumlow本来是坚决不同意的,说他们不能留下任何痕迹,可还是没拗过他。两个人跑去拍了一整天的情侣照,和能拼成情侣照的单人照,拿到照相馆去洗了出来,有一张出了岔子,洗成了黑白的。Rumlow当时觉得不吉利,要烧掉。Winter拦下了他,说烧自己的照片更不吉利。

就好像他们会在意这个似的。

不,他们只是太害怕。

到最后,那些照片终究焚尽于一场大火。HYDRA找到了他们。带着面罩的HYDRA成员抹去了他们存在的证明,无论是物品,还是人,曾见过他们的,曾被他们触碰过的,都消失在了世界上。对方称其为自由的代价。Rumlow倒在他面前,一颗流弹穿透了他的肺叶。他挣扎在血泊中,对Winter喊着快跑。

Winter听从了他的命令。他没办法违抗,Rumlow使用了那个一次性的“后门”,唯一能够用来强迫Winter执行命令的暗语。在旷野中流浪了三天,甩掉了所有的追踪者。等他再回头去,Rumlow已经不在原地。后来,那些HYDRA成员回收了Rumlow,作为Winter Soldier的替代品。

再后来,他回到了纽约,Crossbones重出江湖。他们第一次遭遇时,Crossbones完全不认识站在他面前的Winter Soldier。这一刻,Winter就知道,Rumlow死了。HYDRA不会第二次犯同样的错误。Crossbones就只是一具皮囊。所以,Winter果断地开了枪。再后来,他加入过形形色色的组织,也有时候单干。他被抛弃过,被背叛过,有时候也抛弃别人。可唯独Crossbones,他从没放弃过对他的追杀。他会在每个S.H.I.E.L.D.或者其他官方组织看不到的地方,对那个恶棍打冷枪,下黑手。可命运似乎格外眷顾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对方始终安然无恙。有几次他以为他成功了,可转眼对方又出现在视野中。

于是,Winter想,他的余生大概会消耗在无尽的追杀那天。

等到把Rumlow的皮囊送还给他,自己就能再见到他了吧?


评论(11)
热度(23)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