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冬叉】road trip to paradise【丧尸末日梗】16

大约在先次的血战中,他们已经清除掉了该区域绝大部分丧尸。之后的旅行中,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没有再碰到过成群结队游逛的生物,补充物资也十分顺利。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他们有意补充了一些易燃物品,用以焚烧丧尸的尸体。Rumlow甚至怀疑,这样下去,他的警惕性会被安闲的旅游观光而消磨掉的。

他和Winter的关系更贴近战前的不咸不淡,如那一夜般亲密的谈话再不曾有过。只是Rumlow不再提要离开,而Winter将其视为一个挺重大的阶段性胜利。的确,考虑到Rumlow在战斗之前,还尽说着“我们不是同路人”之类的丧气话,现在他们只是谈天说地的状态,比诸冷战与疏离要美好太多了。


三曲翼大厦还是Rumlow记忆中的样子,只是更萧瑟了些。玻璃幕墙由于长期没有人清扫积了尘埃,便显得灰蒙蒙的。当然,行人是一个也没有的。只有尚未被风与时间粉碎的落叶,偶尔做它门前的过客。

冬天的风比他想象得更加刺骨,Rumlow禁不住缩了缩脖子。

看得出来,三曲翼大厦内部也经历了战斗,但损毁并不严重。大概被传染的只是些低级特工,他们既没有权限进入更核心的楼层,也没有足够强大的身体记忆,来造成更多的伤亡。大厦内也荡着灰尘,角落甚至生了蛛网。不知何故,这令Rumlow心底生出一种物是人非的感伤。

他曾是一个潜伏的敌人,如今却成了这废墟最后的祭奠者。

是的,废墟。纵然外表还保持得相当完好,可没有了穿梭其中的特工们的身影,三曲翼大厦显然已是一座废墟了。就像他们一路上看过来的其他许许多多的建筑一样。它们有的受到攻击而破败,有的粘了红色的血与暗绿色的腐败物质,有的像三曲翼大厦一样侥幸存留。可失去了其中的人,便是毫无意义的废墟。

这使Rumlow想起了那些现在大概也空无一人的H.Y.D.R.A.基地。他从未动过再回去的念头,大概就是为着这样的原因。

Winter跟在Rumlow的后面,一言不发。他对这栋建筑并不太熟悉,也就没有像Rumlow那样唏嘘。他只是试图来找寻些与自己有关的残痕,进而试图拼凑自己的人生。大约是洗脑过多的缘故,当Rumlow逐渐恢复连贯的记忆时,他的脑海中依然只有碎片。他能想起一些事来,却没办法给出正确的时间与因果。就像离开了树枝的叶子,凌乱地散落。

Rumlow在一扇门前停下了脚步。门是透明的,Winter敲了敲,是钢化玻璃。他看向Rumlow,用眼神询问是否需要他砸碎。Rumlow却没有给出指示,指示用手贴上了那扇门。

“这是通往S.T.R.I.K.E.特战队的通路,我以前常从这里走。”Rumlow回头向Winter解释道,神情温和,甚至罕见地带上了笑容。他后退两步,Winter随即便提起左臂,一拳砸下。那扇门当然是挡不住Winter Soldier的全力进攻的,三两下便化作地上破碎的遗物。Winter却还是不满意。他不喜欢Rumlow的那种表情,明明在笑着,却看得人心里发堵。

Rumlow只是想起了他和特战队员以前在S.H.I.E.L.D.共事的日子。他的确是个坏得彻底的反派。为了洞察计划的顺利实施,他在成为队长之后,将队伍中真正的S.H.I.E.L.D.特工清除出去,换上了H.Y.D.R.A.的自己人。所谓“清除”,当然不是简单地指发一封温情而冷漠的邮件,表示“你被解雇了”。所谓清除,就是让那些人倒在战场上,再也没办法见他们的家人。

这一行业就是这样的。当了特工,就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公共休息室还是老样子,几张沙发,一个巨大的液晶屏,东西摆放得很整齐,整齐得让人没来由地觉得凄凉。Rumlow还记得这里在洞察计划实行那天的样子。出任务之前没来得及收拾的啤酒罐,到处乱放的酒杯,烟灰缸,被碾灭在地上的烟屁股,搭在沙发上的黑色半袖,沙发底下可能还有谁不小心踢进去的飞镖。一切都乱糟糟的,现在想起来,却格外有人情味。

Rumlow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手往沙发垫下探去,却摸了个空。

是啊,在洞察计划失败后,S.H.I.E.L.D.肯定派人来全部收拾检查过了,想来是半点痕迹都不会有了。计划执行那天,还有几个年轻的队员喊着,等战斗结束了,要回来把没喝完的酒喝掉。Rumlow自己站在离门很近的地方,大声训斥了他们,还踢了其中一个家伙的屁股。

他转过头,看向Winter:“你想找点什么?”

不,其实他是想给Winter讲讲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可话到嘴边,终究说不出口。于他而言值得回味的日子,对Winter而言,想来不过是H.Y.D.R.A.走狗的污秽往事罢了。

“我只是……觉得该来看一看。它和你之前住过的时候,还一样吗?”Winter的目光游移在通往宿舍的走廊处,打量着这里。

“物是人非。如果你是来看和你相关的资料,我不太确定,这边能剩下多少。他们的撤退很有组织,恐怕没什么能让你捡漏的。”

Rumlow的表情远称不上是惋惜,或者说其实半点表情都欠奉。大概是故地重游的复杂感慨,占据了他太多的思维,于是便连多余的语气都无法付诸。

“不,只是来看看,你呆过的地方。”

Winter扭过头,看向歪倒在长沙发上的Rumlow。他的神色是那样的理所当然,蓝灰色的眸子干净得一眼能望到底部。大概他从来就没想到过,会有存在第二种动机的可能性。

“过来。”

Rumlow的面部肌肉终于不再僵硬得像丧尸一样了。他勾了勾手指,示意Winter靠近他。可Winter却仍是茫茫然的样子,只是从墙上的挂钟下走了过来,站在沙发背面,俯下身去,似乎全然不知自己究竟说了怎样的可爱情话。

于是Rumlow用行动向Winter作出了回复。他扯住了Winter的领子,印下一个纯情得不像话的亲吻,在Winter左侧的脖颈处。

Winter只愣了一秒,或者更短的时间,便整个人都向沙发栽去。他的左手撑在沙发边缘,想要更热情地回吻Rumlow。毕竟,这是他们莫名其妙冷战之后的第一个吻。

然后,他整个人摔倒了地上,还压翻了沙发。

在Winter压过来的时候,Rumlow就已经在为他的沙发哀叹了。不可能有第二种结果了。260磅的体重,错误受力点的选择。他还能指望什么呢。

从沙发与地面间的空隙处爬了出来,Rumlow把沙发摆正,又把Winter拽了起来。沙发掀起了好大一通灰尘,倒把两人都呛了个灰头土脸。Winter笑着拿手去蹭Rumlow的脸,Rumlow却不让,两人留着力道再打闹起来,更是给脸上添了不少灰,脏兮兮的。

也幸好S.H.I.E.L.D.的供水系统还维持着运转,也算是意外之喜。两个人清理了一下,又四处打扫一番,倒是把这前特战队宿舍收拾了出来,作为他们几日之内的暂时居所。在打扫房间的时候,Rumlow发现他以前的队长宿舍里,不知为何在墙上涂了个巨大的红叉。大约当时油墨未干,漆往下流了一点,看起来血淋淋得有些瘆人。也或许是哪个在他枪下死了伴侣的特工,处于泄愤干的事。Rumlow对这早就见怪不怪,倒是Winter,看着那个叉沉默了好久,硬是拉着Rumlow去住了双人宿舍。

天色将晚,Rumlow和Winter吃过他们的晚餐,开了两瓶啤酒,躺在床上闲聊。

“其实特战队里的人,到洞察计划的时候,大多已经是渗透的九头蛇成员了。Rollins,Batroc,你在九头蛇的时候都见过,只是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Rumlow抽了口烟,吐了个烟圈。本来特战队宿舍内是禁止吸烟的,这条规矩可把他憋得不轻。可现在连人都没了,顾忌规矩也再没什么意义。“当时他们还打赌,赌你能不能活到战后。可是谁能想到,天意弄人。”

真的是天意弄人。他们挺过了一次又一次腥风血雨的战斗,挺过了梦想的破灭,挺过了九头蛇四分五裂的困难时期,却可能因为自己组织投放的病毒而倒下。

“为什么要赌这个?”Winter并不太明白。

“我以为你不是想起来了。”Rumlow沉默了几秒,“他们赌你能不能活到战后,然后老子就去向上头求情,让你私有化。”他看着Winter的表情,有些懊恼,“就是让你跟着我退役。”

Winter也沉默下来。他越来越感觉到,他们在HYDRA时一定发生了什么。可Rumlow不说,他也并不好问。这些天,他算是领教了Rumlow执拗的脾气,比他还要固执。打定主意不说的事,任他怎么追问,也是半个字都不肯吐露。

“操,后来的事我也不记得了。洞察计划看来肯定是失败了,你估计是脱离了组织自己逍遥去了,我?我好像被烤熟了,就这样,你也知道。”Rumlow狠狠吸了一口,把烟屁股碾灭在烟灰缸里,“感谢狗屁的命运,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了。老子不管是想操你还是被你操,都没有个老头再对着我放屁了。”他举了举酒瓶,作为总结陈词,“感谢上帝。”

评论(5)
热度(23)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