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EC】【喰种AU】Dislocation【颠倒众生】CH15

Chapter15

 

事情在接下来几周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如Charles所预料的那般,顺利而平静。Erik对发生的一切大概尚懵然无知,SebastianShaw一方或许是出于谨慎,也并未如其宣告的那般,立即出手。显然,Charles能考虑到的诸般因素,Hellfire也没理由会忽略。

Erik的状态则比诸之前要正常了许多。调查有些陷入僵局,然而这已在他预料之中。若是能被轻而易举地摸底,对方也枉为一个庞大的喰种组织。支撑他调查的更多是多年工作形成的直觉,而难度的增强,却反而印证了他的猜想。

于是他稳定了心态,到Mr. P报道的频率又规律了起来。还是常点一杯美式,在靠窗的位子坐一下午。Charles在闲暇时会提供免费茶点试吃,还经常和Erik坐在一起聊天。

当然,话题往往与喰种毫不相干。新近上演的话剧,出版不久的文学作品,生活里的琐碎事件,又或者只是店里某个恶客。Charles用他的方式帮Erik调整心态,放松神经,而Erik则极为粗线条地接受了帮助,并且毫无察觉。

说到底,Erik只是个搜查官,而Charles又太洞悉人心——各种意义上的。

但没有人会对潜藏在暗中的Hellfire掉以轻心。Charles了解这个对手,了解其缜密到可怕的布局能力。对方如此蛰伏,必然在策划某些更危险的行动。

安定区这几天倒是并不安定,却并不是来自于Hellfire的试探或袭扰。只是时有游荡的喰种想要圈个喰场出来,都被Mr.P的众人警告而先后离去。然而无端出现失去喰场的喰种,往往说明必然产生了势力混战,或者某个势力扩张地盘,才把那些实力稍弱的独行侠挤进了安定区。

毕竟“安定区”从来不是甚么只流传在上层阶级的神秘传说,不要轻易踏入此地也是生存原则之一。

而今日Charles早早挂上了“CLOSED”字样木牌的原因,则是Erik约了他,去看贝里尼的歌剧《诺玛》。他将精致的灰色毛毡圆礼帽扣在头上,帽子微微歪斜向一侧,更显得随性起来。而他所穿的浅灰色马甲与外套搭配湖蓝色衬衫,正如Raven所说,很衬他的眼睛。

向穿衣镜比了个飞吻,Charles几乎没办法缓下脚步,装作从容不迫。皮鞋的跟部在木质的阶梯上敲出清脆的音阶,他简直是跳着出了门。

James也不在。他难得地请了假,表示有私人事务需要处理。Charles怎么可能不准他的假期?虽然James对待咖啡店的工作无比认真,勤勤恳恳,从不迟到早退,但事实上,就连这份所谓的工作也不过是为他的停留打个掩护罢了。

Erik就等在门外。

他上一次见到Charles已经是在三天前。作为店家与顾客之间,这时间间隔完全算得上短暂。然而无论是Erik还是Charles,却都已经嫌这72个小时太过漫长。

Charles推开门时,他正抬起手腕,打算看表。

“我迟到了?”

听到Charles的声音,Erik放下手腕的动作略显慌张。他不像给Charles留下急躁的印象,可现在好像有点适得其反了。

“额,没有。真的,没这回事,时间还早。”

“是太久没有见到我的缘故?冷静。”

Charles笑着拍了拍Erik的臂膀,转身锁了门。

Charles的问题,其实正切中了两人此刻的心情。鉴于最近安定区最近出了点小麻烦,Erik由于战力颇强,被调去应对突发事件,分身乏术。而Charles一方面被咖啡店羁绊住脱不开身,一方面也忙于喰种内部的明争暗斗,三天来比Erik还要忙碌几分。以至于两人此刻终于暂时卸下凡俗事物,站在一起,竟觉得是隔了许久的重逢。

Erik便顺势拥抱了Charles,算是承认了对方的说法。他晃了晃手里的歌剧票,像足了邀功的孩子:“我不知道你喜欢看什么,但是我想这个应该还不错?”

Charles接过了对方手上的票,放在嘴边亲吻。纸张弹开的瞬间,细微又清脆的响声回荡在空气中。两个人都蓦地有些不太自在,Charles清了清嗓子,眼神四下晃了晃,又定格在Erik眉心。

“我当然会喜欢,Erik。你可是难得约我出门,尤其还是这么悠闲的娱乐方式。”

Erik眉毛抖动的幅度极其细微,其中的心情变化几乎没人能注意到,除了Charles。尽管赫子完全收在体内,可Charles还是能听到对方内心沮丧的咕哝,类似于我不是工作狂,这算是约会吗,还有太好了他喜欢这个。而Erik说出的那句话,几乎要淹没在Charles所听到的思想的呓语中。

他说,Charles,走吧。

真可爱。Charles想着,不禁露出一个微笑来。他伸出手,示意Erik先行。

“我可不认路啊,Lehnsherr先生。”

虽然没有说出来,甚至神情也没有半分变化,可Charles分明听到,Erik已经不能更窘迫了。如果他的心情能够真的反映在脸上,那么这位享有赫赫威名的提箱者,大概就要变成一只煮熟的虾子了。而虾子先生此刻正在感谢CCG的训练,使他得以隐藏自己的情绪。

Charles听得很开心,并且一点都没打算告诉Erik。于是这一路上,他都踩着Erik心里那道极其精确的底线,不断向对方发起进攻。他可一点都不满足于现在这种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状况。事实上,他更像激进一点,尽快达到恋人关系。而Erik反倒是微妙地怯懦起来的那一个。Charles的玩笑总是弄得他心里的那道弦绷得紧紧的,不敢有丝毫的放松。他当然希望不是只想停留在这种暧昧的境地,可是相比于对二人身份都完全明了的Charles,Erik还没能下定决心。他当然知道,Charles不会介意他的职业。可这终究是一份高危工作,稍有差池,Charles就只能接到他的阵亡通知书和破碎的身体零件。

这一点都不好。

Charles当然也看到了Erik心底的困惑与犹豫,并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虽然这个问题只能由Erik自己慢慢想通,并且会很大程度上影响他们的关系进程,可Charles更愿意将之归类为甜蜜的折磨。这实在是太甜蜜了,甜蜜到Charles几乎要在对方身上闻到薄荷糖的味道。

对于Charles而言,到达剧院的路实在太短,。他刚问完Erik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并且看Erik面无表情说出类似“未必得是女孩”这样的话,就看到了在剧场外排队的人流。而对于Erik而言,这条路又实在太长。长到他已经第十四次打量Charles的模样,然后把对方的所有细节都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复刻。这本来是一件十分消磨时间而且幸福的事,可Charles总要在一旁提一些让他不知该如何拿捏分寸的话。

“你的理想恋人是什么样?“

“你喜不喜欢会泡好喝咖啡的女孩?“

“你有没有考虑过,或许你已经到了结婚的年纪?有合适的人选吗?“

“你喜不喜欢我眼睛的颜色?我的发色呢?“

Charles每问一个问题,Erik就得在心里描绘一个Charles出来,然后慢慢给出一个模糊的答案,模糊到有时只有几个鼻音,粘连起来,傲慢又失礼。他每次都在揣摩自己这样回答是会被认为太轻浮,还是太过隐晦难以理解,却不知道Charles其实总能听到他内心混乱的言语和思想,然后笑得像只得意的狐狸。

在这场爱情的角逐里,Erik不是猎人,他只是一个农夫。可他的农田,比猎人的霰弹枪更能招致野兽的垂涎。

就算Charles,也没法阻止自己陷进愚蠢的恋爱里。于是当看到了队伍,他便毫不犹豫地拉起Erik的袖子,往人流处走去。Erik有些怅然若失,想到如果Charles拉的是他的手该有多好,随后便因为这危险的想法而红了耳朵后细嫩的皮肤。Charles当然没有那么敏锐的观察力,注意到Erik难以察觉的神态变化。事实上,他只是听到了Erik内心的紧张,然后若无其事地拉着男人站到了队尾。

“你对贝里尼怎么看?“

万幸,Charles终于开始讨论和这场歌剧有些关联的问题。Erik在庆幸之余,又有些失落。看吧,就像每个作家都强调过的那样,不要和恋爱中的人谈智商,就算没挑明的暧昧也是一样。

“浪漫主义,感性,咏叹调很经典。“

Erik斟酌了一下,选择了比较客观,却也没什么特点的评价。他不太擅长音乐,更不擅长美声唱法。反倒是正在排队检票的这部歌剧本身,他倒做了些功课,知道得更多些。

毕竟,虽然说着不知道Charles喜不喜欢,可Erik实际上是记得的,在斜阳下,Charles向他提起想看《诺玛》时的那种表情。不得不说,自从喰种问题爆发以来,由于喰种的频繁侵袭,伦敦陷入了长久的警备状态,娱乐活动对于普通民众而言愈发奢侈,以至于连这样一场歌剧的排挡,都经过了马拉松一般的准备与审核。同样,当售票新闻公布时,也引起了市民的热切欢迎。两人眼前的队伍,便是证明。

对于Erik而言,这故事大可以与《罗密欧与朱丽叶》归为一类,便是错误的爱情。他看着身边安静微笑的Charles,却从来没有想过,他们的故事,可能会有相同的结局。

当两个不同阵营的生物相爱,当人与喰种相爱,从来都没有人告诉过他们,他们该怎样走下去。、Erik此刻尚不知道两人究竟隔了多远的距离,也就无法准确读出,Charles那时的表情究竟是向往多些还是悲哀更多些。

当很久以后,Erik再回想起当时Charles深沉如同星辰大海般的星蓝双眸,才突然明白,Charles内心中究竟负担过怎样多的痛苦与犹疑。


评论
热度(14)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