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上海,冬天,2016

2016.1.15

17:45

早上六点半的飞机,一点半睡,三点半起,四点的班车赶去首都机场。出门的时候天还黑着,有点冷。在飞机上看了日出。仿佛只是一瞬间的事,天空从纯粹的夜色,开始变暖,染上可爱的橙色,赤色,粉色而热烈温柔了起来,最后又回归界限分明的蓝色与白色。

于是格外理解了颜色的温度。

上了飞机之后发现居然有早餐简直感激涕零。当时已经饿炸了。

八点四十五到了上海。下了飞机,就觉得上海真是暖和得感天动地。大约是因为从北京出来时,正是最冷的时刻,而上海又被日光烤热些许的缘故。

虹桥机场莫名便仿佛安静许多,并不像首都机场那样,即使清晨依然近乎人声鼎沸。顺利坐了地铁,顺利找到青旅。这家青旅藏身于闹市,像个上海姑娘侧身倚在里弄巷口,用旧楼房的阴影妆点自己的沉默。

初见时,觉得上海的韵味与天津有些近似。大约是都染了洋人韵味的缘故。

在青旅放了行李,便应推荐去找一家名为“70后饭吧的上海菜餐厅,走到了新世界。楼顶有杜莎夫人蜡像馆,但没有去。吃了被推荐的上海菜,比想象得合口得多。然后在南京路闲晃,琢磨着上海的旧日风光。

一路常有巴洛克或哥特风格的建筑,能看得出岁月流逝的影子来。于是便想起了天津。

然而终究是不一样的。天津若是个天真开朗的豆蔻少女,上海便该是风韵正浓的成熟女人,像旧时代海报上的摩登女郎,穿着高开岔的深色旗袍,手里捏着一杆玉嘴儿的烟袋锅,倚着门扉。她往往并不作出十分的微笑来,只是勾着嘴角,沉静在时光中。

然后又走了田子坊和法租界。站在租界公捕房旧址,检察院的门口,吐槽其一脉相承。虽然商业气息使得狭窄的巷子不免有些喧闹,然而却并不因此而削弱了其幽雅的韵致。大约略带些精明狡狯的市井气,也正是上海气质之一隅。

在日月光尝试了TSUJIRI抹茶专门店,还是对这种口味一窍不通。或许我不该点拿铁,而是该老实要一杯煎茶。不过店家装潢倒是称得上清新别致。

田子坊里有一家香水店,仿佛是气味图书馆一类的存在。一开始被瓶中静止的美感所吸引,出了店门仍恋栈着初遇时的惊艳。可后来又回返去决定献上钱包的时候,再细端详选择,却突然失去了兴致。大约这就是所谓人生若只如初见,这话虽然被种种叙述嚼烂了,却还是有道理的。可再一想,这或许也算是破了某种执念。

相比于来时的按图索骥,回程走得随意许多,索性不看地图,只是凭着印象故意绕远。无他,喜欢这样漫无目的四处游荡罢了。

暂时结束了外出的行程,坐地铁回了人民广场站。跑到二号线换乘处,意外遇见哈利波特定制主题的地铁驶过。想起了昨日演员Alan Rickman逝世的消息,蓦地觉得其实这大概正是一种冥冥中的怀念与祭奠。

After all this time?

Always.

快到晚饭时间了。

18:58

溜达过南京西路,到了818广场吃外婆家。夜晚昏黄的朦胧光影,模糊了时代的变迁,而使得旧建筑像是回到了曾经的辉煌时代。就像发黄的老照片,被还原为文艺复兴时代未干的油画。同行的姑娘却说看不到昔日大上海的印迹,我认真想了想,大概不是上海失去了旧时光,只是观者少了些闲心罢了。

20:57

事实上,外婆家……上菜好慢。等了一个多小时,差不多快把脸栽进饭碗里了。困。
溜达回去的时候买了瓶水。回来洗漱睡觉发现脚起泡了。啧。明天。
本来还想看看夜景,果然乖乖补觉比较重要。

2016.1.16

00:25

求不得苦。真苦。
最大的教训,最记不住的教训,莫过于永远不要投入一场绝望的虚幻的追随。

07:35

三点五点七点……睡得不踏实,一直在醒。日了狗。

08:22

青旅院子里有两只猫。一只是灰色的,圆润且步调慵懒,眼睛是很亮的金色,似乎行止沉静。一只是白色的,小巧而且更活泼些,喜欢窝在二楼的空调桁架上。

还有……同行的姑娘啊,你再不起我就要饿死啦……

09:09

拐进一家小店吃青菜馅的馄饨。店里供着一座半新不旧的财神像,店家很和气。

15:46

先去找基友撸他家的两个小祖宗,一只金毛,一只黑喵。黑猫胆子有点小,两只生物还不能完全和平地相处。金毛很吃货,满屋子追逐辣条的味道。
挺可爱。
然后逛了豫园城隍庙,不过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匆匆出来了。城隍庙里的慈航力士大约是兼了送子的只能,不知道普济娘娘又和妈祖有几分渊源。
只是来玩,懒得深究。
回人民广场的路上,在车上睡了一会。吃了面屋武藏,口味清奇。

评论
热度(3)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