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EC】【喰种AU】Dislocation【颠倒众生】CH16

Chapter 16

观剧时间漫长而短暂。两个人只是安静坐在相邻的席位上,带着各自的心思看着舞台上的男女演员身着华服,反复来去,歌唱着死亡与火焰,爱情与永生。除却偶尔握住对方的手,他们几乎全凭着空气来感知对方的所思所想。Charles当然听得到Erik内心的冷笑,关于他绝不会愚蠢地听凭自己陷入与敌人的缠绵爱情。而当Erik转过头来偷看他时,Charles同样偷听到了对方内心中柔软的部分。

而Erik对一切一无所知。

然而世情往往便是一无所知的一方想要开心起来,会更容易些。当Erik很快从悲剧情节中摆脱出来时,Charles还在为Erik脑海中的纷繁想法而陷入无端的烦恼。当然不是说,Charles对于Erik的想法毫无防备。事实上,他甚至更早就料到了这一切。可情感早已超出了Charles的控制范围,他的理智可以阻止他做出过激的表情,但却没法抚平内心的波澜。

甚至,由于理智的分析与思考,Charles甚至更能预见可能的困局,与几乎注定悲剧的结局。他习惯于落子之前多想一步,可这个习惯现在只能使他更加沮丧。

尽量抛开无谓的情绪,斟酌一番,Charles向Erik提出了新的邀请。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考虑到长时间的坐姿会使人腰部僵硬,不如我们去公园散步?”

坦白说,这并不是个很好的借口,青涩得像是第一次约女孩子出门的高中男孩。可Erik看起来很吃这一套。或者说,和他猜想中的成熟相比,这种意料之外的青涩反而更可爱了一些。Charles的性格并不是很能让人联想到“可爱”一词。他博览群书,对许多事有独到的见解,能够包容Erik有时显得过于偏激的思想。这当然很好,可是超越了他年龄的见解与思想,使得Erik往往会忘记,Charles也只是个青年,甚至看起来比他还要小一些。可当Charles故作镇定地向他提出邀请,那年轻的面庞,湛蓝的双眸,红润的嘴唇,温润的表情,便瞬间都鲜活而真切起来。

真是可爱。

Erik在心里又重复了一遍,便只顾着低头走路,没注意到Charles面上一闪而逝的红晕。

下意识舔了舔唇,Charles指了指路边的咖啡店,拉着Erik顺路买了一杯拿铁外带——他一向喜欢这样甜蜜的饮品,Erik猜是因为Charles本身也同样甜美的缘故。Erik倒是无心喝咖啡,只顾着看Charles向店家道谢时扬起的嘴角。

经过店家的指点,他们绕过街角,沿着绿地边缘的石子路缓步前行。

这个公园与其他街区的散步处并没有什么区别。常见的柔软草坪,不算高大的杨树,浓密得近乎阴郁的绿色与阴影融为一体。他们看的是下午的场次,从剧院出来,就已经接近黄昏了。暮光不甚明朗,只是无力地钻过树影,透射出柔和而散漫的光线。Erik本就严肃的面部线条在昏暗的光线下,则显得更加沉郁了。

Charles犹豫着,一直没有展开新的话题。他此刻脑中实在是千头万绪,以至于没有半个多余的字可以讲。倒不如趁着这样宁静的气氛,伪装一下,假设自己和身边的人是情意正浓的伴侣,而这只是只是再寻常不过的一次悠闲散步。

当然,这种想象连Charles自己都糊弄不过去。很快,他就打消了这种荒谬的想法。半侧过头去,他试探地握住了Erik的手,却正对上Erik转过来的眼睛。

Erik眼眸的颜色要比Charles浅一些。Charles眼里的蓝色是仿佛夜空与大海交映的深沉与厚重,仿佛能够剥离出无数层的内容来。而Erik的冰蓝色则真的像冰一般透彻,穿越彻骨的冰寒,直直望进去,便能看到他心底的想法。从某种角度而言,他比Charles要简单得多。

可此时此刻,Charles几乎要迷失在那片纯粹的冰雪之中。下意识舔了舔唇,他几乎和Erik同时发出了意味不明的语气词,又同时报以笑意。

气氛于是轻松了下来,不再显得僵持。Charles摇了摇头,那头漂亮的栗色发丝便轻轻地抖动起来,有种别样的神气。

“今天的歌剧不错,而且,如你所见,我就是个会喜欢这种老掉牙的剧目的怪人。怎么样,有没有后悔和我……约会?”

斟酌着使用了一个指向性极为明确的词语,Charles几乎在话音未落之际便迫不及待地悄悄探出了赫子。天呐,他甚至冒了人类伪装被揭破的危险,也等不及偷听Erik的反应了。

可Erik的反应似乎比Charles想象得更大一些。他立刻反握住Charles的手,收紧手指,像是怕Charles后悔一般。他喃喃地重复着Charles用的那个词,露出了带了点傻气的笑容。“是的,约会,约会。啊,对,约会,”又看了一眼Charles,Erik立刻找回了大脑,“今天的一切都很棒,从剧目,到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别忘了,这可是我搞到的票。”

Erik的表现,仿佛被Charles一起拉回了高中时代。

Charles当然听到了身边人脑子里吵得要死的呐喊。他立刻收回了赫子,弯起的眼角带着点狡猾和得意,掩饰性地抽了抽鼻子。当他又开腔时,连话语的音调都上扬起来,音尾轻巧地绕着微不可察的弯。

“当然,我当然知道。我们在那么多地方都合拍,没道理会在这种问题上产生分歧。而且我相信,即使有所分歧,也不是因为彼此的欣赏水平不同步。”

Erik的确不能窥知他人内心的秘密,但这不意味着他听不出Charles毫不掩饰的欢快语调。他的嘴角也随之继续上扬,表情比Charles的声音更加明白无误。

“那么我猜,你也不会太排斥一些更富有现代性的剧目,比如一些现代主义的作品?听说他们在改编《尤利西斯》。”

“你是在向我提出新的邀请?”Charles微微撅起下唇,低一点头,又往上瞟,露出那种故作天真的表情来。这神情极合适他的五官,表现出的是一种称得上是理想主义的简单直白,而非矫揉造作的幼稚气。

“没错,的确是这样。那么你会接受吗?”

“当然,Erik,但我并不打算把这个当做我们的第二次约会。事实上,我觉得,如果你不是那么忙,我们可以稍微挤出多一点的时间彼此相处,相互习惯一下。”

Charles的建议对于Erik而言,无异于惊喜。Erik在提出约会时间的时候,也的确是经过许多考虑的。虽然由于之前的失误,调动工作之后,他已经算得上是很悠闲的上班族了,但是工作之余的调查取证依然让他忙的不可开交。而Charles虽然看似时间充裕,可咖啡店里总不能走了主力还继续营业。所以他选了时间间隔比较长的话剧演出,也是为了不会给Charles造成太多麻烦,让对方为难。

“我的意思是,”Charles又补充起来,“虽然我们平时都很忙,但是我猜一些零散的时间还是可以挤出来的。我们可以一起散步,或者一起看书,未必是非要这么郑重其事。的确,能占据你的大段时间,我感到很享受。但是,我们得兼顾自己的生活,对吧?”

Erik当然认同Charles的补充。甚至在Charles补充解释之前,他就已经有所感觉。他并不抵触这样务实的建议。事实上,这样的Charles才是他平时所了解的,站在柜台后对每个人笑脸相迎的深藏不露的店长。不过说起来,Charles的咖啡真的好喝到足够以此为借口诬陷他是喰种。怀念着Charles的手艺,Erik借着青年的手,喝了一口对方手中的拿铁。

太甜,又有点太稀,破坏了咖啡的味道,似乎放的是奶精而不是牛奶。典型的工业时代的勾兑品。

Erik在心里作出了点评,顺便又赞美了Charles一番。天色将晚,Erik估算了一下,向Charles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我定了一家餐厅,他们家很擅长做意大利菜。”

Charles当然很惊异。如果早知道还有进餐这一步骤,他是绝对不会同意这次邀约的。喰种无法消化人类的食物,即使食用了也要尽快吐出来,强行吞咽消化,只会导致严重的肠胃功能紊乱。那种感觉就像人类吃进了塑料一样,完全没有味道,难以下咽。平时很少长时间出现在Erik面前,偶尔伪装成人类,正常进食,只要及时呕吐,就不会有大碍。可如果是长时间面对一个搜查官,又不敢找借口去卫生间呕吐,就会存在被拆穿的可能。

可是……看着Erik隐含祈求的目光,Charles居然点了头。他的理智在控诉这个决定会有多么疯狂,会毁了他所苦心营造的一切。而他感性的一面又在为这一餐尖叫,诉说着即使是吃一堆垃圾,可是和Erik在一起,似乎就不再是问题。

他真的疯了。

一边感叹着,Charles一边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和Erik一起往餐厅走去。他脑子里已经开始构想无数种推脱的方式,可是拒绝的理由只有一个。

这是Erik想要的,属于人类的约会。这样一个简单的愿望,Charles又有什么理由不满足他呢?


评论(4)
热度(8)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