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殁

用爱发电。佛系武僧。混乱邪恶。
一个到现在都读不对自己ID的人。
一个一事无成的闹剧写手。
以上。

【冬叉】road trip to paradise【丧尸末日梗】情人节番外

情人节,Rumlow以为他一辈子是过不着这玩意了。然而大清早被Winter从被窝里挖起来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自己低估了这个倒霉节日的威力。一脸还没睡醒的表情的Rumlow如果再涂两个黑眼圈,大概就能完美cos Winter Soldier了。当然,Winter对此并没有意识到不对。在他那个大概被洗坏了的脑子里,这就叫情侣妆。

情侣你大妹啊!都老夫老……夫的了,他要是个姑娘孩子都能生一打了,过个毛的情人节。什么看星星看月亮送你一朵玫瑰花的玩意,他妈的当年开着车四处溜达的时候蛋都没得看每晚就只能看着星星月亮和满地荒草野花打发时间,他一半文盲都能对着天空把星座图背一遍了。

情人节你妹啊!快放我回去睡觉卧槽外边冷死了!

当然,这些话Rumlow是万万不敢跟Winter说的。倒不是说他打不过Winter,就算是,他也不会承认。他只是受不了Winter现在用那种小奶猫似的湿漉漉的眼神瞧他,仿佛下一刻舌头就会舔到脸上来。那种目光,简直就像Rumlow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一样,这都哪学来的?!——好吧,毫无疑问,这是属于James Buchanan Barnes的天赋技能。于是,为了让Winter恢复正常,Rumlow果断地牺牲自己,从被窝里爬出来,找到他最干净最适合约会的衣服套上,半死不活地站在寒风瑟瑟的三曲翼大厦门口。

嗯,新建的那栋,不是他们探索过的那幢完好无损的废墟。

没错,丧尸天灾最终没有毁灭人类,世界也没变成九头蛇那只大章鱼的后花园。平凡的普通的毫无存在价值的人类战胜了九头蛇一群精英神经质科学家和几个最肮脏无耻的政客所做出来的计划。这帮像蟑螂,像野草,像冬天冬眠的蛇,最终会再次堂而皇之地占领世界。

这就是人类,愚蠢,弱小,毫无用处,却始终保存着希望的火种。雅典娜置入魔盒内的虚无力量,其意义甚至堪与普罗米修斯所盗火种同样伟大,或者更胜一筹。

Rumlow站在阳光下,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

人类是健忘的,早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记得,这位S.H.I.E.L.D.前S.T.R.I.K.E.队长都做过怎样的丰功伟绩,又怎样带着他的队员们帮最早的三曲翼大厦完成了不彻底的拆迁工作。看他站在门口,人们只记得,这位是复仇者的核心成员——James Buchanan Barnes的伴侣,有熟悉他这张脸的人,还会对他点头致意。

至于真正知道他底细的人,他们只会绕得远远的。疯狗一般的九头蛇中坚战斗力Crossbones,九头蛇前武器,灵魂杀手Winter Soldier,这两个人凑在一起的武力值,足够他们捂着当年的伤口战栗了。

当然,他们打死也不会知道,Rumlow其实是受不了Winter在上面找衣服的架势,提前下来等人。心情大约类似于等待中年妇女在商场试衣服的陪逛丈夫。对,Rumlow和他们的距离大概只差一根烟了。

他戒烟了,他和Winter都是。这对于他们来说,曾经是不可想象的事。可是相处久了,便想更长久的陪伴彼此,而以前曾经执着过的一些小爱好,反倒无足轻重了。比如抽烟,但绝不包括过火的性爱姿势。

这也是Rumlow答应Winter出来的原因之一。在外面跑断腿,总好过在屋里做断腰。

很快,Winter也出来了。他的衣服差不多都是Rumlow给买的。秉持着雇佣兵改不掉的审美,第一实用,第二显瘦。Winter最近又有点发胖,Rumlow秉承着一贯的审美要求,决定过两天给他制定减肥计划,做不完训练连口水都没得喝的那种。

Winter一出来,便拉上了Rumlow的手。看他急切的动作,Rumlow不由得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但也没问去哪。说了任Winter安排,就算说要去跳崖,他也会陪着。

然而出乎Rumlow的意料,Winter带他到了一家孤儿院。

由于形象的特殊性,以及考虑到个人性格,Winter并没有被安排任何参观孤儿院之类的形象工程。很简单,随时掏出一把手枪或者匕首做礼物,可不符合温和可亲长腿叔叔的光辉形象。这种工作,通常都会安排给虽然腿不够长但是长得很亲近小孩的Clint Barton或者永远政治正确的美国队长Steve Rogers来完成。

所以Rumlow完全无法理解Winter是抽了哪根筋,才会想着顺路拐来孤儿院。

St.Pierre孤儿院的院长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一点都不和蔼可亲,倒是话唠并且闹腾,说英语永远带着一股法语的味道。如果非要说的话,好吧,Rumlow当然认识这家伙。George Batroc,他的前同事之一。好吧,这家伙根本就是被Rumlow拐骗来看孩子的,代价是两份干干净净的能结婚的户籍。

他的,和Jack Rollins的。

Rumlow终究是被他们跟在屁股后面交了几年的老大,该想起他们的时候,总不会忘记。

看着Batroc那张打趣的脸,为了给伟大的孤儿院院长在孩子们面前留点面子,Rumlow强忍着没一拳揍上去。但他还是有所感觉,这家伙和Winter联合起来,搞了点什么小花招。

然而Rumlow最终没等来他猜想中的恶作剧,而是被领去看孩子们演话剧。说是话剧也不太妥当,倒不如说只是乱哄哄的儿童剧。这群小孩穿着夸张的小号戏服,一板一眼用他们的语言讲述着英雄的故事。

可是世上本没有什么英雄。Rumlow落寞地想着,坚持着自己对于英雄论的最后一点反抗。

“这些孩子的父母在人类反击丧尸的战役中丧生,”Winter的声音压得格外低,语调中带上了Rumlow读不懂的沉重感,“我读过他们一些人的档案,让我想到了Steve。”

就知道是这样。Rumlow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Winter这么温情的一面果然绝大多数时间里都献给了美国队长。可惜战争孤儿千千万,美国队长只有一个。他从鼻子里哼出尾音,却被Winter接下来的话打断。

“还有你,Rumlow。”

青年把手中的资料册翻开一页,递给Rumlow。画册上是一个红发的小姑娘,大约九岁,脸上有几颗雀斑,有着褐色的大眼睛。她的刘海微微卷了起来,看起来格外有活力。

“这个小女孩叫Rikki,很像你。”Winter的音调缓慢悠长,仿佛在讲一个Rumlow听不懂的睡前故事,“不仅是眼睛,还有性格,如果用可爱点的词语叫狡黠,而且有点叛逆——很像你。”

Rumlow知道自己此时应该狠狠骂回去,他哪叛逆了,哪回Winter吵着要做爱,他最后不还是从了?

可他问不出来。他只是细细端详着画册上的姑娘,不时抬头,想在闹哄哄的人群里找到这个孩子。Winter像是猜出了他的心意。他往一群举着绿色纸板的孩子里指了指。

“那个。”

“我以为所有的女孩都想演公主?至少得是个人吧!”Rumlow已经开始为这个小孩鸣不平起来。

“但不是所有的美梦都能成真,你比我更了解这个,Rumlow。”Winter笑了笑,冲那个孩子挥了挥手。

女孩仿佛也看到了Winter。她眼睛亮了起来,神气地冲Winter挤了挤眼睛,做了个夸张的神色。


Winter和Rumlow并没有看完整场演出。他们等Rikki完成了她的任务,就带着小女孩从小剧场后门溜了出来。三个人坐在孤儿院老槐树下的长椅上,两个人一人坐一边,Rikki夹在中间。女孩正舔着一个Rumlow踹了Rollins的屁股催他去买的草莓口味甜筒,享受着公主一般的粉色味道。

“喜欢这个么?”Rumlow哑着声音问道,表情实在说不上是和善。

“喜欢。”小姑娘回答的声音很是响亮,嘴边还粘着一圈冰激凌的痕迹。

于是Rumlow就大笑起来,揉着女孩的头发,喊着可爱。Winter掏出纸巾,温柔地给小女孩擦干净了嘴。


第二天,他们签了又臭又长的领养协议,把可爱的小姑娘领回了家。Rikki R. Barnes果然和Winter说得一样狡黠,偶尔还会有点叛逆。她想当然成了复仇者内部的小公主,而且还给Rumlow惹了不少麻烦。然而令人惊讶的是,永远跟在小公主屁股后面任劳任怨的居然是Rumlow,而偶尔会板着脸要打屁股的却是当时那个表情温柔的Winter。

所以后来Rumlow还是会拍着大腿喊亏本。不光因为这个,还因为小姑娘逐渐长开之后,圆润可爱的脸颊简直和Winter长得一模一样。

“日了狗的,早知道就该让这孩子跟我姓。瞧瞧她现在,跟Winter一样胖,还一样熊!”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