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殁_九千八百分之一

【法扎】【莫萨莫无差】【miflo无差】时钟的第十一声鸣响 03

博物馆奇妙夜AU!

一江春风向东流 莫扎特还没有男朋友QAQ


03

好悲伤,画像莫扎特想着,为什么一个能跑会跳的雕像,还要来和他抢他的纸片人。他甚至想在雨里弹肖邦,如果不是雨水会淋坏油画的话。

不要问莫扎特为什么会弹肖邦,李斯特可是萨列里的学生。

想到这里,莫扎特觉得自己好像喂自己吃了口莫萨的糖,不亏。他在心里夸了自己两句,就迫不及待地抱住萨列里,冲雕像摆了摆手。

“你这么蠢,真的是一个莫扎特吗?把那个拔掉!”

雕像莫扎特看起来像是马上就要从基座上弹起来,冲上去一口咬住画像莫扎特的脸了。但画像里的狡猾混蛋一定会躲去萨列里的画框,他又不好意思咬坏萨列里住的画框。...

【法扎】【莫萨莫无差】【miflo无差】时钟的第十一声鸣响 02

博物馆奇妙夜AU!

雌雄双兔傍地走,莫扎特还是单身狗!


日常被自己脑补的智障剧情蠢到……


02


是的,这两个莫扎特都是能说法语的,萨列里也是。

莫扎特们带着德语那种分分钟就要吵起来的腔调,萨列里的声音则软得多,听起来像米开来的远亲,甚至还会不自觉地弹出几个大舌音。

但是,谢天谢地,至少他们都是说法语的。否则这个故事可能就要变成“博物馆惊魂夜”之类的惊悚片了。

因此,弗洛朗决定姑且忍耐下自己对莫扎特的不满,此时后者正长篇大论地抱怨着巴黎糟糕的下水系统和恶劣的阴雨天。好吧,或许他语气中的火药味不仅来自于德语的发音习惯,还...

【法扎】【莫萨莫无差】通灵者

不适合万圣节的灵异故事。

莫扎特来啦,莫扎特没来,莫扎特到底来没来?【偷偷唱山歌.jpg】


萨列里钻进了一座非常、非常矮小的帐篷。低垂的帘子从他一侧肩头划过,蹭得他轻颤起来。冬天还没有结束,帐篷里烧着炭盆,劣质的炭火散出令人不适的焦糊气味。他抬手按了按发酸的鼻腔,极力蜷缩着双腿,坐在植物编织的垫子上。

但他没工夫去关心这个。

坐在他面前的是一位灵媒,乐师长至今无法复述那个拗口的名字。据说这样便不至于被仇敌抓住机会,下咒暗害。介绍人几经辗转找到了他,并夸口说这位巫师是“全天下最好的”。于是萨列里称呼他为“先生”,一个生疏且礼...

【莫萨莫无差】你看莫扎特像兔子吗?

2018.10.27北京见面会无料。

双作家AU。一个惨绝人寰的赶稿惨案x


莫扎特赶死线的情况很常见。

萨列里会收到他的编辑洛伦佐·达·蓬特打来的电话,在对方油腔滑调的催促下,从家里的某个角落把莫扎特拖出来。而所谓角落并非三面闭合的三维空间,而是代称莫扎特认为可以藏得下自己的一切地方。有的时候是衣柜,有时候是床底下,有时候是阳台的吊椅上,有时候甚至是跨国旅行专用的那个大行李箱里。

打开密码锁,拉开拉链,一个完整的、穿着睡衣的莫扎特就会从箱子里蹦出来,一脸委屈,像是刚被家长从被窝里挖起来上学的幼儿园大班小朋友。

当然,藏进箱子...

【莫萨莫无差】【miflo无差】时钟的第十一声鸣响·01

博物馆奇妙夜AU!

两个黄鹂鸣翠柳,莫扎特为何还是单身狗!xxx

懒得打那么多tag诶x


1


雨可真大。

米开来抱着半旧的军绿色吉他包,躲在房檐下,看雨线接连不断从深沉的夜空里垂落成剔透的帘幕,隔绝出寂静的狭窄空间。

从驻唱的酒吧里出来,雨就淅淅沥沥下起来了。他一路跑着,可惜还是错过了最后一班公交车。这下,雨势把他堵了个正着。

路边的花丛里,三色堇和蔷薇错落地开着,好容易赶上了最后的花期,可一场雨却把姑娘们浇了个透,雨珠顺着娇嫩的花瓣渗下去,打湿了蓬开的裙摆。

没办法,米开来只能躲进最近的屋檐下面。他躲雨的建筑物并不很高,房檐伸出...

【法扎】【莫萨】巨鹿与鲸骨 完结章

最后一次开车了。鲸骨完结!


小姐姐们中秋快乐!


明天会整理一下目录。

小孩子不要随便上车。


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137770/chapters/37565915

【法扎】【莫萨】巨鹿与鲸骨 · 18

正文警告:含有一堆bdsm以及各种乱七八糟情节。都是假的。

ooc。三观扭曲。不好吃。


前文请翻AO3。

感谢阅读。


18

【法扎】【莫萨】巨鹿与鲸骨 · 17

正文警告:含有一堆bdsm以及各种乱七八糟情节。都是假的。

ooc。三观扭曲。不好吃。


前文请翻AO3。

感谢阅读。


17。狗血预警,ooc预警。

【法扎】【萨莫无差】星之星和她的访客

是邻居梗。一个稍微有点《彼得兔》,以及稍微有点病的故事。

小莫有点心理障碍吧大概。

慎入。


萨列里第一次看见莫扎特,以为他的邻居是个自闭症的大孩子。

他们的房子隔了木质的栅栏,不到腰部的栏杆漆成白色,大约可以阻止野兔或是其他小型动物大摇大摆闯进院子。

尽管萨列里并不介意这些小动物偶尔拜访。

他是新搬到乡下的租客,计划在这里度过一年的时间,好好写几首曲子。但他并不算是正经的独立音乐人,只是辞去了公益组织的职务,暂时给自己放个长假。

就在这样的时候,萨列里遇见了莫扎特。

他搬过来的时候,房东曾简单地提过莫扎特,说对方同样是来疗养的。但善良的女士语焉不详,不巧给萨列里留下...

用爱发电。佛系武僧。混乱邪恶。
一个一事无成的闹剧写手。
以上。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