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殁_九千八百分之一

用爱发电。佛系武僧。混乱邪恶。
一个到现在都读不对自己ID的人。
一个一事无成的闹剧写手。
以上。

【法扎】【莫萨莫无差】【miflo无差】时钟的第十一声鸣响 03

博物馆奇妙夜AU!

一江春风向东流 莫扎特还没有男朋友QAQ


03

好悲伤,画像莫扎特想着,为什么一个能跑会跳的雕像,还要来和他抢他的纸片人。他甚至想在雨里弹肖邦,如果不是雨水会淋坏油画的话。

不要问莫扎特为什么会弹肖邦,李斯特可是萨列里的学生。

想到这里,莫扎特觉得自己好像喂自己吃了口莫萨的糖,不亏。他在心里夸了自己两句,就迫不及待地抱住萨列里,冲雕像摆了摆手。

“你这么蠢,真的是一个莫扎特吗?把那个拔掉!”

雕像莫扎特看起来像是马上就要从基座上弹起来,冲上去一口咬住画像莫扎特的脸了。但画像里的狡猾混蛋一定会躲去萨列里的画框,他又不好意思咬坏萨列里住的画框。...

【法扎】【莫萨莫无差】【miflo无差】时钟的第十一声鸣响 02

博物馆奇妙夜AU!

雌雄双兔傍地走,莫扎特还是单身狗!


日常被自己脑补的智障剧情蠢到……


02


是的,这两个莫扎特都是能说法语的,萨列里也是。

莫扎特们带着德语那种分分钟就要吵起来的腔调,萨列里的声音则软得多,听起来像米开来的远亲,甚至还会不自觉地弹出几个大舌音。

但是,谢天谢地,至少他们都是说法语的。否则这个故事可能就要变成“博物馆惊魂夜”之类的惊悚片了。

因此,弗洛朗决定姑且忍耐下自己对莫扎特的不满,此时后者正长篇大论地抱怨着巴黎糟糕的下水系统和恶劣的阴雨天。好吧,或许他语气中的火药味不仅来自于德语的发音习惯,还...

【法扎】【莫萨莫无差】通灵者

不适合万圣节的灵异故事。

莫扎特来啦,莫扎特没来,莫扎特到底来没来?【偷偷唱山歌.jpg】


萨列里钻进了一座非常、非常矮小的帐篷。低垂的帘子从他一侧肩头划过,蹭得他轻颤起来。冬天还没有结束,帐篷里烧着炭盆,劣质的炭火散出令人不适的焦糊气味。他抬手按了按发酸的鼻腔,极力蜷缩着双腿,坐在植物编织的垫子上。

但他没工夫去关心这个。

坐在他面前的是一位灵媒,乐师长至今无法复述那个拗口的名字。据说这样便不至于被仇敌抓住机会,下咒暗害。介绍人几经辗转找到了他,并夸口说这位巫师是“全天下最好的”。于是萨列里称呼他为“先生”,一个生疏且礼...

【莫萨莫无差】你看莫扎特像兔子吗?

2018.10.27北京见面会无料。

双作家AU。一个惨绝人寰的赶稿惨案x


莫扎特赶死线的情况很常见。

萨列里会收到他的编辑洛伦佐·达·蓬特打来的电话,在对方油腔滑调的催促下,从家里的某个角落把莫扎特拖出来。而所谓角落并非三面闭合的三维空间,而是代称莫扎特认为可以藏得下自己的一切地方。有的时候是衣柜,有时候是床底下,有时候是阳台的吊椅上,有时候甚至是跨国旅行专用的那个大行李箱里。

打开密码锁,拉开拉链,一个完整的、穿着睡衣的莫扎特就会从箱子里蹦出来,一脸委屈,像是刚被家长从被窝里挖起来上学的幼儿园大班小朋友。

当然,藏进箱子...

【莫萨莫无差】【miflo无差】时钟的第十一声鸣响·01

博物馆奇妙夜AU!

两个黄鹂鸣翠柳,莫扎特为何还是单身狗!xxx

懒得打那么多tag诶x


1


雨可真大。

米开来抱着半旧的军绿色吉他包,躲在房檐下,看雨线接连不断从深沉的夜空里垂落成剔透的帘幕,隔绝出寂静的狭窄空间。

从驻唱的酒吧里出来,雨就淅淅沥沥下起来了。他一路跑着,可惜还是错过了最后一班公交车。这下,雨势把他堵了个正着。

路边的花丛里,三色堇和蔷薇错落地开着,好容易赶上了最后的花期,可一场雨却把姑娘们浇了个透,雨珠顺着娇嫩的花瓣渗下去,打湿了蓬开的裙摆。

没办法,米开来只能躲进最近的屋檐下面。他躲雨的建筑物并不很高,房檐伸出...

【法扎】【萨莫无差】星之星和她的访客

是邻居梗。一个稍微有点《彼得兔》,以及稍微有点病的故事。

小莫有点心理障碍吧大概。

慎入。


萨列里第一次看见莫扎特,以为他的邻居是个自闭症的大孩子。

他们的房子隔了木质的栅栏,不到腰部的栏杆漆成白色,大约可以阻止野兔或是其他小型动物大摇大摆闯进院子。

尽管萨列里并不介意这些小动物偶尔拜访。

他是新搬到乡下的租客,计划在这里度过一年的时间,好好写几首曲子。但他并不算是正经的独立音乐人,只是辞去了公益组织的职务,暂时给自己放个长假。

就在这样的时候,萨列里遇见了莫扎特。

他搬过来的时候,房东曾简单地提过莫扎特,说对方同样是来疗养的。但善良的女士语焉不详,不巧给萨列里留下...

【莫萨/萨莫】【完结】à mort, le magicien!/杀死那个魔术师 20

画家AU完结!非常短小的完结章,前文请使用tag。

之后会写大概一到两个番外,内容分别是他们的蜜月旅行和莫爹视角的熊孩子成长故事xxx

把感想和书单分别放进了“杀死那个魔术师”的tag里,就不打cp的tag啦~


20

莫扎特搬了住处的事,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个“很多人”的名单里,包括罗森博格、奥朗日小姐、卡列瓦雷、萨列里家的仆人,还包括韦伯一家。

当然,您懂的,韦伯夫人知道,那就约等于半个维也纳都知道了。人们纷纷猜测着这两位昔日对手为何一夜之间关系亲密起来,更有些不着调的流言蜚语传遍了大街小巷。

当然,莫扎特的家人们也知道了,但不是通过口耳相传的小道消息,而是莫扎特亲自回了趟家,...

【萨莫】à mort, le magicien!/杀死那个魔术师 19

啊不管了,先把萨莫的车放出来。终于搞完了一半,想想还有另一半就觉得绝望。

下一章完结。大概会碎碎念很多吧。


画家AU。

前文请善用tag。


嘿嘿嘿


PS. 

以及,这篇文对我而言,大部分内容都没有分攻受的意义,我自己是很少会用一个攻/受地位来限制人物行为的。虽然说很难真正剥离这种东西对我的影响,但……至少这篇画家AU里,我是不觉得他们一定会有谁是攻或者受的。由此也出现了双向开车的悲惨事故。

不过,如果对这篇文的打tag方式或者攻受取向标注觉得有问题,请告诉我啦……

【莫萨/萨莫】【段子】City of stars

30热度的段子。其实不会写段子,于是摸了这个短小的东西出来。

这对cp的第一次写刀。心态爆炸的产物。

BGM:City of stars


分手的莫扎特和萨列里。现代AU。BE。

私设两人曾经组过乐队,后来分道扬镳。

36岁的莫扎特.jpg


分手之初,萨列里曾经对他和莫扎特的未来,做过很多种假设。

永远敌对,他即使如何耗费心力,也无法窃夺莫扎特的光彩。莫扎特绽放光彩,而他屈居陪衬,这是他以为最坏的那种。

形同陌路,点头之交,不会在人前相互诋毁,但终究只是见过面的熟人,无法靠近。这是萨列里眼中,他们通常相处的模式。

他们可以成为朋友,维持着前乐队成员之间的情谊...

【莫萨/萨莫】【画家AU】à mort, le magicien!/杀死那个魔术师 18

画家AU。

前文请善用tag。

装病什么的,萨聚聚慧眼如炬好吗!

下章大概是要开车了。


18
一路上,康丝坦斯都跟在萨列里身后,喋喋不休。年轻的姑娘看起来急坏了,她不停讲述着可怜的小莫扎特怎样躺在床上高烧不退,清醒时便攥着萨列里的信,更多时候却陷入昏睡,在梦里都咳喘不止。
“我可怜的沃尔夫冈……”康丝坦斯悄悄往萨列里的方向瞥了一眼,又拿手帕蹭了蹭眼角,“他一直念着您的名字,还有那封信,我才来找的您。我见过您在旅馆外徘徊,想来是他的挚友。”
萨列里本来还半信半疑,可康丝坦斯描述得太真切了。
莫扎特的身体一直算不得好,这事他是知道的。小时候,列奥波德带着沃尔夫冈奔波过太多地方,同龄人奔跑嬉闹的...

上一页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