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殁_九千八百分之一

【路人flo】熨好的领带最终皱成一团

参加风俗店au的小单车。


简单来说,是一只可爱小奶牛。


wp里有预警,微博没放预警。慎入。


wp 

wb【等有时间我再替换图链 

【路人米】暮光

Summary:宠物鹦鹉Mikele的观察日常。

养成梗。其他警告内详。


时间刚过五点,伴随着自鸣钟的报时、门外传来一阵吵吵闹闹的声音。格外清亮的少年音色由远及近,点亮走廊的壁灯,一连串极富韵律感的敲击鼓点与叮叮当当的和弦夹杂其间。
无需特别猜测,这是Mikele的自由时间了。果不其然,书房的门被一把推开,翼族少年拍打着双翼跳了进来,直直冲到你的书桌之前。


AO3

wp

图链

Q:有没有在夜晚的空地上跳过舞?

有的哦。和朋友蹦迪之后一群人去喝酒,喝完第一摊之后拎着酒瓶大晚上沿着街边溜达。

【米flo】The Deep Unknown 未知之深

预警:ABO设定。女装flo。更多预警详见各种链接xxx


正文:

“能请您跳舞吗?”

一枝红玫瑰蓦地递到了Florent的面前。孀居的小妇人匆忙地敛了裙子,侧过脸,垂着眼睛,躲开对方过于直白的目光。

举办宴会的厅堂人声鼎沸,穿着得体的侍从在人群中穿梭,为宾客递上醇美的酒水。只要稍稍转过头,就能瞥见正随着音乐翩翩起舞的人群。但是,拜这一身过于肃穆的黑裙所赐,Florent不能露出丝毫歆羡的神情,甚至不能朝乐声起处望一眼。

“您应该知道,这样是很失礼的。”

他皱了皱眉,戴着黑色丝绸手套的双手安分地搭在腿上,十指悄然绞紧。年轻的Omega坐在角落窗边的椅子里,透过轻薄的纱帘,能够...

【米flo无差】弗洛朗想要一所带游泳池的房子

依旧是大逃猜活动的产物。

梗:日落大道。

OOC。


米开来举起了枪。

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弗洛朗的后背,他的背影停顿下来,赤裸的脚底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深深地陷下去,像被无数菟丝子拖进深渊的天空船。

子弹上膛的声音与秒针转动的机械声响混在一处,听得并不十分真切。那是一支左轮手枪,年代有些久远,就像这座宅邸一样,像这座宅邸的主人一样,都是过时的物件。

弗洛朗不为所动,仍旧慢悠悠地往下走。他踏出的每一步都很实,地毯上留下几个脚印,毛绒缓慢地恢复原本的模样,抹平他留下的痕迹,像复生的野草。

米开来不会把弹巢填满,他也无心去猜,其中究竟填入了几颗子弹。这把枪是米开来打算自杀用的,至少...

【米flo无差】审慎的语言游戏

大逃猜活动的一个尝试。

梗是日落大道。

我瞎写的,不好吃,还超OOC。




01

那是一条望不到边际的路。路的尽头是日落。

02

弗洛朗掏出他的电子烟,雾化的尼古丁裹挟着草莓的清甜,冲进他的口腔,再从鼻腔里钻出来。

他在行走。他和另一个人一同行走。

另一个人的名字叫米开来。

03

他转过头,看到路边的树。他看到路边的树被太阳照着,拉出狭长锋利的影子。他认为树的影子划破了他的影子的喉咙。他看到一片树叶抖动,他觉得自己看到了风。

他可以声称自己看到了风,但他只是看到了风带来的物象。

他起先不能分辨两者的差别,但是他思考一下,于是就想到了,并且决定分享这个思考结果。

他转过头去,发现另一个人藏进了电子烟的烟雾里。...

【莫萨】【双萨】深海女神的颂歌•09

*歌剧魅影AU。弗朗西斯科·萨列里——班萨。安东尼奥·萨列里——flo萨。

*我好OOC。


当莫扎特再次推开雕刻着月桂树花纹的那扇木门,打破琴房与众人的隔离时,萨列里几乎已经要吐魂了。他被莫扎特强行按在书桌后,工作了近一天一夜,期间大概只睡了三、四个小时,剩下的时间要么是在追着音乐天才不断起飞的语速抄录曲谱,要么就是在深刻地反思,琴房里为什么会有酒,莫扎特最开始喝酒的时候,他又为什么没有阻止。

倒不是说,萨列里没有见过莫扎特喝酒。以往,在他们共同工作的时候,年轻的音乐家经常会小酌一杯,借助酒精的力量来稍微提振心情。按照莫扎特的话来说,来一杯酒能让他更加兴奋...

【莫萨】【双萨】深海女神的颂歌•08

*歌剧魅影AU。弗朗西斯科·萨列里——班萨。安东尼奥·萨列里——flo萨。

*我好OOC。

*是梦游式写文【确信】


莫扎特的宣言绝非逞一时之气。他已经有了自认为非常可靠的对策,然而每一个听到他想法的人都大摇其头。

年轻人想得非常简单:原稿烧了有什么关系,音乐的旋律就在他的脑子里,他需要做的不过是再次将每个音符誊在五线谱上罢了。但要想完成这个工作,他需要安东尼奥·萨列里的帮助。

“大师,亲爱的大师,萨列里,安东尼奥……”这年轻人一口气换着花样叫了好几声,抓着萨列里的手腕不放,拼命地摇晃起来,“您就帮帮我嘛,我可以的,所有的音乐都在我的脑海里...

【莫萨】【双萨】深海女神的颂歌•07

*歌剧魅影AU。弗朗西斯科·萨列里——班萨。安东尼奥·萨列里——flo萨。

*我好OOC。


弗朗西斯科烧了《后宫诱逃》的谱子。

事故发生得十分自然,毫无破绽。莫扎特的聚会已经走到了后半程,众人皆举杯畅饮,恭喜莫扎特注定的飞黄腾达,有嘴馋的酒徒几乎把自己泡进了酒桶里,在迷梦中觐见酒神狄俄尼索斯的俊美容颜去了。觥筹交错之间,无人注意谱架附近的烛台究竟是怎样倒下的,也没有任何人察觉,火苗在引燃了桌布之后,又以极快的速度攀上木质的谱架,将厚重的原谱烧了个一干二净。

等终于有人发现角落里的小事故时,一切都来不及了。斯泰凡尼尖叫了一声,差点扑进燃烧的火焰中,试图...

用爱发电。佛系武僧。混乱邪恶。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