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亚梅。盾冬。贾尼。EH。冬叉。锤基。福华。叶周。叶皓。SD。RF。肖根。Phantom/Raoul。所有CP吃无差互攻,没有标明的CP有时候也会吃。
圈地自萌不掐CP,有时候还能跟着对家【?】一起哈哈哈。
有爱就好。
以上。

【亚梅】【帝都slo11无料放出】我选择死亡!

【1】

深呼吸……睁眼……睁眼……

在心底给自己打着气,梅林两眼睁开一条微小的缝隙,天花板却还是和昨天一模一样。不,准确来说,是和上一个今天、上上个今天一模一样。他叹了口气,两眼大睁着,身体松懈地瘫在床上,像是已经流失了所有力气。

他已经过了五个今天了。待会盖乌斯会来叫自己吃早餐,再晚一点,亚瑟会带自己去打猎。而自己会尽量暗中搞点破坏,保护一下无辜的鹿和兔子什么的,晚上他会和亚瑟一起去酒馆喝酒,然后醉醺醺睡倒在各自的床上。

真糟糕。

修长的双手捂住面颊与眼睛,梅林内心的沮丧几乎超越了一切语言的表达能力。显然,他们中了某种法术,有人计划着暗害亚瑟,或者至少是让这个金发菜头永远走不出这一天,让卡美洛称为时间循环间的囚徒。

可他却意外地有些……迷恋上此刻永无休止的循环了。

在这个打了死结的无限循环中,他可以不用去考虑未来。为魔法正名也好,保护亚瑟成为最伟大的王也好,一切责任在此时都化作泡影,永无实现之日。而且,由于时间线的固定,无论是这个国家还是亚瑟,都不会遇到更多的危险。这意味着,梅林可以稍微放松神经,不必时时刻刻担心亚瑟的小命。

甚至,无论梅林对亚瑟做了什么,那个皇家大傻瓜都会在下一个循环里忘得一干二净。梅林做过这个实验,他当时冲着亚瑟的后脑勺来了一巴掌,到了下一个今天,亚瑟笑得像个傻子,什么都没记住。

真……真好。

梅林心底甚至隐隐产生了一个极为大胆的计划:既然亚瑟第二天会把一切都忘记,那么,他得趁着这个循环还未消散前搞点大新闻。

 

于是,当亚瑟和梅林牵着马,慢悠悠走在城堡郊外的草原上时,梅林突然止住了脚步。亚瑟只是以为他的小男仆脑子里又转着什么偷懒的想法,走出几步后无奈地停了下来,转过头去。

“梅林……”

然而,他催促的话语全都被堵在了嗓子里。

初夏时节,原野上的风还伴着无名野花的清爽气息,梅林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却不再总是露出一副茫然无措,又带着些傻气的表情。

他的男仆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露出某种别样的笑意,却让他没办法再习惯性地在男仆头衔前面加上“笨蛋”两个字。

仿佛……这才是梅林所该有的样子。

尽管已经有所预感,但亚瑟还是没有阻止梅林。他没有使用带着怒气的指令催促梅林,也没有岔开话题,打断梅林的欲言又止。

梅林放开了手里的缰绳。有他的魔法安抚,白马会足够安静,等在原地。他往前走了几步,正面与亚瑟相对,目光直望进亚瑟的眼睛里。亚瑟的眼睛是无尽的蔚蓝的海,比梅林看过的每一片海都要更加澄澈,更加深远。

于是梅林便突然放松下来,即使方才止住脚步看向亚瑟的背影时,心里还在打着鼓,可是,这一瞬间,梅林便觉得,如果能够说出来,也算是顺遂了一次本心。

“亚瑟,我喜欢你。”

不再略佝偻着背脊跟随在自己身后的梅林,让亚瑟感到有些不大适应。直到此时,他才发现梅林竟然比自己还要高一些。这个事实令他有些羞恼起来,眼底也闪过一丝未明的光。

梅林当然捕捉到了亚瑟的一切表情,他甚至以为这一次轮回会以他被亚瑟追砍而结束。

但是,亚瑟没有这么做。他仍然维持着那种微妙的不爽表情,伸手扯住梅林红色的口水兜,把梅林拉扯着,重新弯下腰去。

然后,属于王子的那对柔软的唇印了上去。

“笨蛋。”

 

【2】

上一个循环里,梅林的愿望完全实现了。不,用“实现”这个词甚至没办法形容梅林内心的激动与狂喜。如果他的愿望是女神脚下小小的许愿池,那么亚瑟则是倾江海之力,把许愿池连带着神庙一起淹了。

事实上,亚瑟不仅亲吻了他,还将一整天都变成了一场完美的约会。王子殿下确实对于如何撩拨人心独有心得,就算是和乌瑟一起用餐的时候,湛蓝瞳色里漾着的的爱意也没能稀释半分,还总是趁着乌瑟低头吃饭的时候,给他的小男仆来个飞眼。梅林从来不知道,当亚瑟不再掩饰他的情感,他的表情会变得这样生动。

当然,乌瑟本来该发现这一切的,如果没有梅林的障眼法的话。

夜里,他们爬上了卡美洛城堡最高的塔,去看星星。梅林明明一直在用魔法作弊,却假装爬得很累,回去的路上还得到了一只王子坐骑。

当然,他们没做更多的事,就性的意味而言,他们还保持着纯洁的关系。毕竟,这个循环可是从零点算起的。万一到了零点没做完……那就尴尬了。

于是,又一个循环的起始时间里,梅林就这么躺在床上,后脑枕着手臂,望着天花板发呆。他不自觉地傻笑着,不时舔舔嘴唇,回味着亚瑟唇瓣的触感。

直到亚瑟太久都等不到他的仆人,穿着乱起七八糟的衣裳,拎了桶水,把床上的梅林浇了个透心凉,心飞扬。

梅林的思维被瞬间打断。他飞快地从床上跳了下来,险些下意识用出魔法。当他发现是亚瑟的时候,眼底的光迅速黯淡下去。

“Siire?”

“你迟到了!我的衣服!我的早餐!我的房间!我等了你那么久,你却躺在床上发呆?”

梅林的目光在亚瑟怒气勃发的脸上定了好一阵,才想起来,亚瑟已经忘记了上一个“今天”发生的一切。那个令人沉醉的美好循环已经过去了,这个亚瑟还是那个粘人、烦人、闯祸、却让人恨不起来的自大王子。

梅林叹了口气,认命地先给亚瑟穿好了衣服,又换了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衣服,把换下来的衣物和床单都拿去晾好。他是不是该感恩一下,至少亚瑟用的是清水而不是别的什么更恶心的东西?

比如有点腐烂的西红柿。

有那么一瞬间,梅林想要再来一次。无论是告白,亲吻,或者更多。他迫切地想拥抱亚瑟,想让对方记起一切。

可是他不能这么做,他做不到。这个游戏的循环太过可怕,面对时间的永恒囚笼,他无能为力。

这一刻,梅林开始理解,时间禁锢法术最可怕的一面。它令人心甘情愿地沉沦,却又为心脏奉上最为疼痛的一击。

于是,这个循环里,梅林装了一回病。到了接近中午的时候,他开始捂着肺部咳嗽,并利用魔法模拟出嘶哑的声线与沉重的咳喘。魔法对于梅林而言,如同他肢体的延伸,做到这一点并不算困难。

趁着亚瑟给他放了假,梅林偷偷溜出了城,去德鲁伊部落里寻求帮助。他得解开这个魔法。

他受够了。

当然,最终梅林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3】

这一次循环里,梅林把他的计划从早上拖到了中午,又从中午拖到了晚上。现在,酒馆里的呼喝声简直吵得梅林脑仁疼。再想想自己的作死计划,疼痛瞬间加倍。

他本来就不太喜欢这样嘈杂的地方,可亚瑟最擅长的闯祸技能在酒馆里基本是点满的,梅林只能一次次陪着亚瑟泡在酒馆里,忍受刺鼻的酒味和体味彼此混合的怪异气味。

幸运的是,今天亚瑟没打算泡全场。他注意到了梅林兴致缺缺的样子,提前结束了狂欢。两个人步行着往回走,亚瑟不时回过头看看梅林,踌躇着想说点什么。

“你……欠了谁的赌债?”

梅林明白,亚瑟的话语完全是出于关心,而且菜头殿下其实也并不是真的觉得他是那种会欠别人赌债的类型——至少不总是欠赌债。但是他的皇家白痴就是不会关心人,即使怎样温柔的心情,把话说出来的瞬间也会变得无比糟糕。

明明彼此告白的那天,还会用那么温柔的目光彼此注视,到了下一个循环,却这么糟糕吗?

于是,梅林突然厌倦了这个循环。他想执行他的计划,吓吓亚瑟。把双手平举至胸口,梅林双眼闪过金色的魔法光焰,故意在亚瑟的注视下,玩了个魔法小把戏。

他手心里升起点点火星,火星旋转上升,在光焰的漩涡里凝聚成一只形象鲜活的龙,像卡美洛旗帜上刻印的徽记,又像基哈拉张开双翼翱翔九天的模样。

亚瑟便悚然地呆立在了原地,以一种无比陌生的目光,注视着这个手掌中燃起火龙的人。他像是丧失了全部的记忆,以一种绝然警惕以至于潜藏畏惧的姿态,缓慢抽出了自己的剑。

“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梅林。”

长剑的锋锐反射着酒馆门前的烛焰,融成尖利的冷光,刺伤了梅林的眼睛。他早已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却最终仍然被亚瑟不信任的表现刺伤。明明是自己愚蠢的突发奇想,亚瑟甚至不会记得这个。

可……还是有一点难过啊。

梅林掌心冲上微微抬起,栩栩如生的龙形烟火与他眼底的光就此消散。他的脸色苍白得可怕。初夏时节,夜晚空气中弥漫着些许凉意,梅林从不知道自己竟如此弱不禁风,身体已经因这微凉的风而战栗起来。

“你……这么抗拒魔法吗?如果我说……我一直就是一个魔法师呢?”

他的眼瞳垂下又抬起,带着最后一丝希冀的目光望向亚瑟。

这就是梅林把坦白自己身份的计划放到最后的原因。

当他被亚瑟的剑尖指过之后,他可能就再没有勇气,去面对下一个循环中,亚瑟毫无芥蒂的笑容了。那像是他从亚瑟的手里偷来了一次友情、甚至爱情。他所得到的一切信任与依赖,都是建立在欺骗的基础上。

而如今,他所预想的一切成了真。

梅林叹了口气,往前走了一步,双手覆上魔法的斑斓星光。他眼底漾动这水色的涟漪,却又溶化在夜色的深沉里,消沉到了不知名的深渊。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像还在回忆着亚瑟嘴唇的味道。

“你……骗子……你骗了我这么久?你想做什么,你要对卡美洛做什么?”

剑尖真的指向了梅林的胸口。明明还隔着一段距离,梅林却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被刺穿,鲜血染红了对方的剑,像诅咒一般融了这把漂亮的精钢长剑。明明是自己仔细擦拭过那么多次的长剑,真是……舍不得啊。

梅林本来是想哭的,可嘴角却上扬起来。他蓦然觉得无比轻松,甚至整个人如同虚无一般,轻飘飘的,只剩身体的重量坠在地面上而已。

“你,真的不能接受这个吗?”

亚瑟当然看到了梅林的笑容。那笑容不同于以往梅林傻呵呵的笑,他愈是笑,亚瑟便愈发觉得刺眼。那是完全不同的梅林,如此疏远冷静,可是,心底又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仿佛梅林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

梅林仍然在靠近,他手上的魔法光芒已经强到了无法被忽视的地步。即使内心如何存疑,亚瑟仍然不敢轻易放下手中的剑。他环顾四周,一面庆幸着没有人发现这里发生的一切,一面又担心没有强援,他或许无法战胜梅林。亚瑟曾以为自己足够了解他的小男仆,可直到两人刀剑相向,他才发现,梅林把自己隐藏得太好,他竟对梅林的能力一无所知。

“卡美洛不允许魔法的存在……”

亚瑟的声音其实是犹豫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尖叫着请求他住手,可身为卡美洛王子的职责使他无法放下保护人民的剑。即使对面的那个人是梅林。

听到亚瑟的回答,梅林面上竟浮起近似于欣慰的笑容来。他周身魔法气息大盛,甚至完全压制了亚瑟的斗志。卡美洛的王子此时只能勉强支撑,双手紧紧握住平时单手就可以自如挥舞的长剑,眯起眼来,试图看清那团光雾背后的一切。

下一秒,那团魔法的光里伸出两只手。魔法像繁星般虚浮着装点了梅林的指掌,当这双手窝上亚瑟的剑时,王子竟然慑于其美感,而一时失去了反应能力。

紧接着,剑上一沉,魔法的光辉散作点点荧光,缓慢消散。当亚瑟终于能看清面前的一切,却发现手里的剑已经穿透了梅林的胸膛。

“对不起。”

 

【4】

终于又是新的一天,梅林捂着胸口从床上惊醒,看着狭窄窗口上站着的麻雀,确认终于拨正了时光的轮转。

终于结束了,无论是美梦还是噩梦,都结束了。

他立刻翻下床去,换好衣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外带魔法外挂的加速度,冲进了亚瑟的房间,拉开窗帘。

但是,本以为会睡死在床上的皇家菜头,这时候却直挺挺坐了起来,阳光透过窗子,映在他结实的胸肌上,也没有惊醒他的呓语。

梅林走了过去,拍了拍亚瑟的肩膀,试图通过插科打诨让他的王子精神一点。亚瑟却扭过头来,直勾勾地盯着梅林,眼底似有水光波动。

“我梦见,我杀了你。”


评论(7)
热度(32)

© 风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