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殁_九千八百分之一

用爱发电。佛系武僧。混乱邪恶。
一个到现在都读不对自己ID的人。
一个一事无成的闹剧写手。
以上。

【莫萨/萨莫】【段子】City of stars

30热度的段子。其实不会写段子,于是摸了这个短小的东西出来。

这对cp的第一次写刀。心态爆炸的产物。

BGM:City of stars

 

分手的莫扎特和萨列里。现代AU。BE。

私设两人曾经组过乐队,后来分道扬镳。

36岁的莫扎特.jpg


分手之初,萨列里曾经对他和莫扎特的未来,做过很多种假设。

永远敌对,他即使如何耗费心力,也无法窃夺莫扎特的光彩。莫扎特绽放光彩,而他屈居陪衬,这是他以为最坏的那种。

形同陌路,点头之交,不会在人前相互诋毁,但终究只是见过面的熟人,无法靠近。这是萨列里眼中,他们通常相处的模式。

他们可以成为朋友,维持着前乐队成员之间的情谊,这是稍好的那种。

他们将再次相爱,抵足而眠,亲吻,抚摸,情话,玫瑰,星辰——这些将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主调。这是他梦里才敢想象的情形。过于甜蜜的梦境像海底的触手,试图将他拖下去,溺毙在无尽的黑暗与幻想之中。

但无论如何,都不包括现在的情形——他百般打听,才找到莫扎特最后安眠的位置。


那是一方低矮的墓碑,上面刻着莫扎特的名讳,生卒,以及他们共同决定的墓志铭。逐字逐句地读过了碑文,萨列里半跪下来,拂去石碑表面的浮土。

他以为莫扎特会过得很好,没有了黑暗中不可告人的恋爱,这位音乐家、这个热爱摇滚的小疯子将走得更高。

然而更多的力量将莫扎特推进了深渊。世俗的、偏见的手纷纷从角落里伸出来,这音乐的化身却毫无防备,仍然像赤子一样爱着。于是他便跌了个粉身碎骨,只有散碎的尸骸——不是脚下泥土中沉睡的可朽之躯,而是连缀不断的音符——那音符不断上升,成为星光,在每个夜里拨动凝固的琴弦。

沉默地、温柔地。


萨列里将一朵雏菊放下了。

这不是他特意准备的花束,只是路边的遗物。前一夜的风雨摧折了脆弱的躯干,如今这花朵仍绽放着,可本质也是尸骨尚未散尽的余温了。

这是两具、甚至三具尸体无言的聚会,萨列里这样想着。

他以为自己会有很多想说的话。想说自己后悔了,想说他整夜都在听莫扎特的声音,想说这些年里他仍然爱着。

但所有腹稿都轻易被投进了死亡的火里。当萨列里真正触碰到那块石碑,他才领悟到语言的苍白。失去了那个可以言说的对象,失去了情感真切的载体,失去了那个活力无限的生命,他的灵魂终于随之被抽空,而只剩下身体仍然机械运动。

莫扎特是他的太阳。

失去了太阳,他的世界终究无法运转了。

萨列里模模糊糊地想起那些他们恋爱的日子,那些他们没那么出名,坐在酒吧里,每天收入只比饱腹多一点的日子。他们可以在后台交换一个随意的吻。这些日子像顺着房檐滑落的雨水,轻易便渗入泥土,消失不见。

当他们有了站上更高舞台的机会,他们的关系便成了见不得光的鬼魅。萨列里此刻终于意识到,莫扎特该有多么厌恶不自由的生活。因为他此刻终究感受到同样的束缚。大概,有些枷锁,被发现时,已经贯穿了锁骨与心脏,因而不可解脱了。


他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任何越界的表现。他没有哭泣,没有咒骂,没有眩晕,没有呼吸困难。萨列里把那支花放下,像一个朋友一般亲吻了墓碑,然后站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司机还在墓园外等他。没有人知道他来看望谁,也没有人知道,走出这里的人只剩了躯壳。


他只是意识到一个事实——

一切结束了。

评论(22)
热度(43)